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夫人拈花惹草卷三》 > 第08章

《夫人拈花惹草卷三》第08章by 桐心

雲順恭將杯子裏的茶都喝了,才尴尬的道:「不知皇上對于給太子選太子妃的事情,王爺可知道。」

簡親王愕然了一瞬,才看著雲順恭道:「世子今兒爲了這個事情而來嗎?」這也太不是東西了。

雲順恭點點頭,就道:「本來是實在不該的。只是家裏的夫人身體不好,對三娘爲側妃的事,竟是焦慮的身體每況愈下。還是雙娘提醒,要不然,我哪裏能想起王爺呢。」

簡親王更是瞪大了眼睛。根據他私底下打探來的消息,雙娘可不是這般的傻子。要說顔氏憂心,他是信的,沒有哪個母親不爲孩子的未來操心。可要說雙娘叫雲順恭來麻煩自己,他再是不信的。這只能說明,雲順恭明知道這件事請不妥當,但還是來了。不光來了,還把責任推給了老婆和女兒。

這叫簡親王有些歎爲觀止。他這樣一個人,生下的女兒咋都個個聰明。而自己生下來的女兒咋就那麼愁人呢。

不過,既然他把雙娘抛出來了。不給個臉面,叫雙娘的面上就更不好看了。他能舍棄了女兒,但自己還真就不能對這個未婚的妻子太過于冷漠。人心換人心。只要人家將來對自己的孩子少動點心眼子,這點付出就算值得了。

他沈吟半晌才道:「選太子妃這事,皇上該是要聖心獨斷的。就是問意見,大概會象征性的問一聲成家。到底是太子的母舅家,還是不一樣的。」

這就是提醒他,女兒入了東宮。雲家跟成家的關系,要好好的斟酌才成。

這話是正理。雲順恭點點頭,相信簡親王沒有敷衍了事。

簡親王就道:「估計你心裏也有猜度的。這太子妃估計就出在宗室女的女兒裏。若論起親近,自然河陽長公主的女兒。若論起性情,又得是淮陽大長公主的孫女合適。」

「這合適,是怎麼一個合適法。」雲順恭不由的問道。

「這淮陽大長公主,按輩分,是皇上的姑姑。她的性子相對軟一些。如今府裏住著的,不光是她的兒子,還有驸馬的幾個庶子。這些孩子都成了家,也是一大家子人。這嫡孫女自小長在這樣的一個府邸裏。自然是圓潤通達。」簡親王轉著手裏的茶杯就道:「至于河陽長公主的女兒,是皇上的外甥女。跟太子是表兄妹。關系是親近的。但河陽長公主的性子,想必你也是有所耳聞的。曾打死過驸馬養的姬妾數人。她只有一子一女。對女兒自是十分的嬌慣。而這樣環境下出來的女孩,自是有幾分小脾氣的。」

雲順恭就有點明白了。前者看著極好相處,也不會在面上爲難人,但確實極不好對付的人。後者看起來不好相處,但心思簡單,也沒見過什麼正真的後宅傾軋。手段也許簡單粗暴,但缺極爲好應付。

「以王爺看,哪家的姑娘可能性大。」雲順恭問道。

「這還真難爲我了,不好說啊。」簡親王就笑了一下,道:「不過,大皇子不是也要娶妻了嗎?」

這話沒頭沒腦的。

雲順恭一直等到回府,還在想著簡親王臨了的話。這大皇子娶妻,自家又沾不上便宜。巴巴的說出來,是什麼意思呢?

顔氏聽了雲順恭的轉述,就道:「我知道了。還真是幸虧了簡親王提醒了。」

「什麼意思。」雲順恭問道。

「大皇子該娶妻了。若是大皇子這時候主動求娶了其中一個。你說皇上會拒絕嗎?」顔氏扭頭看著雲順恭問道。

「當然不會。皇上本就因爲三娘的事情,覺得虧待了大皇子。這個時候大皇子開口,自然不會拒絕。」雲順恭恍然道:「他是提醒咱們叫大皇子主動求娶那個咱們不希望成爲太子妃的人。」

顔氏點點頭,道:「只怕就是這個意思了。」

雲順恭看著顔氏就道:「這事,只怕得你跟皇貴妃娘娘說了。」

顔氏歎了一聲,道:「明天,我親自進一趟宮吧。這事,信上說不清楚。」

雲順恭看了顔氏的肚子一眼,就道:「叫怡姑跟你一起去吧。也有個照應。」隨後又好似無意的問道:「對了!最近怎麼沒看到怡姑啊。」

顔氏在被子裏的手就握緊了。淡淡的道:「叫她回顔家替我辦一件事。怎麼,你想她了。」

雲順恭不自在的站起身道:「又胡說八道什麼。明兒進宮小心點,別叫人沖撞了。這肚子一直也不安穩。」說著,就起身出去了。

顔氏看著雲順恭的背影,冷哼了一聲。

對于顔氏拖著這樣的身體要進宮去,嚇了衆人一跳。

老太太成氏親自到了春華苑,勸道:「有什麼緊要事,比肚子裏的孩子還要緊。這孩子保的艱難,你自是更該小心點才是。」

「大皇子回來了。我左思右想,還是得親自去一趟。要不然,我這也不能安心。」顔氏說道。

這話叫別人也沒法勸。誰也不能攔著人家急著維護跟姐姐的關系。

到底是給馬車廂裏塞了半車的棉被跟軟枕,才敢叫她出門。

皇貴妃對于自家妹妹的提議,沈默了半晌。才道:「即便我去求了。皇上也不一定准。」她私心裏不想給兒子找一個面上光鮮,其實一點忙都幫不上的嶽家。

可對著看起來的仿佛老了十歲的妹妹,卻怎麼也說不出直接拒絕的話。

顔氏的眼淚就掉了下來,「姐姐以爲我是私心。可姐姐有沒有想過。皇上給大皇子選的皇子妃人選,很可能也跟太子妃的選擇類似呢。要不然難道叫堂堂的大皇子妃,比不上太子的側妃不成。可這臣子裏,比三娘身份更高的能去哪裏找呢。我是求著能叫三娘遇見一個心思少的太子妃,是爲了我自己的女兒打算。可有個八面玲珑的大皇子妃,難道不是爲了大皇子考慮。自己選好的,總比……糊裏糊塗就定下來的人強吧。」

糊裏糊塗就定下來的人!

這話一說出口,皇貴妃就再也說不出反駁的話了。當初妹妹的親事,可不就是自己爲了自己的前程,給強行定下來的。誰能知道,雲順恭就那般的混蛋呢。在這事上,她虧欠了妹妹。如今,看她過成這樣,她何嘗不自責呢。這麼些年了,就對自己提出這麼一個要求了,況且她所說的話,也未嘗沒有道理。這讓她拒絕不了。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晚上就去見陛下。承平那裏,你也放心,只要對三娘好。這孩子不會反對的。」皇貴妃終是點了頭。

顔氏眼淚就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姐姐放心,不管將來如何。這兩個孩子相互照應著。總不至于沒了結果。」

宋承平和三娘以後是兩個陣營的人。但只要相互留三分余地,最後不管誰輸了。也不至于丟了性命。這也是顔氏給皇貴妃和大皇子的承諾。

皇貴妃無奈的笑了一下。叫人將顔氏好好的送了回去。

誰也不知道這顔家姐妹在宮裏都談了什麼。

而此時的雲家,卻迎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此人正是顔氏的母親方氏。

「親家,這親事,我還以爲你們是說好了的。」方氏顯得有些尴尬。「英國公世子來求見,只說請我做媒。我想著八成是你們兩家有了默契。不想,親家你……如今這事可怎麼了結。」

《夫人拈花惹草卷三》第08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