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夜訪閨閣樂》 > 第02章

《夜訪閨閣樂》第02章by 梨雅

她原本還想著可以飽覽名聞遐迩的粉紅櫻花海,就在靈寶殿後山而已,哪知道被外祖母拘著每天抄寫佛經,根本就無暇外出,所以這趟行程對她而言可謂是折磨了。

段蓓貞回想起來就悶得慌,偏偏這趟行程又是自己千跪萬求來的,能怪得著誰?

只是當時不知道後果是抱持著期待,現在提前知道結果就是恐慌,她躺在床上左思右想,卻磨不出什麼好法子。

「大小姐,好消息!」身邊一等丫鬟巧荷喳呼著進門,「甯老太君遣了王嬷嬷來發話,同意帶小姐到祁黃山了。」

「什麼?」段蓓貞杏眼圓瞪。

甯老太君就是外祖母,大舅官拜正二品的刑部尚書,所以甯老太君可是二品诰命夫人,段蓓貞的生母甯氏是甯老太君唯一親生的女兒,如珠如寶的捧在手心呵護,及笄時還由當時的榮王妃擔任正賓,贊者則是現在的定康侯夫人,全數是目前京城數一數二的名門貴族,可知當時風頭極盛,因此嫁給段钰遠,可是低嫁很多,算起來還是甯老太君舍不得女兒,才會特地挑選門第清貴子弟,段家沒有長輩要侍奉,只有早就分家的兄嫂倒也不複雜。

人口簡單就是甯老太君選擇段家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在仕途上,甯家可以成爲段家的助力,可甯老太君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甯氏嫁進段家三年,好不容易懷了段蓓貞,誰知道卻因爲難産一命嗚呼。

甯老太君哀傷之余,當然也更重視女兒拼死生下的外孫女,這可是女兒血脈的唯一傳承,尤其外孫女小小的身子抱在懷裏軟乎乎的,還有那與女兒如出一轍的眼眉,當下就暖了她的心,她收起悲傷,積極的爲外孫女謀劃未來,頭一件事當然是關注女婿的繼室人選。

她是沒有理由揷手段家的事,若是傳出去未免落人話柄,指責她手伸得太長,但爲了外孫女的未來,她豁出臉皮,千挑百選才選中了卓氏,卓氏的兄長可是在兒子底下做事,容易拿捏得住。這十幾年來,卓氏安分守己,待這外孫女可是尊重有加。

段蓓貞低頭思索一番,吩咐道:「巧荷,你去二小姐那兒說一聲,祁黃山之行就帶著二小姐去。」

巧荷不免怔愣住了,並未馬上動作。

「怎麼還愣在這兒,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還不快去辦!」

「是。」巧荷福身後連忙離開。

大小姐的個性狠辣至極,若是再慢個一會兒,她可能就要領罰了,可是奇怪了,大小姐平素這麼不待見二小姐,怎麼突然要帶著二小姐出門?再說了,大小姐平常可是不讓二小姐接近外祖家,偶爾還會借機警告二小姐不准攀權附貴,這繼室和原配可是兩碼子事。

言外之意,大夥心知肚明,尤其主母卓氏也避著大小姐的鋒芒,當下人的自然把著尺量做事。

只是現在大小姐卻一反常態,巧荷還真有點擔心,萬一出發在即,大小姐才反口,那出糗的可就不只二小姐,還有她們這些傳話的下人。

這種仙人鬥法凡人遭殃的戲段子,從來都不缺替死鬼,怕的是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她思索著怎麼把自己從這件事裏給摘出來。

至于在自個兒梧秋園裏的段蓓欣,正拿著貼身丫鬟石菁送進來的顔料檢視,愛不釋手。

她那歡喜的模樣讓一旁的朱辰都忍不住出言打趣,「大戶人家的小姐喜愛的通常是珍珠、瑪瑙之類的寶石,就咱們家小姐愛的全是些泥土和雜草。」

「什麼泥土和雜草,這些可是寶貝!」段蓓欣反駁道,「這石綠可是從孔雀石裏提煉出來的,還分成頭綠、二綠、三綠、四綠,頭綠最粗最綠,依此漸細淡微,螺青點出暮山色,石綠染成春浦潮,形容的就是這樣的美,買這些寶貝,花的銀兩都夠尋常人家半年用度了。」所以平常段蓓欣可是不常使用這些顔料,萬分珍惜。

「也就小姐識貨,若是給朱辰,就是泥土和雜草呢!」石菁反調笑起朱辰。

「你還好意思說,難道你就識貨?咱倆可是半斤八兩,誰也甭笑誰。」朱辰牙尖嘴利地笑罵回去。

「石菁姊姊在嗎?」

怯懦的聲音在門簾外響起,石菁透著疑惑,掀起珠簾出去,半晌後她又踅了回來,卻一臉怪異。

「怎麼這副怪表情?」捧著熱茶,段薜欣瞧著向來做事穩妥的石菁,不解的問道。

「方才是芙蓉園的巧滿來。」石菁回道。

段蓓貞要求只有芙蓉園的丫鬟可以用巧字命名,當時卓氏也就順著她的要求要巧菊改名,段蓓欣索性把名字改成繪畫顔料,只是石青太剛毅,才轉個彎成了石菁,從巧菊到石菁,她得意了好一會兒,覺得這石菁可是顔料名,聽起來高雅許多。

當然,這是段蓓欣的勸慰說法。

「巧滿?」朱辰不免疑惑,一等丫鬟不是巧荷和巧蓮嗎?

石菁回道:「她只是院裏的灑掃丫鬟。」

「叫個灑掃丫鬟來做什麼?」朱辰問。

「之前大小姐不是鬧著要上祁黃山的靈寶殿禮佛,甯老太君同意,大小姐的意思是要帶二小姐一起去。」

「天要下紅雨了!」朱辰瞪大著眼,「大小姐怎麼可能帶著二小姐一起出門,該不會打什麼壞主意吧?」

「別胡說。」段蓓欣板著臉輕斥一聲。

兩名丫鬟趕緊收斂起隨興,只是石菁還是有些不安。

「二小姐,這件事您看要不要告訴夫人?」

《夜訪閨閣樂》第02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