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夜訪閨閣樂》 > 第03章

《夜訪閨閣樂》第03章by 梨雅

「我等會兒就去問娘,至于要不要去,看娘的意思吧!」

段蓓欣對于祁黃山之行不能說完全沒有期待,聽聞那兒的石窟壁畫栩栩如生,佛相莊嚴,讓她心生向往,尋常人家無法進入石窟聖地膜拜,但若是陪著甯老太君同行,或許有機會進去參拜。

「論禮製,甯老太君也是二小姐的正經外祖家,若是能多親近,對二小姐來說也是件好事。」石菁站在二小姐的立場說道,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人之常情。

「石菁,你忘記大小姐之前當著大夥兒的面是怎麼嘲諷二小姐的嗎?大小姐說要二小姐別妄想攀附刑部尚書府,話說得這麼難聽,咱們二小姐本來就是清寡淡薄的個性,怎麼可能眼巴巴的湊上去。」

朱辰的性子比較大剌剌,一根喉嚨通心管,想什麼就說什麼,常被謹慎的石菁警告,就擔心會替二小姐攬禍。

段蓓欣自然清楚朱辰的個性缺點,但念及單純難得,私底下也大多縱著她,反正她的規矩沒有長姊多。「這句清寡淡薄就錯了,這些絹紙硯墨,哪樣不需要銀兩?我也不是什麼清高亮節志士,不必沽名釣譽,小姐我真的很愛銀兩。」說著,她自己先笑出來了。

「小姐,奴婢是說真格的,您怎麼當說笑!」朱辰不依的跺腳。

「好了,別再笑鬧了,幫我換件衣裳,我到廣和園去見母親。」段蓓欣先把白色圍裙卸下,這是她在繪畫時穿的,以免顔料沾染衣裳。

石菁挑了柔粉色腰帶,再搭配天青色交襟絲衫,襯得段蓓欣的肌膚更加白皙細嫩,女兒嬌態盡顯。

裝扮好的段蓓欣一反疏懶,玉指斂裙,蓮步輕移,盡顯名門氣勢。

不可諱言,段钰遠本身是有才學的,要不然當年殿試也無法掄元,但是胸有大志之人在這朝堂上可曾少過,重要的還是時運相濟,才能一鳴驚人。他就占著天時地利人和之便,憑靠著自身攀附,還有甯尚書的扶持,一路從中書、侍郎、少卿,做到太常卿,在京城的宅子自然也就越來越寬敞,從原本配給的官舍遷到三進屋宅,最後到五進府邸,象征著官途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外檐相連遊廊到內檐,段府經過幾次修繕,簡單的雲雷紋拱柱懸著青銅八角明獸燈,低調古樸,透出內斂風華,這就是段钰遠的行事風格。

段蓓欣才走進寶瓶門,就瞧見官嬷嬷笑呵呵的站在廊下,「夫人瞧著時辰,就說小姐平常都這時辰來問安,這才遣了老奴出來瞧瞧,就趕巧見到小姐了。」

「官嬷嬷,難怪我剛巧打了噴嚏,可不就是有人惦記。」段蓓欣帶著孩童般的笑容,透著一股親近勁兒。

官嬷嬷是卓氏的奶娘,也是陪嫁嬷嬷,打小就瞧著段蓓欣長大,自然是親近萬分。「真有這種說法?」

「當然有,一想二罵三念叨啊!」段蓓欣說得頭頭是道,才剛進了垂花門就聽見卓氏出聲。

「官嬷嬷,你還真信這丫頭的話,小心哪天被賣了還幫忙數銀子。」

「娘,您怎麼這麼編排女兒,女兒怎麼舍得賣官嬷嬷這種貼心人。」段蓓欣進了耳房,勾著卓氏的臂彎不依的嬌喊。「而且女兒這麼說可是有根據的,您沒瞧《詩經》上就寫著寤言不寐,願言則嚏。」

「你就會賣弄這些!」卓氏睐了女兒一眼,語氣卻滿是寵愛。

卓氏出身江南織造大家,在江蘇一帶可是首屈一指的富戶,只是商人末等,在京城是上不了臺面的身分,雖然長兄當時是司馬官身,但根基淺薄,能夠嫁給時任侍郎的段钰遠,就算是繼室也是高攀,她是拎清局勢才嫁進段府的,對段钰遠俊秀容貌的愛重也是原因之一,總之,這段姻緣是她自個兒求來的,其中不盡如人意之處當然只能往肚子裏吞了。

這些過程官嬷嬷自然都一清二楚,也幸好生的孩子都爭氣,又貼心穩妥,才讓卓氏更加寬心,處事也跟著泰然。

「這說明小姐文采好。」官嫂嬷樂開懷。

「你還誇她,小心她上牆揭瓦。」卓氏好笑的啐道。

「小姐有分寸的,夫人這擔心是多余了。」

「就是有分寸,所以一知道長姊要帶著我到祁黃山,不就趕快來告訴娘,問娘主意?」段蓓欣眨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笑容可掬。

官嬷嬷屏退其他婢仆,親自換了熱茶給卓氏,「大小姐會這麼好心?她打著什麼主意?」

「按禮製,甯老太君也是欣兒的正經外祖家,往昔是礙著貞兒的性子不好過度親近,免得被人說閑話,但若是頁兒不在意,欣兒是該多親近才不會有違孝道。」卓氏的話全踩在理字上,只是人和人親近除了緣分,還有作爲,總得有來有往。

「娘,甯府的態度也是關鍵,總不能我一個勁兒的貼上去,這傳出去多難聽。」段蓓欣果然是卓氏親生的,和她娘的想法不謀而合。

「娘怎麼會讓你沒臉沒皮的貼上去,只是你長姊都發話了,這趟你就陪著去吧,娘會准備厚禮送到甯府的。」

「好!」一切如段蓓欣的預料,她爽快應道。

不管長姊到底打著什麼主意,得到好處可以一遊祁黃山不假,尤其是頂拜她最渴望的石窟壁畫,若是途中遇上長姊刁難,她都決定要好生忍受了。

卓氏雖然不知道段蓓貞的心意有幾分真假,可是臺面上的禮數還是要周全,所以她特地開了自個兒的私庫挑選幾樣好東西,除了送到甯府,也送到了段蓓貞手上。

段蓓貞拿著一套紅珊瑚鑲嵌紅寶石頭面和綠翡翠頭面,說不高興是騙人的,哪個姑娘不愛名貴華麗的首飾,尤其這兩套首飾精心匠作,纏絲鎏金掐花鑲著指頭般大的紅寶,這可不是有銀子就能買到的,這等好東西多是名門富賈攢著給自家閨女當嫁妝,卓氏可以這麼大手筆隨便就送了兩套出來,可見私産豐厚。

這點段蓓貞的生母就硬生生落了下乘,段家雖然福蔭厚澤,但架不住甯老太君可不只這甯氏一女,身爲甯氏一族當家主母,有太多的掣肘因子存在,所以給甯氏的嫁妝雖然也不少,但相較卓氏的商家背景,還是差了一截。

段蓓貞之前在甯家,就因爲嫁妝這件事被小姑奚落過,也曾記恨是卓氏中飽私囊,克扣她的嫁妝,直到後來知道實情,還被甯允淞狠狠嘲弄。既然重活一次,她一定要記取教訓,步步爲營,不再犯蠢。

甯老太君每三年就會前往祁黃山的靈寶殿修禅,聽住持講述佛法,還會抄寫佛經放在殿裏甯家祖宗牌位前供奉,一路上雖然可以欣賞沿途美景,但對年事已高的甯老太君而言,也不是一件美事,支撐的就是對佛祖的虔誠心意。

《夜訪閨閣樂》第03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