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農村小福娃卷二》 > 第05章

《農村小福娃卷二》第05章by 肥兔

意思就是這下面的東西已經全歸裴鳳卿了。

裴鳳卿卻是低頭看向正無聊用腳尖在地上畫圈圈的小九。

「下面的東西,你想要嗎?」

白大人李大人一時間震驚地看著雲淡風輕的裴鳳卿,那下面的東西,若算上古董價值絕對超過一百萬兩了!一百萬兩的東西,問孩子想不想要?!小九懵懵擡頭,頗爲無聊道:「給我幹什麼呀,我屋子小,放不了。」

「咳!」

白大人李大人齊齊咳了一聲,這是屋子大小的問題嗎!

裴鳳卿輕笑,「這次你是最大的功臣,那些東西原該是你的,你要不要?」小九仔細想了想,再道:「那些東西師傅不缺,十三叔也不缺,我屋子裏也有好多,哥哥你給最需要的人吧,我不要。」

小九雖年紀小認不得好東西,但是金子銀子她知道,她每次年下都可以得好多,隨身都能帶一袋金葉子,而那些古董,都是奇珍沒錯,可蘇三娘和裴十三的屋子裏也都是奇珍呀,小姑娘已經看習慣了,並不覺得有什麼。

白大人李大人努力壓抑想要吐血的沖動,突然覺得自己好窮,還比不上一個孩子……

「給最需要的人?」

裴鳳卿竟在認真考慮小九的話,小九點頭,「是呀,誰需要哥哥你就給誰吧。」裴鳳卿點頭,「也好,那就全部換成軍饷送到西北戰場去吧。」軍饷永遠不嫌多,西北戰場最近非常的不太平,戰爭一觸即發。

好吧,竟然真的全送出去了。

白大人李大人默然無語半響,最後白大人勉強笑道:「殿下胸襟廣闊,邊疆戰士一定會牢記您的恩惠。」經白大人這一說,李大人也回神了,是了,這樣想也是好事,邊疆戰士都是熱血男兒,他們可不像朝臣心思那般彎彎繞繞,誰給了真實的好處,他們就真的記住誰!

這是籠絡人心的好法子呀!

當下保證,「殿下放心,臣一定會想法子讓戰士們知道這軍饷是誰送的!」至于到時候朝廷知道會有怎樣的震動,那又如何?殿下又沒貪墨這銀子,用的也是該用的地方,就算別人想發作,也不敢說!

裴鳳卿卻是搖頭,「不必,就說這銀子是父皇給的。」

說是皇上給的?爲什麼要說皇上,銀子不要,功勞也不要,這到底是圖什麼呀!

裴鳳卿卻沒有解釋的意思,而是偏頭看向石梯的入口,淡淡道:「將這裏恢複成原樣。」可惜了,看不到大哥失望的表情了,少了這麼大一筆銀子,他該是什麼表情呢?

白秋秋整個小人兒都木了,耷拉著腦袋坐在椅子上只是出神,渾身都寫滿了泄氣。小九好奇的瞅著她,瞅了又瞅她還是不回神,伸手戳了戳她軟乎乎的臉蛋,「秋秋,你怎麼了?」桌子上的點心都不吃了诶。

白秋秋生無可戀。

「五遍家訓,我最少要抄一個月,不抄完不能出門,等抄完我就回江南了。」

「我來揚州是來抄家訓的……」

早知道回家再跟哥哥決鬥,在家裏鬧的再打爹爹也就責罰兩句就過了,想到那些厚厚的家訓白秋秋只覺悲從中來,白湯圓般的小臉直接皺成了百褶包子。「噗嗤。」小九一個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這一笑可戳了馬蜂窩了。

「你還笑!」

「你不幫我罵哥哥罵爹爹就算了,你還笑,我不跟你好了!」

跳下椅子就往外面走,小九連忙一把扯住她的衣袖。「我不是故意的,我就覺得你好好玩才笑的,你別惱,我幫你想想法子可好?」白秋秋孤疑的瞅著小九,「你能有什麼法子?我爹雖然好說話,但他每次說罰我就一定會罰。」

不然早就沖過去撒嬌耍賴了,哪還會等到現在?

小九眨了眨眼睛,她一時情急說了這樣的話,其實也沒什麼好法子,「我去跟哥哥說,讓哥哥給你求情好不好?」白秋秋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整個人無限萎靡,「沒用的,爹爹已經降一半了,不會再降了。」

「你別哭。」

「如果我哥哥說話都不行的話,那我就幫你抄,你求求你爹爹,在我們家抄,我陪你一起抄,我每天都要練字,寫什麼都可以的!」

白秋秋眼睛一亮,「是诶,我去跟爹爹說!」

白大人和裴鳳卿談完事後從書房出來,剛走到園子就被白秋秋撞了個滿懷,這個丫頭!眉頭一皺呵斥聲還沒說出口,白秋秋就直接挂在了白大人身上,小胖丫頭身子重,白大人身子一歪差點沒閃了老腰。

「嘶,秋秋你先下來。」

哎喲,這誰家的胖丫頭,才五歲出頭就這麼重了!

「我不!」

白秋秋死死抱著白大人,「爹,你讓我在這邊抄我就下來!」白大人嘴角直抽,這丫頭直接挂腰上,真要斷了!「你快點下來,不然明天我就把你送回江南讓你娘收拾你。」娘在江南呢,先過眼前這關再說。

「我不,你答應我先!」

白大人:這到底生了個什麼冤家出來!

父女兩在花園犟上了,小九看了一會,跑書房去了,白大人已經出來了,哥哥是不是也空了?小心翼翼的從微開的門扉探頭,裴鳳卿正背著門坐在書桌旁低頭看些什麼,小姑娘眼睛一亮,縮著小手小腳悄悄的過去。

裴鳳卿正在看陳家的賬本,剛才已經粗略翻了一次,現在再細看,仍覺觸目驚心。

陳側妃入大皇子府中不過五年,這陳家的家業竟至少去了一半。也怪不得陳側妃這樣受寵,也怪不得大哥這幾年總是出手闊綽。原以爲他入了戶部所以才會這樣,結果自己當日查的時候一點異樣都查不出來,原來根本就沒從戶部調錢。

也怪不得,他在戶部的位置父皇一直沒動,用的不是自己家的,當然不會動他了。

將賬本輕輕合上,棕黃色的瞳孔半垂掩住了眸色,一個小小的陳家竟然就供足了大哥的花銷,若是父皇知道這五年大哥從陳家拿了多少錢,還會這麼熟視無睹?小小一個賬本,記載的銀兩早就過了百萬之數。

「衛東。」

出聲喚人,結果等了半息竟沒人出現,疑惑擡頭,然後就看到了一只白嫩的小爪子,小九彎著的身子一僵,不高興道:「哥哥你怎麼擡頭了!」一邊不滿一邊繼續剛才的動作,利索的爬上椅子抱住裴鳳卿的脖子。

將她暖呼呼的小身子攏在懷裏。

「小九還學會偷襲人了?」

「這不叫偷襲人,這叫驚喜,衛東說的!」

早就躲出去的衛東:……

小九整個人都窩在裴鳳卿懷裏,仰頭看著他,糯糯道:「哥哥你跟白大人說說,讓秋秋在我們家抄家訓好不好?」裴鳳卿低頭看她,「舍不得秋秋?」小九點頭,「恩,秋秋說她要抄一個月,抄完就要回江南了,我們又不去江南,我想跟她多玩一會。」

流雲村的都是男娃,小女孩一個沒有,好容易遇到了性情相投又活潑大方的白秋秋,小九真的很喜歡她。

《農村小福娃卷二》第05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