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夜訪閨閣樂》 > 第01章

《夜訪閨閣樂》第01章by 梨雅

【序言沒有一模一樣的幸福】

我不曉得你們周遭有沒有一種朋友,你會偷偷給她取個外號叫學人精,你今天剛買一個包包,她馬上來打聽這在哪兒買的;你穿了新衣,她也去淘來一件穿上身;更令人厭膩的,她好像不懂得什麼叫做自己,學你說話,學你作風,你新認識的朋友也要介紹給她當麻吉,你一度很困擾,對這樣的學人精該怎麼讓她不要再剽竊你的人生?

相較起來,梨雅新作《夜訪閨閣樂》中那重生一世的嫡姊段蓓貞可惡多了,虧我還以爲得了上天眷顧,可以把人生從頭來過的她是女主角呢,怎知根本就是個自私惡劣的女人,她把自己的不幸,歸咎于別人——也就是她的異母妹妹段蓓欣過得太好命,所以她竟使出一堆手段想搶過來——妹妹的才華、妹妹的夫婿以及妹妹所有的榮光。

我一開始看時,著實替段蓓欣心急不已,也覺得你別再那麼天真無邪啦,快發揮你的主角光環,狠狠揭穿你那不懷好意的姊姊,在衆人面前痛快打她的臉,但隨著故事進行,我彷佛也被段蓓欣給折服,我覺得要對付這樣的人最好的方式不見得要拆穿她,而是像段蓓欣自在淡定的過著,一副就算你學我也沒有用的態度,因爲通往幸福的路百百條,無法複製。

段蓓欣善良卻不傻,在她知道自己被利用,她並沒有對段蓓貞展開多嚴重的打擊,她還是照舊過她的日子,是金子就會發亮,她遇到一個更出色優秀的男人——好吧,趙朗澤剛出場時可能沒有那麼出色,可隨著與段蓓欣交往越深,她罵過他、鼓勵過他,也給了他一股想奮發的動力,他不再放棄自己的人生,拒絕過去那種渾噩的生活,他成長成一個頂天立地,能夠護佳人、爲朝廷辦實事的好男兒。

曾經我很討厭我那學人精同學,她學我買的那件一樣的衣服,被我丟到衣櫃深處,她跟我綁著相同的發型,我乾脆去剪發了事,但如果我早一點認識了段蓓欣,我一定不會再這麼做,我會專注在自己的生活與夢想的追求,因爲我知道幸福或成功不是只有一種可能,只要努力付出、真誠面對,在結尾都會是笑著的。

而那個學人精段蓓貞呢?耐心看到最後,你就會知道她有多崩潰。(笑)

【第一章祁黃山禮佛】

經過一夜細雨澆淋,枝頭凋殘的月季花不複初始的嬌豔,幾片花瓣落在廊下,透著些許蕭瑟,林中的槭葉開始轉黃,四季的嬗遞從來不曾爲誰減緩腳步,秋意漸漸濃厚起來。

廊下有扇覆著薄絲的窗棂,往內窺視,窗旁立著富貴牡丹纏枝鵝頸瓶,揷著幾枝一撚紅茶花,還來不及細看這份富貴,一截白皙的皓腕,拎起花瓶用力一擲,砰!乍響的破碎也伴隨著驚呼。

「我有什麼錯?我這麼做有什麼錯?」皓腕的主人一身狼狽,雲髻散亂,尖銳的嗓音帶著狠戾。

「你還敢嘴硬,殘殺子嗣,虐打下人,連丈夫的通房都不放過……」發鬓泛白的老夫人,端莊的倭墮髻上頭揷著金桂銜珠钗,罕見的東珠色澤光亮、渾圓飽滿,雖然簡單,卻顯得高雅,其價值更是不菲。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難道在你手中殡落的性命就比我少?笑死人了……」

啪!少婦的厲聲怒罵戛然而止,嬷嬷毫不留情的搨了她一巴掌,把她細嫩的臉龐打腫,頭也打偏了,嘴角溢出血絲。

「你、你敢打我?!刑部尚書府不會放過你們的!」

「段蓓貞,你以爲刑部尚書府和太常卿府還會保著你嗎?難道你不曉得段大人被皇上厭棄,逼著辭官,聽說明天就會上書辭官回鄉。」

「餓死的駱駝比馬大,我爹不會讓我被你們這些人欺淩,你們就等著看——」

老夫人朝嬷嬷示意,只見兩位老嬷嬷拿著白绫向前,段蓓貞面露驚慌。

「你這老虔婆想做什麼?你們敢!」

「就讓你知道我敢不敢,管嬷嬷,快點動手。」

原本立在一旁一直默不吭聲的婦人,忍不住道:「娘,這麼做好嗎?」

「你就是這麼懦弱才會讓這惡媳壓製著無法翻身,這種女人娶進門簡直是禍害你和淞哥兒,對付這樣的人就是要心狠。」霜白發髻的婦人,矍铄的雙眼注視著管嬷嬷拿著白绫絞著段蓓貞細嫩的頸項。

「我恨你們!這是你、你們的計謀,我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你們都要償命!」段蓓貞的聲音越來越淒厲,也越來越微弱,最後她掙紮扯著白绫的細腕垂在身側。

管嬷嬷用手指探了下段蓓貞的鼻下,「老祖宗,人沒氣了。」

「就說她是病死的,好好把人發喪。」

「娘,如果段家的人來了怎麼辦?」

「他們都自顧不暇了,哪能理會這麼多?」好不容易把這禍害給解決了,老夫人現在語氣可是透著輕松,「吩咐下去,若是有誰敢嚼舌根,全部杖斃。」

全部指的當然是連坐法,父母兄弟子女,此話一出,在場的仆婦全數屏息。

身體輕飄飄的,段蓓貞低頭可以看見老嬷嬷粗魯的擡起自己,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她們這是幹麼,想擡著她到哪裏去?

恨意沖天,她死不瞑目。她沒有錯!什麼殘殺子嗣,孩子分明不是從她肚皮蹦出來的,憑什麼要寄在她名下?至于那些通房姨娘,全是煙視媚行的狐狸精,一天到晚只會搔首弄姿,更別提那混賬甯允淞,家裏妻妾成群,居然還到後胡同那種肮髒地方,所以怎麼能怪她故意下葯?她只是給他一個教訓。

如果不是馮家人逼她,她怎麼會做出這些事情,她也想夫妻和和美美、舉案齊眉的過一輩子,若是外祖母沒有走得這麼早,甯家二房現在哪裏輪得上馮氏說話,還由著馮氏的母親來拿捏她,那只是個落破戶的五品官,怎麼攀比得上她?被她們這樣糟蹋,她真的好不甘願、好恨……

如果老天再給她一次機會,她再也不相信什麼門當戶對,她一定會走出更富貴的人生道路。只要老天再給她一次機會!

當段蓓貞再次醒來,原本以爲自己是在作夢,孰料真的回到了出嫁前三年,她爲了可以跟著外祖母去祁黃山禮佛,鬧著性子,堅持自己可以耐得住清苦,所以跪在佛堂觀音座前一晚,隔天就得了嚴重風寒,但也是那份堅持才得以成行。

畢竟出一趟遠門對她這種閨閣千金來說是罕事,保不齊這輩子最遠也就只能到祁黃山了,所以雖然她聽說山上生活清苦,但仍抱持著遊山玩水的興致,誰知道等她到了山腳下,

才知曉佛門淨地,爲了表示虔誠敬心之意,外祖母留下數名陪侍婢仆,只帶著兩位嬷嬷和她棄車就著石階,靠著兩條腿一步步的走上去。

她這細腿纖胳臂平常頂多是在園子裏賞花撲蝶,走累了還得勞動兩位嬷嬷擡著軟轎送回閨閣,哪裏禁得起這番折騰,一上山就癱軟在石榻上,更別提硬邦邦的石榻怎麼比得上自家的錦被軟墊,她硌得睡不安穩,吃食方面更是滋味寡淡到她整個人都瘦了一圏。

《夜訪閨閣樂》第01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