當前位置:言情HK > 《胭脂夫人》 > 第一章 自焚重生到古代(1)

《胭脂夫人》第一章 自焚重生到古代(1)by 寄秋

新月,無風。

在隱隱約約的隂影中,三、五野狗徘徊在偌大的別墅外頭,嗅著高牆外主人家特意放的狗糧,准備飽食一餐。

這是幢私人住宅,裏頭就住著一戶人家,四周並無鄰居,整片山都屬于私人土地。

依著山勢蓋的五百多坪的房舍有三層樓高,還有座高塔式的閣樓,中式混搭日式的庭園將近十畝左右,一座池塘種滿蓮花,裏面遊魚無數。

看得出這家人非常有錢,有錢到種上一大片葡萄園當觀賞園子,自種自摘自釀,每年的葡萄酒從不外賣,一桶一桶放置在深三十公尺的地下酒窖之中,慢慢發酵。

叫人意外的是,這幢別墅的主人如今只剩下一人,主人的聲樂家母親及知名鋼琴師父親在全球巡回演奏時前往德國的途中,飛機空中故障迫降外海,因前艙先碰觸海面解體,坐在頭等艙的他們掉落海中,目前尚未尋獲,被列爲失蹤人口。

其實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他們只怕有去無回,早就全無生機了,可是他們的女兒卻不放棄,耗費巨資也要繼續尋找雙親,她不願意相信寵她、愛她的父母已不在人世。

誰願狐獨一人呢?她最怕寂寞了。

一晃眼,半年過去了。

航空公司的死亡賠償金已彙入她的帳戶,兩條人命和高額保險金一共三億多元,兩夫妻本身也有好幾個保險,加上巡回演出保的意外險,金額不在少數。

不過當女兒的哪肯用父母用命換來的錢?

她分文未取,全用在尋人上面,即使希望渺茫,她也要搏萬分之一的機會,因爲她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錢。

周遭的親友都勸她別傻了,人是不可能生還的,要她爲未來的生活多做打算,留一點錢在身邊,不要往水裏抛。

只是她夠富有了,也有一技之長,因此根本不把錢當一回事,只要能救回她的爸媽,千金散去亦甘之如饴。

“你別再犯傻了成不成?都過去半年了,伯父、伯母的屍體早被海中的魚啃食殆盡了,你想找回他們根本是天方夜譚,別再自欺欺人、作白日夢了。”人去財還在,這才是最重要的。

長相帥氣的男子有張媲美男明星的俊臉,顔值破表、五官立體、偏向韓風,身形高大、肩寬背挺,約一百八十公分左右,是標准的模特兒身材,給人一切操之在我,自信滿滿的感覺。

這樣的他十分受女性的歡迎,也有幾段非常輝煌的情史,是愛情常勝軍,在空難發生前他剛好訂婚,情定眼前容貌清麗的女子,兩人曾是學長學妹,又是世交,相識超過三十年。

“你不用勸我了,你是何居心我會不清楚,需要這般矯揉造作?”女子的聲音很輕很淡,但發音不太自然,有些咬字聽來少了一份流暢,似乎喉嚨長了一層薄繭。

男子的眼神閃爍,平日看來意氣風發的神色多了一絲心虛。“你又在胡思亂想什麼,別因爲你父母的死而疑神疑鬼,我們都認識幾年了,我的人品你還信不過嗎?”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你騙得過我的爸媽卻騙不過我,他們有一顆藝術家的心,太過天真爛漫,凡事想得都是美好的,看不見人性的醜陋。”太單純,太容易相信人,以爲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沒有私心。

但人是會變的,這不是露出真面目了?

她爸媽出事不到七天,他便上門問她理賠金有多少,慫恿她投資,成立聯合帳戶,口蜜腹劍的承諾她的將來由他負責,還一再保證她的錢交到他手中必能翻倍,讓她有一輩子用不完的財富。

可惜她不缺錢,對他的提議嗤之以鼻,她名下的資産夠她揮霍了,錢對她而言只是個數字而已。

打小她就沒喜歡他過,覺得他心眼太多,太愛鑽營,太看重身外物,有一點虛榮和自以爲高人一等,富二代的他常說自己錢多得花不了,沒事買車、買遊艇,名牌衣物一大堆,一年砸下上千萬就爲了一張高級俱樂部的yip卡。

兩人會訂婚也是出于無奈,她都三十二歲了,她爸媽擔心他們老了沒能力照顧女兒,便在衆多女婿人選中挑一個看起來順眼的,想先定下來再做打算,了了一樁心事。

兩人都是看臉的,認爲長得好看人便不差,兩家的交情又不錯,女兒嫁了人至少不會受到欺負,有他們在,不看僧面看佛面,而且在世人眼中這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姻緣。

她也抱著敷衍的態度打算先拖延一陣子,應付應付父母的愛女心切,訂婚不代表結婚,還有轉圜余地,她若不願又有誰勉強得了?

爲了解除婚約,她聘私家偵探做了婚前調查,打算等爸媽逼婚時再拿出來,她想人無完人,總會找出纰漏,以她爸媽對女兒的在意是不會接受品德有缺憾的女婿。

誰知結果令人驚歎。

“淡雲,伯父伯母的死對你的打擊太重了,我知道你很愛他們,可是人死不能複生,你的精神狀態非常不穩定,都産生偏差了,我建議你到身心科挂號,好好看一下醫生,我有個朋友是這方面的權威……”

“不必,我很正常,你不用費盡心思把我送進療養院,我所有的財産早交付信托,你一塊錢也拿不到。”他想用她的名義花她的錢,休想,她早給自己留了後路。

什麼!她居然……男子目光閃了一下,微露忿意。“你把我想得太龌龊了,我要你的錢幹什麼,我自個就有花不完的鈔票,還打算花五億元爲你買下一座歐洲古堡,做爲我們結婚的聖堂……”

“你有五億嗎?”她問。

他一滯,神色立即保持平靜,不露半絲異樣。“區區一點小錢而已,我家公司的資本額有上百億。”

“我指的是你個人。”他的私人財産。

他父親有過三段婚姻,共有三子二女,除了他之外皆在自家公司擔任要職,他母親是第三任妻子,手握不少公司的股權,舍不得兒子太辛苦,另外開了間公司由他挂名董事長。

只是他心氣很高,才能平平,要不是有母親不斷地挹注資金,他名下的公司早就關門倒閉,哪輪得到他拿來當幌子唬人。

“我沒錢?”他大聲的掩飾面上的局促,做勢發怒,先聲奪人。“你看不見我的豪宅名車嗎?”

“那是你媽給的,不是自個賺的。”事實上他負債累累,全靠母親資助才有風光的生活品質。

“那又如何,我媽的錢就是我的錢,我是她唯一的兒子,她以後的一切不都全是要留給我的。”他大言不慚,說得理所當然,一點也不以爲恥,彷佛當個媽寶是他的榮幸。

“你的價值觀我不能苟同,請你離開。”她做出送客的姿態,半點情面也不給。

“你要趕我走?”他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自大的他還以爲她會留他,進一步促進感情的交流。畢竟她是孤女了,更需要未婚夫的撫慰。

“難道我表達的還不夠明確?”她面冷如霜,一副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