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夜訪閨閣樂》 > 第06章

《夜訪閨閣樂》第06章by 梨雅

聽完經文誦讀,甯老太君讓幾個姑娘隨著沙彌出去歇息,小丫頭們青春正好,怎麼好一直陪著她這老婆子,更何況她也清楚出來一趟不容易,讓她們惦記著的無非就是可以遊玩,她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同意。

可她沒想到沒多久段蓓欣又踅了回來,呐呐的詢問是不是可以去石窟聖地?

「你一個小丫頭,怎麼會對這有興趣?」甯老太君好奇的問道。

她都是在石窟裏聽高僧解經,尤其是壁上百年的高僧悟理,每次看都會有不同的領會,不過她想欣丫頭想看的應該不是經文,而是石窟洞裏的大佛彎,就位在靈寶殿左下凹處山彎,崖面五百公尺,整個崖面前後相連,約有數千尊佛像,造型大小不重複,龛窟間的教義互相連系,形式上相互銜接,形同一幅畫卷般生動。

「外孫女耳聞已久,尤其是華嚴三聖像,匠師精其畢生功力,一刻一鑿,刻意將聖像的頭部加大,胸部縮短,小腳部位加長,而且身軀前傾,使人仰首觀望時,感覺菩薩好像正親切地俯下身來,關注著芸芸衆生,使菩薩那種威儀奕奕”悲憫無盡的氣度得到了充分彰顯。」段蓓欣說得雙眼熠熠生光。

見狀,甯老太君知道這丫頭所言不假,不是故意討她歡喜,便也同意讓她跟著自個兒一塊兒去。

「小施主形容得貼切,若不是知道您沒瞧過,貧僧會以爲您曾親眼目睹。這華嚴三聖像仍是先帝爲祭開祖帝命工匠精造,不曾對外開放,只有特定有緣人才得以窺見啊!」領頭的沙彌帶著微笑,其實有緣人指的就是達官顯要或其家眷了。

「這兒就是華嚴三聖像。」

對佛教中人而言,看重的自然是法相莊嚴,尤其在佛祖的注視之下,凡心皆息,一切降臨在身上的苦難也升華,但對段蓓欣而言可不只這些,更多的是對丹青畫技的執著,讓她看見更多不可能化爲可能的神奇。

「華嚴三聖像的雕造氣勢磅礴,頭頂崖檐,腳踏蓮臺,重額廣眉,悲天憫懷,中間爲毗盧遮那佛,佛譯爲光明普照,大日如來,至于左右則是普賢和文殊菩薩,代表著理性和智慧的融和……」佛僧解釋道。

段蓓欣一邊聽著,對于能夠親眼所見工匠對三聖的敬意融合在高深的技藝中,贊歎連連,甚至帶著崇敬的心情,在佛僧的同意下輕觸著這些石面。

甯老太君看著她一臉震撼的模樣,她才十來歲吧,怎麼會有這麼成熟的表情,一個小丫頭能夠懂什麼?這讓甯老太君不免來了些興趣,問道:「你看見什麼?」

「外孫女瞧見的是匠人的虔誠,這文殊菩薩手捧約五尺高的寶塔,手臂卻能懸空出一丈,手的重量至少有千斤,爲使臂膀不斷,匠師大刀闊斧鑿出寬袖袈裟肩褂飄逸而下,與身軀相連,巧妙地將重心引到主身上,正如同木建築中撐弓、鬥拱的用意。」

甯老太君難掩驚訝,「你怎麼懂得這些?」

「外孫女近來喜歡擺弄工筆重彩,稍有研習,對這些都覺得新奇,讓大夥兒見笑了。」段蓓欣帶著羞赧微微福身,她實在太忘我了。

「貧僧之福,大多數人來都是瞻仰法相,難得讓貧僧可以長了另一項見聞,這還是托小姐之福。」佛僧笑著回答,接下來他的解釋就更加詳盡,一直到高僧面前,也就是靈寶殿的住持,還特地一一跟住持解釋。

「小姐福澤深厚,老太君有福了。」住持慈眉善目,看著段蓓欣也是一股和藹。

「承大師吉言。」可惜就不是親外孫女,甯老太君在心底歎息,但面上不動聲色,接著就是聽著大師開示。

倒是住持允許,讓段蓓欣可以盡情觀賞石窟,甚至可以臨摹壁上石畫,這讓她喜出望外,再三言謝。

可是看在高嬷嬷的眼底卻覺得生剌,才十來歲的丫頭,怎麼可能懂得工筆重彩,更別提這些佛像可不比花鳥畫來得生動,連貞表小姐和茹大小姐都覺得生悶,她又能有多少慧根可以理解?

當然,高嬷嬷是不可能在衆目睽睽之下說出這番不得體的話,便先挂在心中,等著四下無人再跟老太君說,她覺得欣丫頭心機深沈,所言所爲有投機取巧、討喜之嫌。

畢竟超出年紀的成熟發言,偶一是慧黠,但一直這麼著就是有人特意指導,至于是誰,倒是很好琢磨出答案。

甯老太君聽著高嬷嬷的說法,自然也覺得有道理,畢竟要承認別人家的孩子比自己家的優秀,這臉著實有些扯不下來,反倒是相信有人特意教導討好,這不是往自己臉上貼金,她的身分擺在那兒,可是不少貴夫人急切要巴結的,卓氏有機會賣好,還不趕上?

且這麼想的可不只高嬷嬷,段蓓貞也是,甚至本來還交好的甯飛茹,看著段蓓欣一連兩天都往石窟跑,不曉得在折騰什麼,再者又有貼身奴婢的閑話掮風,就覺得她真的是來巴結老祖宗的。

最後幾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奇怪,唯一毫無所覺的就是段蓓欣,她沈浸在臨摹丹青中,樂不思蜀,她這態度急壞了跟著來的石菁和朱辰,但她們也清楚二小姐的個性,只好低著頭做人。

反正以後再跟甯家打交道的機會也不多,就怎麼舒服怎麼來吧!

很快地三天過去了,從祁黃山回來後,段蓓欣收獲滿滿,心情愉悅。

段蓓貞看在眼裏,不免帶著一絲隂霾,她握緊拳頭在心裏立誓,這只是剛剛開始,這輩子她一定會讓自己過得非常幸福!

第二章前往桂筵宴

從禮佛回來後,段蓓貞和段蓓欣的關系突然親近很多,段蓓貞凡是從外祖家得到了什麼好東西,都會記得分享一份給段蓓欣,這種狀況看在卓氏眼裏自然是欣慰,總是親姊妹,感情好,未來嫁人才能互相扶持。

可是看在庶妹段蓓語眼底,免不了心生嫉妒,總覺得有人要搶走姊姊,段蓓語才九歲,是蔣姨娘的女兒,段钰遠並不重視女色,一心全撲在學問裏,書法上得當代董大家真傳,造詣精深,再來的興趣就是賞鳥和逗鳥,所以書房外挂了一排鳥籠,全是心肝寶貝,這蔣姨娘還是卓氏有孕時,爲了讓丈夫有人服侍才提拔上來的,後宅清靜,也讓卓氏清閑不少。

卓氏沒有什麼糟心事操勞,樣貌顯得年輕,唯一的煩心事大概就是段蓓貞及笄,親事該找什麼樣的人家,還真不是她一人可以操辦決定的,也不知道甯府有什麼想法。

而大人的煩惱,孩子怎麼會知道,自然是每天有得玩耍就好。

段蓓語看著巧荷送來的禮箧,裏頭放著栩栩如生的珠花,她也是心動,可是又沒說送她,她有些不滿地噘起嘴,小手扯著桌沿的流蘇。

「剛剛不是還高興的說要吃荷花酥,怎麼現在就不說話了?」段蓓欣當然明白妹妹在眼饞什麼。

「長姊這是什麼意思?三天兩頭送你東西,什麼時候長姊和二姊姊的感情這麼好了?」

《夜訪閨閣樂》第06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