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嫡女素華卷三》 > 第07章

《嫡女素華卷三》第07章by 春温一笑

「別呀,西園左鄰右舍都沒有主人居住,我倆孤孤單單住在那兒,多冷清啊。」阿遲笑道:「不瞞您說,我倆前陣子想起過了正月十五就要離開爹娘,還掉眼淚了呢!實在舍不的。」

這孩子真會安慰人!悠然拍拍她的小手,「雖則如此,總歸是我們失信了。阿遲,令尊令堂必定很糾心,我們實在過意不去。」

阿遲忙道:「娘,仲凱留任京城,是您和爹爹去求陛下的麼?」悠然搖頭,「自然不是。」阿遲甜甜的笑著,「既不是,哪裏談的上失信?」此一時,彼一時,那時我們全家都住在鳳凰臺徐府,如今卻不是了。回南京雖是自在,卻略顯孤單。

阿遲小臉粉暈,不好意思的低聲說道:「其實,我只要跟他在一處,便會很快活,在哪裏都好,怎麼著都好。明日回娘家,家父家母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只會替我高興。」

這雙小手很滑膩,手感很好,悠然拉著不放,笑咪咪又拍了拍。劢劢啊,你小媳婦兒很不壞!她對你情深義重的,你可莫要辜負她。

張橦一臉同情的湊了過來,「二嫂,往後你要對著太夫人和三伯母……」我偶爾見見她們,已是覺著她們面目可憎,令人難耐;你要天天應付她們,不得煩死?她們這些人吧,真本事沒有,也未必能壞到投毒、害人性命的地步,可始終會嗝應到人的。

悠然正想開口說,「怎麼對付她們,娘有法子。」阿遲已口吻笃定的開了口,「橦橦,我是很會吵架的。」別以爲我只會斯文客氣啊,革命又不是請客吃飯。

張橦瞪著美麗的大眼睛,你,會吵架?「失敬失敬,竟不知二嫂有這個本事。」以爲你會吃會玩會撒嬌而已,竟然還會吵架,刮目相看,刮目相看。

傅嵘淺淺笑著,袅袅婷婷走了過來,在悠然身邊坐下,「甚好甚好,阿劢會打架,會打仗;阿遲會吵架,善理家;如此,師公和爹娘可以放心了。」弟弟、弟妹要是弱一點,敢把這倆小屁孩兒單獨留在魏國公府?莫說長輩們了,師哥先會睡不著覺。

張橦拍掌笑道:「大嫂說的好!大嫂,咱家除了二哥二嫂這一對之外,還有一對會打架、會吵架的長輩,您猜是誰?」

傅嵘嗔怪,「橦橦不許胡說!」爲人子女,怎能這般說父母?爹爹會打架,娘親會吵架,這話可不是咱們該說的。

阿遲笑的很開心,「是呢是呢,可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師公會打架,外公會吵架……不對不對,是師公武功高強,外公口才不凡!」呸呸呸,說外公「會吵架」,太不斯文了。

張橦笑著伸出大拇指,「二嫂猜的又快又准!」悠然象征性的一人打了一下,「敢編派師公和外公!」張橦撅起小嘴,阿遲眨眨眼睛,您這是打人啊?連灰都拍不掉。

…………傅嵘呆了呆,可以這樣麼?可以……這樣說師公和外公?想著想著,傅嵘伸手捂住嘴,她有點胸悶、想吐。

「嵘嵘怎麼了?」悠然關切問道。張橦殷勤湊過去,「大嫂,我給您捶捶。」小拳頭輕輕替傅嵘捶著背。阿遲忙伸手倒了杯茶,「大嫂,您喝口熱茶順順。」

傅嵘接過來喝了一口,茶盞還到阿遲手中,「多謝,我沒事。」是有點胸悶,可大過年的,也不能爲這個請大夫,太不吉利了,怎麼著也過了今天再說。

悠然喚來侍女吩咐道:「請老爺子來。」侍女答應著,轉身去了。悠然轉過頭笑盈盈看著女兒、兒媳,「你們竟不知道麼,師公可不只會打架,他老人家,本事大著呢。」

說來極巧,師公和張並下著棋,眼看著大勢已去,回天無力,正琢磨著怎麼正大光明的抹去這一局。侍女一來,師公精神了,「阿悠有請,那定是正經事。阿並,棋局先放著,師父去去就來。」一溜煙兒跑了。

一旁觀戰的張勍、張劢都捧腹,張並淡淡看了眼棋局,師父,不出十步,您必輸無疑,您走的……可真是時候。

這會兒師公已神清氣爽的到了上房,悠然笑盈盈迎上來,「師父,煩您給嵘嵘瞧瞧,這孩子方才不大舒服。」師父瞅瞅傅嵘,「好像有一點點萎靡。」替傅嵘捉了捉脈,撓頭,「脈如滾珠……」

話才出口,悠然已笑道:「師父,我知道了。」脈如滾珠,這要麼是傷食、實熱,要麼就是妊娠。過會子細問嵘嵘的換洗日子,大約能推斷出來。

師公舒舒服服在老紅木太師椅上坐下,笑呵呵跟阿遲開著玩笑,「女娃娃哭了沒有?我們怕看見你哭,故此方躲去下棋的。」

阿遲笑著搖頭,「我才不哭呢,倒怕您要哭。師公,原本答應要陪您遊玩燕子矶、閱江樓、清涼山,還答應給您買好吃的,好玩的,這下子可全都泡湯了。」

正說著話,張並父子三人前後腳進來,都問,「何事?」悠然笑道:「無事。」張橦一本正經,「看你們太自在了,心裏不服氣。」阿遲替師公剝著香糯的糖炒栗子,「沒旁的,想師公了。」師公大樂。

張並低聲問悠然,「夫人,真的沒事?」悠然眉毛彎彎,「沒壞事。」哥哥你不是一直盼著家裏有嬰兒出生麼,這回,許會讓你夢想成真。

說了會兒話,悠然笑盈盈開始攆人,「阿劢,你送師公回房歇息;橦橦,阿遲,你們各自回房;阿勍到側間坐會子去。」等衆人都依言離開後,把張並也轟走了,「你也是,到側間坐會子。」

傅嵘隱隱約約有點感覺,卻又不大確定。悠然笑著拉過她,細細問著,「嵘嵘,多長時間沒換洗了?」傅嵘想了想,「快兩個月了吧。」

「傻孩子。」悠然嗔怪,「時日這麼久,竟半分不警覺。」也怪自己,總想著孩子們的私生活不便過問,連這些基礎知識也沒告訴給嵘嵘。

傅嵘臉紅了,「那個,一個不大准的。」一個是不准,一個是臘月裏忙忙碌碌,竟沒往這兒想。如果是真的有了……?師哥非樂壞不可。

「回去好生養著。這些天,年酒都不必出席了,靜靜養兩日。」悠然迅速做了決定。傅嵘心裏不大踏實,「娘,萬一不是呢?」看著很像,可到底沒請個精于婦科的大夫確診。

萬一不是,你和阿勍就繼續努力啊。悠然笑咪咪調侃,「放心,萬一不是,一樣許你偷懶歇著。」知道傅嵘心裏正忐忑,著實安慰了幾句。末了把張勍叫進來,「陪嵘嵘回去吧,讓著她點兒。」

張勍摸不著頭腦,扶著傅嵘走了。他倆才回房,府裏一位老年嬷嬷便專程過來,從孕婦的早期懷孕迹象講起,一直講到如果妻子懷孕之後的各項注意事項,極之詳盡。

《嫡女素華卷三》第07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