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嫡女素華卷三》 > 第08章

《嫡女素華卷三》第08章by 春温一笑

「師妹,這是真的麼?」送走一臉嚴肅的嬷嬷,張勍驚喜的拉著傅嵘,連聲詢問。傅嵘溫柔笑笑,「還不大敢確定,不過,九成九是了。師哥,我擔心萬一不是……」

人逢喜事精神爽,張勍這沈穩持重的大哥也會說玩話了,「嵘嵘,不是也沒什麼,師哥努力耕耘,遲早會有的!」被傅嵘狠狠擰了一把,疼的他呲牙咧嘴的,猶自傻樂。

張劢送師公回了清揚院,服侍師公洗漱過後,上了床。被窩熏的暖烘烘香噴噴的,師公高興的嗅了嗅,「這味道我喜歡!」很好聞,很舒服。

「您往後不走了吧,天天住這兒。」張劢坐在師公床邊,陪他說著話。師公笑道:「等你有了小娃娃吧。若有了聰明伶俐的小娃娃,師公一准兒舍不得走。」

張劢打了個哈欠,「好困,要回去睡。」俯身替師公掖好被子,交代著,「師公乖,閉上眼睛睡覺。」

臭小子害羞了!師公笑咪咪想著,果然閉上眼睛,沒多大會兒,已是酣然入睡。

吩咐值夜的小厮「小心伺候著,老爺子晚上若要茶要水,或要如廁,務必跟著過去。輕手輕腳的常過去看看,老爺子有沒有蹬被子。」小厮伶俐的答應著,張劢轉身離去。

這天是大年初一,府裏各處皆挂有明亮的路燈,亮如白晝。各個院子裏,有吃酒的,有抹牌的,有放爆仗的,不一而足。張劢行走在這一片繁華錦繡之中,心緒飄揚。

這是自己一直以來想要逃離的地方,往後卻要和阿遲在此久居。張劢特意繞了段路,漫無目的地四處走了走。寒風吹到臉上,冰冷中又帶著清新,令人精神爲之一振。鼻尖蓦然一涼,仔細瞅瞅,天空中竟是飄下了細小的雪花。

回到嘉榮堂,張劢且不回上房,叫過柔翰吩咐著,「明日要用的馬車,命人檢視了,早早升起炭火,等夫人坐進去時,務必要暖和舒適。還有,差人到花房現采新鮮玫瑰花,紮成漂亮的花束,速速送過來。」

柔翰一一答應,「是,二公子。」見張劢也不回房,站著立等,便知道這束花緊要,忙出門先辦這件差事。沒過多久,柔翰便回來了,手中捧著一大把嬌豔慾滴的深紅色玫瑰花,高邊卷心,花形優美出衆,花姿爛漫絢麗,姿態萬千。

張劢用挑剔的目光打量過花束,接過來,施施然走了。柔翰憋笑憋的實在厲害,等到張劢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看不見了,蹲在地上無聲的笑起來,笑的肚子都疼了。二公子,沒您這樣的!您親自捧著花算怎麼一回事呢,狠該讓我捧著,或是使個小丫頭捧著,等侍女、嬷嬷們全退出去了,您再跟少夫人獻寶去!您就這麼伶伶俐俐的進去了……很好笑。

張劢走到上房門口,腳步頓了頓。恰巧一個小丫頭掀簾子出來,見了他忙行禮問好,「二公子您回來了。」張劢命她捧著花,一前一後進了屋。

「瞧瞧這花,好不好看?」見了阿遲,微笑指著小丫頭手中捧著的花束問道。阿遲笑著說「好看」,命佩阿尋了一個剔透的水晶花瓶出來,把花揷了進去。

佩阿知趣,見自家大小姐粉面含羞,姑爺眉目含情,悄悄帶著知白等人退了出去。

「二公子此舉,是向我示愛,還是向我致歉?」阿遲看著那一大束滿是蓬勃生機的鮮花,笑吟吟問道。雖說送花早被視爲老土行爲,但也是有效、能打動女人心的行爲。大冬天的收著鮮花禮物,心情明媚如春。

「既非示愛,又非致歉。」張劢高大的身影欺近她身旁,俯身低沈暧昧說道:「夫人,在下此舉,是爲求歡。」

求歡?除了這個你能不能有點旁的愛好啊,阿遲咬咬粉粉的嘴唇,攥緊拳頭打了過去,「沒正經的!淨會胡扯!」

張劢捉住她的小手,放到唇上輕輕吻著,俊臉含笑,「夫人,穿著這般厚重的衣服打,未免不解氣……」阿遲紅了臉,轉身想逃,早被他追上去抱起,抱到了浴室。

浴室裏,睡床上,胡天胡地鬧夠了,兩人溫存纏綿的摟抱著,沈沈睡去。「好像有什麼正經事沒說。」迷迷糊糊之間,兩人均作此想。不過,管它呢,任它什麼正經事,也沒有夫妻一體緊要。

魏國公府偏院。

「三爺!他都要留任京師了,你還忍心讓我這樣!」蘇氏攢足了力氣,沖著張懇喝道。從前你說他過了正月十五便要起程赴南京,如今他不走了!還不快煎湯葯來,傻愣著做什麼。

張懇身子抖了抖,沖著蘇氏滿臉陪笑,「豈敢,豈敢!前陣子太太不知吃了什麼不幹淨的東西,吃壞了肚子,爲夫一直憂心,請著大夫呢。太太,病去如抽絲,急不得,急不得。」

蘇氏冷冷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眼光隂森,張懇背上發涼。「三爺估摸著,我這病到哪天能好,到哪天能出門活動活動筋骨?」蘇氏咬牙問道。

「頂多過了年,頂多過了年。」張懇忙道:「太太身子素來康健,偶爾一回吃壞肚子而已,沒什麼的。過了十六,定是活蹦亂跳的了。」

過了十六?到時年也完了,節也完了,該平平淡淡過日子了。好你個張懇,只爲著你沒出息,怕得罪人,生生的不讓我過個好年!這賬,咱們回頭慢慢算,細細算。

「偉兒來信了,我讀給你聽聽?」張懇谄媚的問道。張懇和蘇氏的長子張中偉,在西北從軍,年方二十五歲,已是正四品的廣威將軍。張中偉,是張懇這一房的希望,也是蘇氏最在意的兒子。

蘇氏蒼白的臉上浮上絲笑容,「偉兒又升職了罷?可真給咱們長臉。小安、小甯這兩個孩子,定是玉雪可愛的緊,狠該命偉兒把他倆送回來。」張中偉妻子郗氏、[rǔ]名小安、小甯的兩個兒子,都在西北。

「偉兒若再升職,小安、小甯可不就回來了?」張懇見妻子有了好臉色,竊喜,「太太,高級武將,家眷留京。到時偉兒做了高官,兒媳婦帶著孫子回了家,豈不是皆大歡喜?」

蘇氏才有個笑模樣,聞言又沈下臉,「升職,是偉兒在戰場上一刀一槍掙來的!你只說升職,高官,可想到偉兒曆經何等艱險?」你這當爹的就會在家裏閑坐,還不如自己兒子呢,也好意思。

張懇是個吃閑飯的,讪讪道:「是,是,偉兒不容易。」他打小被林氏養的畏縮無能,長大後雖想振作,卻一無本事二無機遇,他又不是心志堅忍之人,也就得過且過了。雖如此,羞恥之心還有,知道自己沒能耐,護不住妻兒,故此回家對著蘇氏,不知不覺便矮了三分。

蘇氏怒其不爭的瞪著他。你一個大老爺們兒,任事不懂,任事不會!這個家要是靠著你,早喝西北風了。張懇,你既沒出息,指望不上,還是我來爲這個家打算吧。

《嫡女素華卷三》第08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