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夜訪閨閣樂》 > 第05章

《夜訪閨閣樂》第05章by 梨雅

這般天真的模樣讓甯飛茹掩嘴偷笑,不管段蓓欣是故意作態,還是真實性子,這種方式確實化解了她的尴尬,也增添了一股親近。「原來皮猴還有這種類型,欣表妹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哪天可以讓我也欣賞一下這舞文弄墨的成果嗎?」

「都說是舞文弄墨,當然搬不上臺面,茹表姊是逮著機會想笑話我皮猴吧!」眨著大眼睛,段蓓欣笑得頰邊小梨窩若隱若現,十足孩子氣。

朱辰溫順低眉聽著她們的對話,動作也沒有停歇,用冰水濕了帕子給小姐擦臉,心裏卻感到慶幸又不放心,難得小姐有談得來的對象,只是挑誰不好,偏是甯府小姐,萬一對方挾著壞心腸可怎生是好?

石菁倒是不擔心,甯家大姑娘行事穩當,說話得體,自家小姐就是隨遇而安的個性,只是看穿她的尴尬多說幾句俏皮話化解,實在不用過多心思。

有了這一段揷曲,氣氛輕松,再開始爬階時,兩人適時互相打氣,一種同甘共苦的相惜之情蔓延著,雖然爬著還是會喘息不已,但聽著對方的呼息呼應,就覺得氣力頓生,好歹甯飛茹也是虛長幾歲,自然要做出好榜樣,憑著一股氣勢支撐,也就上了山頂,瞧見靈寶殿的石拱門時,還聽見段蓓欣的歡呼聲,她忍不住也跟著露齒微笑。

只是越走接近,甯飛茹瞧見在石拱門旁歇息的段蓓貞,微揚的嘴角就抿平了。

「甯表姊可讓表妹好等些時候,都晌午了,咱們也快進去吧!」段蓓貞也不給她們時間收拾狼狽,率先進了靈寶殿。

段蓓欣朝著甯飛茹苦笑,只能跟著向前,然而繡鞋上滿是泥土和草屑對佛祖不敬,所以在入殿前她尋了個空,讓石菁取出幹淨的繡鞋更換,至于散亂的垂髻就不用管了,一番運動後,她的肚子餓得手腳發軟,只希望快點用膳。

甯飛茹卻是故意不更換繡鞋,只在殿外稍作清理就進入大殿,果然見到甯老太君跪在正殿的蒲團上,瞻仰著佛祖莊嚴法相。

瞧見她們一行人,甯老太君笑容可掬,一一贊過孫女後,才領著她們在小沙彌的帶領下進了廂房,安靜的用過素齋後,甯老太君發話讓她們稍作歇息,養足精神應付下午的經課。

甯老太君居住的廂房是香客區裏數一數二的,簡單的桌椅和床板一應俱全,雖然甯府帶來的物事都放上,也不過就是錦被和茶碗這些小東西,增添一抹顔色,卻掩不住原有的斑駁,但是她已經習慣了,也不會嫌棄什麼,就是陪伴一起來的下人非要折騰,否則依她看來,就是短短三天,這些茶碗小物也可以省略了。

添香倒了一杯雲霧茶,放在甯老太君桌前,香氣缭繞,甯老太君緩緩啜了一口,阖上眼品嘗,輕輕松口氣。

「果然還是添香泡茶手藝好。」高嬷嬷笑說。

「是好!老身也是有福氣的,身邊的丫頭一個比一個好。」

甯老太君突然睜開矍铄的雙眼,高嬷嬷示意添香離開,由自個兒接手這倒茶伺候的活兒。

「老夫人是想到什麼了?」畢竟跟在身邊伺候數十載,只消甯老太君一個眼神,高嬷嬷就知道她有話要說。

「你剛才也瞧見她們進大殿的模樣,這三個丫頭,你瞧著如何?實話實說。」

高嬷嬷正色道:「我這老貨年紀也大,眼睛不好使,若是有什麼看走眼的,可要勞煩老夫人提點些。」

「這些推诿的話就不用說了。」

「姑娘家有些心眼才好,以後嫁人後才不會吃虧。」高嬷嬷先提了話頭,「貞表小姐渾身飒爽潔淨,不像是爬山登階,倒是茹大小姐帶著幾分狼狽,才像經過一番折騰。」

「可不就是這樣,貞丫頭還以爲能夠瞞過我這雙眼睛,還湊到跟前喊著累。」甯老太君搖頭,「這丫頭嘴皮上是學會討巧,但怎麼腦袋就沒有跟著長進幾分。」

「貞表小姐年紀還小,只要老夫人多提點,遲早會學會的。」

甯老太君搖頭,「那麼茹姐兒呢?」

「茹姐兒倒是實心眼,不說進到大殿前事先整理過儀容,雖說還是狼狽,畢竟這閨閣小姐平常大門不出一一門不邁,能夠撐著一鼓作氣上山頂就算不得了,容貌上就不要苛責了。」

高嬷嬷可是掏心掏肺的說。

「你這老貨就光顧著看外表,沒有朝細節裏想,你還記得跟在尾巴的段蓓欣嗎?」

「欣表小姐?」高嬷嬷皺著眉頭,她進來就是一副怯懦模樣,小家子氣的瑟縮著,根本沒有泱然氣度。

「她一進大殿就恭敬的先行禮,這禮是朝著佛祖的,且有嫡長姊在前,她懂得收斂在後,還有,除了跟茹姐兒一樣汗濕著衣衫,她可是一雙繡鞋幹幹淨淨的踩進大殿。佛走世間,步若踩蓮,這句話是聖上提在靈寶殿正殿的牌匾上,也因爲這句話,當年聖上可是差了內務院工匠,耗費兩年時間才打造出大殿地板的步步生蓮圖,茹姐兒雖然清理過鞋底的泥汙和草屑,但這繡鞋髒了是事實,她想用這方式點出欣丫頭的錯誤,卻沒有想到這地板可是聖上對佛祖的敬意,她這行爲不只是對聖上不敬,也是對佛祖不敬啊!」

高嬷嬷一抖,惶恐萬分,「老夫人,茹小姐怕是沒有想這麼多。」

「就是沒想這麼多才糟糕!她可不是未及笄的小丫頭了,這種做派若是真嫁進王孫公侯府邸,能落得什麼好下場?」

「老奴也沒有想到這些,實在慚愧。」高嬷嬷低頭欠身請罪。

「欣丫頭連這些細節都注意到了,到底是聰慧過人還是湊巧,還需要再觀察,但是茹姐兒這番作爲就真的讓我失望了。」說完,甯老太君阖上眼。

甯老太君這到底是休憩還是若有所思,高嬷嬷心裏也沒有個底。

唉!外人尊崇這甯府百年底蘊,風華正盛,尤其老太爺官拜一品太保時,風光無限,但誰知道這背後是談笑有刀光,往來有劍影,官場上瞬息萬變,全部都存在聖上一念之間,老太爺被形容成算無遺策的當朝諸葛再世,但真的這麼神?套句老太君說的話,老太爺只是懂得趕上時勢,世間事再怎麼算,可算得過上天?

或許也是這個原因,甯老太君才會這麼虔誠向佛。

未時三刻,小沙彌前來領著她們到偏殿聽課,朗朗誦經聲伴隨著木魚敲擊聲,旋律單調,節奏平緩,甯老太君的心情無比祥和,陡地,她往後一瞧,又再若無其事的收回目光。她真的老了,人老就心慈,到底是怕著閻王面前那份功過簿吧,唉……

《夜訪閨閣樂》第05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