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製藥小農女》 > 第02章

《製藥小農女》第02章by 真希

「辛苦王嬷嬷了。」

「姑娘太客氣了,這本就是我應該做的。」王嬷嬷將葯放在桌上,一臉關切道:「瞧姑娘一臉倦色,要不要先回房間休息下?」

「是啊萁兒,爹沒事,有王嬷嬷在這裏照看就好了。」陳世忠瞧著女兒一臉疲倦之色,心疼不已。

陳紫萁略猶豫了一下,便點點頭,「好,有什麼事,王嬷嬷只管來叫我。」說完,她站起身,將碗放在桌上,轉身走出船艙。

「姑娘,老爺怎麼樣了?可還吃得下些清粥?」陳紫萁的房間就在隔壁,當她進到房間,一名跟她同年的小丫鬟蘭草忙丟下手中的繡活,站起身來,一邊替她倒了一杯熱茶,一邊問道。

「身子瞧著比昨日又虛弱了些,強撐著用了大半碗粥。」陳紫萁緊鎖眉頭,坐在桌邊,接過她遞過來的熱茶,喝了一小口。

「姑娘也別太擔憂,聽說那張神醫可厲害了,說不定真能治好老爺的風疾。」蘭草瞧著姑娘滿臉憂色,忙安慰道。

「嗯。只是父親的病,我總覺得……」陳紫萁說到此,突地打住。

「覺得什麼?難道老爺的病有什麼問題嗎?」蘭草見姑娘說到一半突然打住,不由好奇追問道。

「沒什麼,也許是我多想了。對了,我先上床休息一會兒,父親那邊若有事,一定要叫醒我。」

「好,這會兒大白天,外邊吵鬧得很,要不我給姑娘點支安神香?」

「不用,萬一我睡沈了,叫不醒我可不好。」陳紫萁搖了搖頭,一口喝掉杯中茶水,站起身走到床邊,直接合衣躺下。

蘭草上前仔細拉過被子給她蓋好,才又坐到桌邊,拿起繡活做起來。

陳紫萁閉著眼睛,雖然全身疲憊極了,可腦袋仍然很清醒,腦海中不禁又回想著前幾日自己無意中的發現。

那日她給父親抓完葯,路過一家書鋪時,想到弟弟練字的白紙快用完了,便進去想幫他買點,路過一排擺放著醫書的架子時,她隨手拿了本翻看,沒想到正好瞧見其中一章在介紹風疾這病症的特征以及如何治療,只是當她看過風疾的症狀後,覺得父親的症狀雖與風疾很相似,但認真區分又有些不同。

于是她當即拿著醫書去找那名替父親看病的王大夫確認,王大夫看過後,堅持自己沒有診錯,還說是編寫這本書的醫者寫錯了。

這幾日她思來想去,覺得可能是自己多心了,也或許真是那本醫書寫錯了,畢竟王大夫是一位行醫多年的老大夫,不可能欺騙自己,何況也沒有理由欺騙她……

「姑娘、姑娘!不好了,老爺又昏過去了,我怎麼叫也叫不醒……」突然,王嬷嬷急步沖了進來。

陳紫萁心下大驚,猛地睜開眼,快速下床,連鞋都來不及穿,便朝父親的房間奔去。

進到房內,一股血腥味立時撲面而來,只見床頭邊的地上有一大灘黑色血迹,而床上父親原本暗紫色的嘴唇變得更加深紫,蒼白的臉色也透著暗灰。

陳紫萁只覺自個兒的心髒快要跳出胸口,顫抖著手去探父親的頸脈,半晌她才感覺到輕微的跳動,緊懸的心略放下幾分,暗呼一口氣後,才又側頭看了眼地上那刺目的黑漬。

「王嬷嬷,這是怎麼回事?」

王嬷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才滿臉慚愧地說道:「是老爺一直不讓我告訴姑娘,免得姑娘更加憂心。其實自前日上船後,老爺每回服完湯葯就會吐出一口黑血,只是平常吐完後,老爺並不會昏倒,而剛才老爺還沒服完葯就突然吐血,隨後人就昏厥了過去。」

聞言,陳紫萁雙手顫抖地握成拳,努力壓下心裏的害怕與慌亂,瞧著王嬷嬷一臉慾言又止的樣子,又問:「王嬷嬷可是有什麼話要說?」

王嬷嬷略猶豫了下,才溫聲開口道:「姑娘,不是我故意要說喪氣話,這兩日我瞧著老爺的病情一日比一日嚴重,不禁有些擔心老爺能不能撐到京城去?而且咱們只知道張神醫人在京城,可京城那麼大,咱們進京後也不可能立即就能尋到人。」

「王嬷嬷的意思,是要我放棄上京,調頭回家?」

「嗯,如此一來,就算老爺真有個萬一,至少還能與夫人和少爺見上最後一面。」

瞧著王嬷嬷暗含不忍的神色,陳紫萁撇開眼,瞧著床上昏迷的父親,暗自用力將拳頭握得更緊,牙關一咬,依舊堅持。

「不能就這麼回去。我當初堅持要帶父親上京,其實心裏就已做好最壞的打算,只是沒料到父親的病情惡化得如此之快。」壓下心底的慌亂,她繼續道:「不過就算如此,我也不能就這樣放棄,雖然咱們立即調頭帶父親回家,能讓娘和弟弟見上父親最後一面,可也等于是徹底放棄了父親。若是繼續上京,至少還有一線生機,不是嗎?」

見狀,王嬷嬷動容地點了點頭,「姑娘說的是,是我一時糊塗,才想著勸姑娘,我相信老爺這麼良善的人,老天爺一定會保佑的。」

陳紫萁松開拳頭,回過頭,吩咐道:「王嬷嬷,麻煩你去找船家,讓他問問船上有沒有大夫。」

「好,我這就去。」王嬷嬷點點頭,快步出去。

「蘭草,你去打一盆溫水來。」

蘭草應了一聲,忙轉身離去。

一樓一間寬大的船艙裏,身著一灰一白的兩名男子正相對而坐,專注地下著棋。

「許老板,該你下了。」年輕的白衣男子忍不住開口道。

「銀公子不僅做生意厲害,更是棋中高手!這一局,我輸得心服口服!」許老板邊笑著說道,邊將握在手中半天的黑棋放回棋缽。

他擡眼瞧著對方左臉上那面十分刺眼的銀色面具,心裏不禁感到遺憾,如此年輕有爲的公子,卻偏偏帶有隱疾,而且還是在臉上,實在是太可惜了。

《製藥小農女》第02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