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嫡女素華卷三》 > 第04章

《嫡女素華卷三》第04章by 春温一笑

「一定要打聽宮中情形,打聽陛下的喜好!」臘月刺骨的寒風中,徐次輔慢慢走在金水橋上,心中只有這個念頭,「我的聰明才智豈會輸給嚴慶?無非是不像他那般折節下交罷了。」

內閣大臣的票擬,皇帝陛下即使不滿意,也極少有當面這麼駁回的。是自己的票擬過于違背聖意,還是陛下心緒煩燥,遷怒于人?徐次輔想不大清楚。

徐次輔恭順的跪在皇帝面前,額頭上有了細密的汗珠。

皇帝揮揮衣袖,站了起來,「快過年了,徐卿依舊忙于公務,不得歇息,是極忠心的臣子,朕是知道的。徐卿辛苦了,這便退下了罷。」

他是心緒煩燥,遷怒于人。徐次輔心中隱隱這麼覺著,不敢多說什麼,恭恭敬敬磕了頭,退出殿外。

徐次輔才走出去沒兩步,殿中便傳出重物落地的聲音。徐次輔目不斜視,邁著和他年齡不相趁的迅疾步子,快步走向宮門口。陛下,明顯是心緒欠佳。這種時候,躲的越遠越好。

徐次輔出了乾清宮,回到文淵閣低頭看向手上的兩份奏章,犯了愁。這是自己揣摩過陛下心意才做的票擬,竟還是不合陛下的意?這可如何是好。

請教嚴首輔吧。徐次輔深深吸了口氣,做了決定。自己只是次輔,有疑惑不明之處,自然是請教首輔大人了,難不成可以自作主張?

徐次輔穩步走向左側的廳堂,嚴首輔辦公之地。廳堂之中,立著位高高瘦瘦的老者,須發花白,眉目稀疏,徐次輔恭謹的見了禮,「首輔大人。」

嚴首輔也笑著叫了聲「徐閣老」,他的聲音又大又尖,非常符合戲臺上的「姦臣」形象。單看他的外表,實在看不出富貴相來。

徐次輔是來求教的,當下更不客氣,把手上的兩份奏章呈了上去,「陛下批駁,某苦思冥想,不知計將安出。」徐次輔非常坦白的承認了,「我不行,我沒法子了,來求你了。」

嚴首輔年事已高,明年就要過八十大壽,精力自是不濟。他也不看奏章,笑著轉頭向廳內暗間叫了聲:「阿慶!」一名年約五十歲上下的男子應聲而出,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

這名男子是嚴首輔的獨養兒子嚴慶,嚴慶個子矮矮的,身材肥肥的,皮膚白白的,和又高又瘦的嚴首輔形成鮮明對比。

嚴慶從從容容把兩份奏章接過來,凝神思考片刻,提起筆,運筆如飛,重新做了票擬。「徐老,獻醜了。」倨傲的把奏章還給了徐次輔。

徐次輔滿臉笑容的道謝,「有勞有勞,感激不盡。」嚴首輔得意的笑道:「彼此至親,何須言謝。徐閣老,小兒做的票擬,陛下從未駁回過,只管放心。」

徐次輔再三道謝,方回到自己座位上。這嚴慶既是天生的聰明,又放的下身段,親自結交宮中內侍,陛下的日常起居、飲食喜好他了如指掌,揣摩起聖意來,據說極之精准,一回差子也沒出過。

這,也算是本事了。徐次輔心中,對嚴慶倒有幾分真賞識。他在內閣中時日也不短了,深知要把每一份奏章都批的合乎皇帝心意,非常困難。

內侍很快又來索取奏章,「徐老大人,聖上等著呢,您可擬好了?」徐次輔含笑送上,「好了。」徐次輔這樣的人,頂多能做到跟內侍客客氣氣,巴結討好內侍這樣的事,他實在做不出來。

這回,徐次輔沒被再召進去。那兩份奏章,估計著是通過了,沒事了。

「一定要打聽宮中情形,打聽陛下的喜好!」臘月刺骨的寒風中,徐次輔慢慢走在金水橋上,心中只有這個念頭,「我的聰明才智豈會輸給嚴慶?無非是不像他那般折節下交罷了。」

同父同母的親姐弟倆,姐姐那般的聰明伶俐,堪稱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弟弟卻是個直腸子,沒什麼心計,沒什麼城府。這姐弟倆,倒也有趣。

鄧攸這號混人,也該有人約束一二。他是老六的親舅舅,如今老六還小,倒也罷了,難不成等到老六長大成人之後,有個不成器的舅舅讓孩子臉上無光?不能夠,不能夠。

徐次輔也是善于趨奉之人,猜度著皇帝的心思,誇獎了六皇子幾句,果然皇帝朗聲大笑,「徐卿好眼光。」這徐節很不壞,不過偶爾見過老六兩回,便看出老六英敏、孝順、謙恭敬上,甚好甚好。

徐次輔拍對馬屁,心中竊喜。皇帝既然提撥鄧攸,又問及鄧攸的姻親,可見對鄧攸極爲眷顧。這份眷顧當然不是因爲鄧攸本身,而是因爲他身後的鄧貴妃、六皇子。徐次輔把這些都想清楚了,才敢開口誇獎六皇子。

這天徐次輔從乾清宮出來的時候,和往常一樣步伐沈穩,態度莊嚴。不過,如果仔細觀看,會發覺他神情中隱隱有股子亢奮,嘴角隱隱噙著絲笑意。

回到文淵閣看了幾份公文,看看時辰到了,徐次輔方才出了文淵閣,緩步走向宮門。臘月裏天氣寒冷,這時更飄下細細的雪花來,徐次輔擡頭望天,微笑道:「瑞雪兆豐年啊。」這雪,下的好,下的極好。

臘月裏日子過的飛快,轉眼,已是除夕。除夕這天的上午開始,家家戶戶全部換上嶄新的對聯、門神、新油了桃符,氣象萬千,煥然一新。

上午,街道上還紛紛擾擾的有人;到了下午,人漸漸稀少;傍晚時分,街道上已鮮見行人,這是千家萬戶合家團圓的時刻,該在家中守歲過年。

正陽門大街徐府,徐郴早早的帶了妻子、兒子回來了,徐次輔的兒孫們,整整齊齊聚在大花廳,一片花團錦簇。徐次輔望望長子、次子、季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老大不用說了,從小長在他祖母膝下,被教養的極好、極有才華,長大後順順當當考上舉人、進士,如今已是正三品大員;老二在尚寶司雖沒什麼大出息,卻也勤勤謹謹的,沒出過岔子,上司也好,同僚也好,滿口誇贊;老三從前不顯山不露水的,這陣子打點家中庶務,結交外戚、內侍,竟也成了有用之人。

孫子們,那就更不用提了,祖父看孫子,哪有不好的?徐次輔慈愛的招招手,把徐述、徐逸叫到跟前,問了幾句課業,小哥兒倆對答如流,徐次輔捋著胡子微笑,「徐家有後,徐家有後。」

徐次輔高興,兒孫們都跟著湊趣,一片歡聲笑語。笑聲傳到女眷們席上,殷夫人心中一陣陣煩燥。樂什麼,有什麼好樂的,?

《嫡女素華卷三》第04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