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夫人拈花惹草卷三》 > 第05章

《夫人拈花惹草卷三》第05章by 桐心

他掀了簾子進去,故作幾分詫異的道:「這是怎麼了。蒲兒,起來吧。」說著,又扭頭看著江氏,強壓下心頭的惡心,道:「有話好好說,叫孩子跪下是做什麼。」

江氏見丈夫回來了,神色也沒有變化,就心裏先是一松,才笑道:「爺回來了。外面的事情都忙完了吧。」

「哪裏就能忙完呢。」成厚淳往榻上一坐,道:「有些日子沒回來了,不放心你們,回來坐坐就走。蒲兒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事!」江氏瞪了兒子一眼,道:「你父親才回來,還沒歇著呢。你先回去,什麼話以後再說。」

「哪裏就至于如此。」成厚淳招手,叫成蒲到自己跟前,道:「什麼事,只要不過分,爲父答應你就是了。」

「爺,孩子不能這麼慣著……」江氏趕緊道。

「多謝父親成全。」成蒲稍顯文弱的臉上,有了幾分紅暈。「父親,兒子想求娶雲家的外孫女,江南蘇家的姑娘爲妻。」

成厚淳故作不解的愣了一瞬,就道:「不是雲家的孫女,是雲家的外孫女。蒲兒可想好了,這孫女和外孫女,可是不一樣的。」

「父親,兒子又不靠著女人吃飯,孫女如何,外孫女又如何。」成蒲挺了挺胸膛,道。

成厚淳目光複雜的看了這孩子一瞬,才道:「是我兒子,有志氣。那就……」

「爺!不可。我不同意。」江氏蹭一下就站了起來。

成厚淳就笑道:「少年慕艾,人之常情。再說了,江南豪富,也不算吃虧了。咱們本身就有姑媽的一層關系在,外孫和孫女差別不大。難得孩子喜歡。過日子還是要小兩口自己樂意才好啊。」

江氏如何肯依,就道:「即便不是四娘,那位五娘豈不是更好。」

成厚淳眼裏的厲色一閃而過,原來打著這個主意。金氏的女兒,她也想伸手,真是嫌命長了。

成蒲馬上跪下,磕頭道:「娘,您就答應了吧。要是娶不到蘇姑娘,兒子……兒子就不成親。」

江氏平生最恨的就是這般兒女情長的男人,她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了成蒲的臉上。不知怎的,卻仿佛腳下絆住了一般,朝下倒去。

成厚淳伸著手,一副要拉扯的樣子。

成蒲也趕緊撲過去,人沒拉住,一邊的凳子卻不知怎的,反倒被帶倒,滾了過去。江氏摔下去,要正好墊在凳子腿上。只聽的咔嚓一聲,隨即是江氏的驚叫聲。

成厚淳冷漠的看著,心裏有了些快意。江氏的脊椎骨應該是斷了,剩下的半輩子,她就躺在床上度過吧。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只是江氏的長子。不管這個兒子是不是自己的,背上因女色而害了生母的名聲,他就與繼承權無關了。也不用擔心自己不叫長子承襲家業而引來的無端的猜測了。

至于天元帝,就叫他查吧。他能查到的,只能是一次偶然發生的‘事故’。

「你說誰來求見了?」雲五娘愕然的問紅椒。

「是成家的那位二少爺,求見老太太。說是成家的世子夫人受傷了,聽說咱們太太最近也是不停的求醫,所以就來問問,看有什麼好大夫推薦。」紅椒小聲道:「估計是想求金家的大夫過去……」

雲五娘不管他相想誰,真正的重點是江氏受傷了,而成家在大張旗鼓的找大夫。看來,成家也沒有一味放任江氏的意思。那麼,想來成家對這位世子夫人,也算是忍耐到了極致了。她點點頭,道:「當金家是什麼,有求必應啊。咱們不管,只叫成家的人去找哥哥或者娘親談就是了。」

「是。」紅椒應了一聲,就笑道:「沒點誠意絕對不去。」

成家不光來雲家,拜托雲家推薦大夫。更是打發人,將京城的名醫請了遍。不光是宮裏的太醫,就是民間有名望的大夫,成家都請了。很快就有消息傳來出來,這英國公府的世子夫人江氏癱了。

江氏是多少女人羨慕的對象啊。夫家顯赫,丈夫不光是位高權重,而且極是癡情,也沒見後院了三不五時的添個女人。上面又沒有婆婆要伺候,唯一的小姑還是已經仙逝的先皇後。進門就生下兩個嫡子。這樣有福氣的女人,上哪裏找去。不跟別人比,只跟顔氏比一比,哪個過的更好,不是一目了然嗎?

不少人都說,這人的福氣是有定數的。她之前將一輩子的福氣用完了。才有了這禍事。

老太太對這個侄兒媳婦還是喜歡的。聽了這事,能不著急嗎。立馬帶上四太太莊氏和四娘,就去了成家探望。

成厚淳顯得有些頹然,對著成老太太笑的也十分勉強:「……倒叫姑母跟著挂心了。今兒就是有些不慎……」

「什麼不慎,不慎能叫蒲兒跪在外面嗎。」成氏問道。

成厚淳愕然了一瞬,才道:「難不成蒲兒一直在外面跪著不成。這人來人往的,還怕人不知道不成。這孩子……」

「難不成真是蒲兒傷了她的母親。」成氏不由的問道。

成厚淳尴尬的笑笑,吱吱嗚嗚半天,才道:「沒有的事,只是一個意外罷了。」

成氏就不問了。在他眼裏,成厚淳的表現是正常的。兒子誤傷了母親,心裏雖然也恨也惱,但第一時間,肯定是想著護著兒子的名聲的。當爹媽的可不都這樣。

就聽成厚淳吩咐身邊的人道:「去把大少爺帶回院子去,最近不要出門了。」

顯然,江氏的傷,是因爲成蒲的失手造成的。

四娘從成家回來,就找了五娘道:「你說這人要怎麼傷,才能把脊椎骨給齊齊的摔斷了。成蒲就那麼一個文弱的人,也能造成這樣的傷。真是想不到。」

成蒲傷了江氏。

雲五娘沒想到是這樣的。還真是不得不佩服這成厚淳的手段。

天元帝聽了付昌九的禀報,挑挑眉,問道:「消息准嗎?」

「咱們的人當時正在門邊上,裏面的說話聲聽得清清楚楚。是成家的大少爺要娶雲家的外孫女。世子夫人不願意,她想爲大少爺求娶那位金夫人生下的雲家五姑娘。但世子卻覺得大少爺的要求沒什麼,竟是答應了。如此才惹得世子夫人大怒,要打大少爺。不知怎的就用力過猛摔了下去。大少爺離得近,就去扶了。不想卻絆倒了椅子。世子夫人的要正好……」付昌九還沒有解說完,天元帝就打斷了他的話,「我只問你,以成厚淳的身手,是怎麼能讓江氏摔了的。」

付昌九‘哦’了一聲就點頭道:「我問過了。咱們的人說,當時世子是伸著手要接住人的,但因爲世子離得遠,加上大少爺已經去拉人了。想來世子爺不認爲一個大小夥子會拉不住一個女人。這個變故太快,誰也想不到的事啊。而且可以肯定,當時屋裏的丫頭都遠遠的站著,沒有什麼其他人做手腳的可能。」

天元帝揮揮手,叫付昌九下去。這話聽起來是合理的,也暫時看不出來什麼破綻。即便心裏覺得事情太巧,巧的讓人不多想都不行。

「你怎麼看?」天元帝問元娘。

《夫人拈花惹草卷三》第05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