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夜訪閨閣樂》 > 第04章

《夜訪閨閣樂》第04章by 梨雅

「老夫人,老奴想,是不是三年後就讓大夫人替著您來?」高嬷嬷問道。

她是甯老太君的陪嫁,嫁給店鋪管事後,還是留在老太君跟前伺候,到現在也是兒孫成群,在府裏可是說得上話的老人,地位自然不同。

「一把老骨頭,顛得都快散了,這回大概就是最後一次出遠門了。」甯老太君身著冰絲雲紋坎肩、褚紅馬面裙,垂髻上講究的簪著六支如意金钗,雖然簡單,卻顯出高貴。

「老爺也是擔心您這趟路程體力上吃不消,依老奴看,這抄寫經書的事就讓表小姐代勞吧!」高嬷嬷知道老夫人這次捎帶上段蓓貞是被磨得受不了,才故意這麼說,這表小姐實在太不懂事,以爲上祁黃山是春遊秋戲嗎?

大小姐甯飛茹端莊素雅,一路上噓寒問暖,每每停車歇息都會來這馬車上探視老祖宗狀況,她和段蓓貞那丫頭明明才差兩歲,可她要懂事得多了,高嬷嬷當然清楚自家老祖宗是心

疼女兒早逝,遺留下來的表小姐無法獲得精心教養,每回都用這個理由安慰自己,但就她這雙老眼瞧,壓根不是這麼回事,表小姐分明就是自私,眼底只有自己。

不過這種話她只敢在心裏想想,並不會說出口。

「那丫頭脾氣跳脫,我哪能寄望她抄寫經書,還不如讓飛茹來做我才安心。」

「老夫人也別一個勁兒的心疼表小姐,大小姐看在眼底也會吃味的。」

甯老太君呵呵笑道:「飛茹從小就懂事,又愛護弟妹,不至于吃味。」

對這大孫女她可是自豪得很,琴棋書畫樣樣皆通,性子也是溫婉謙恭,她已經囑咐大媳婦要好好挑選親家,不只門第要考慮,兒郎的性格也是關鍵,千萬不能委屈了甯家大姑娘。

「我知道你這老貨看不慣貞丫頭的性格,只是這孩子的娘走得早,我再怎麼能護著她,也就這幾年她當小姐的時間,總希望能盡量讓她無憂無慮。」

「就怕表小姐不明白老夫人的心意。」

「等這趟回去後,我再找機會把她拘在身邊好好教導吧!」甯老太君年紀越大,行事越溫和。

馬車停下沒多久,車門被打開,露出的小臉居然是段蓓貞。「老祖宗,咱們到祁黃山下了,這回是不是讓老夏趕著馬車送您走官道上山?至于這登階祈福,就由我們來吧!」

晚了一步的甯飛茹也跟著點頭附和,「是啊!您的腿腳不好,佛祖知道也會諒解的。」

「老夫人,這是孩子們的一片孝心,您就受著吧!」高嬷嬷也加入勸說行列。

甯老太君思索片刻,才點頭答應,「多派些人跟著小姐們,你們也別太逞能,累了就歇會兒。」

「是。」衆人福身,送著車駕遠去。

等到馬車遠去,段蓓貞卻吩咐巧荷,「這山腳下不是有小轎,你去問問。」

聞言,甯飛茹蹙著柳眉,「表妹,你不是答應老祖宗要登階?」

「登階這麼累的活,等爬上去汗如雨下,不就毀了這身漂亮的衣裳了。」段蓓貞可是故意把老祖宗哄走的。

「大姊,這麼做不好吧……」段蓓欣也認爲既然答應了,就應該實現諾言。「畢竟是對佛祖表示誠心敬意才爬階登高的。」

「有什麼關系,就乘著轎子到半山腰再下來走不也一樣?若是虔誠禮佛是靠雙腿走這階梯,那麼那些扛轎的老嬷嬷每天就靠這活兒營生,積攢了這麼多福報,怎麼還在這兒扛轎賺辛苦銀子?」段蓓貞反駁,「總之,我就是要乘轎子,你們要走就隨你們,咱們靈寶殿山門口。」

巧荷很快就招來轎子,段蓓貞在奴仆的簇擁下離開,留下面面相觑的甯飛茹和段蓓欣。段蓓欣只能苦笑,乖乖的一階一階的走,甯飛茹則尾隨在後,兩人剛開始還可以閑聊幾句,沒多久就越覺得體力不堪負荷,漸漸的便只剩下喘息聲。

汗水沿著段蓓欣的小臉不停的滑進衣衫裏,連襦衫背後都濕透了,不過香汗淋漓是她不曾有過的體驗,尤其四肢越來越沈重,每每擡起膝蓋要往上登階時,就會有股對峙的壓力往下扯,越走越慢。

「欣表妹,咱們、咱們歇會兒吧!」甯飛茹說得上氣不接下氣。

段蓓欣回頭才發現她模樣狼狽,發髻亂了,連珠簪都歪斜,或許自己也好不到哪兒去。

「好,就歇息一會兒吧!」

在簡陋的石階上,朱辰就地找塊較平整的石頭,拿出隨身錦帕鋪平,招呼小姐坐下,至于一旁的石菁則是打開羊皮囊,倒杯水遞給小姐,甯飛茹的婢女也是忙碌著,試圖讓主子松快舒服。

甯飛茹接過水,喝太急岔了氣,雖然用絲帕遮掩,對上段蓓欣探究的眼神仍然有些不好意思。「欣表妹身體強健,讓你看笑話了。」

「茹表姊不要這麼說,欣兒就是皮猴個性,難得出門一趟就是撒開手腳的粗魯,也是怎麼舒服怎麼做的人。」段蓓欣才十三歲,裝小自然。

「欣表妹這番話說得有趣,怎麼會是皮猴?」甯飛茹訝異她的體貼,尤其她的年紀又小,都還未及笄呢,只是個小丫頭。

段蓓欣是卓氏親生女兒,老祖宗自然看不上眼,逢年過節不曾來府裏請安應該也是考慮老祖宗的心情,只是這回段蓓貞硬是捎上她,雖然老祖宗沒有發話,但段蓓貞先斬後奏的行徑也讓老祖宗心底生出幾分不是滋味。

倒是老人家心胸也開闊,自然不會與小娃兒一般見識,所以臉上波瀾不興,只是看著高嬷嬷的表情,也可以揣測出老祖宗的幾分不對勁,當然,她是不可能撞上槍口找晦氣,剛開始她還替段蓓欣感到難堪,沒想到這丫頭也識趣的沒往老祖宗跟前湊,不知卓氏是否特意叮囑過?

「喜歡舞文弄墨,這不也是皮猴的一種表現,可不是只有舞槍耍棍才是皮猴呢!」話畢,段蓓欣勾起一抹帶著小女兒嬌態的憨笑,接過石菁遞來的杯盞喝了一口水,甘冽清甜,她忍不住一飲而盡,還故意舒爽的「哈」了一聲。

《夜訪閨閣樂》第04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