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最難不過說愛你》 > 第17章 ·五個月的牢獄之災

《最難不過說愛你》第17章 ·五个月的牢狱之灾by 依飞

顧霆琛的神情非常震驚,心裏像是受到了什麼沖擊一般,他嗓音喃喃的詢問道:“兩年前的墮胎手術奪走了你什麼?”

他聽的很清楚,我沒有再重複的道理。

“你放過季暖吧,她也有自己愛的人在等她。怪就怪溫如嫣太惹是生非,你仔細去查便知道八年前她做過什麼,她奪走了別人的愛人,現在季暖不過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而已,再說季暖這樣做也是溫如嫣口出狂言給逼的,你的那個未婚妻從來都沒你想的那般純善。”頓了頓,我諷刺笑說:“我說錯了,你是顧霆琛,無所不能的顧霆琛,別人做過什麼你都是一清二楚的,現在這樣不過是你在縱容她罷了。”

顧霆琛皺眉,漠道:“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的,但兩年前那個事你要給我解釋清楚,墮胎之後的你又發生了什麼?”

墮胎之後的我又發生了什麼?

說起來我自己都不願回憶。

那年我被顧霆琛強製性的壓上了手術臺,醫生做了手術卻未清宮,最後導致[zǐgōng]感染,在還沒有康複的情況下,他強迫和我做了一次又一次。

我冷漠敷衍他說:“沒什麼,就個人體質不同,我墮胎之後身體沒恢複過來,醫生說我很難再孕,不然你覺得我爲什麼會把時家給你?不就是自己這麼多年經營時家太過疲憊再加上又沒了繼承人。”

半晌,顧霆琛閉眼道:“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霆琛,你在和誰說話?”

裏面的溫如嫣突然喊他,我冷笑了一聲離開醫院去警察局。

我想爲季暖保釋但現在一無所有。

我親手把自己的權勢送給了顧霆琛。

而他用著它來對付我的朋友。

我在警局陪季暖待到天亮,第二天溫如嫣的律師到了。

與其說是溫如嫣的律師還不如說是顧霆琛的。

律師的態度就是顧霆琛的態度。

顧霆琛始終要給溫如嫣一個交代,所以給季暖摁了五個月的牢獄之災,五個月比起之前的兩年少了四分之三,這就是他的退讓。

季暖認命,讓我幫她照顧陳楚生。

她流著眼淚說:“五個月後我再去找他,希望他不要因爲躲著我而搬家,我再也承受不了失去他的痛苦,你說五個月後我和他能在一起嗎?”

我也流著淚,堅定道:“你們會在一起的。”

她等了她八年,沒有什麼能再阻擋她的愛情。

季暖進了監獄,我開始替她張羅著賣茶館的事。

後面被一對陌生的夫妻以一百萬的價格收購。

我把這錢存在了銀行,等季暖出了監獄自然會去取的。

忙完這一切很快就過完了一個月。

我清楚的明白自己只剩下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一個月說起來也就眨眼的事,而我的身體情況越來越糟糕,有好幾次直接昏迷在了大街上,最後被凍醒的,也好在昏迷時間不長沒有被凍死。

因爲怕自己突然昏迷,我盡量不去外面,打電話約了攝影師團隊在別墅裏拍了一張黑白照片,照片裏的我素顔,眼神寡淡,笑的落落大方。

十二月二十七號這天,我還去墓園給自己選了一塊墓地。

下山之後想起什麼一般去了一趟鋼琴培訓機構。

遠遠的我便聽見那首風居住的街道。

我蹲在門口驚訝的看見顧霆琛在裏面演奏,修長的手指放在鋼琴上格外的漂亮,也格外的有力。

十二月二十七號,他爲什麼會來這裏?

我抿了抿唇,最終沒有進去打擾他。

我不敢去打擾,也不想去打擾。

我最終無法原諒他。

最終,我還是怨了他。

我委屈的蹲在門口哭的撕心裂肺,哽咽的不知所措,門內的鋼琴彈奏忽而停下,我聽見他困惑的嗓音問:“誰在外面?”

我快速起身跑開,在樓下哭的淚雨磅礴。

梧城似乎知道我的傷心,雨也一直下個不停,我全身濕透了,在樓下轉過身看見正在樓上望著我的那個他。

他的目光遙遠,似穿過無數的星辰和紛擾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哽咽的望著他,他憐憫的望著我。

我看見他張開薄唇,雨聲嘈雜,明明沒有聽見他的任何聲音,我卻清晰的聽見他問:“你淋著雨不冷嗎?爲什麼會那麼難過?”

我搖頭否認說:“我沒有難過。”

他笃定無疑道:“小姑娘,你在哭。”

小姑娘……

我哭的很厲害,因爲下雨也看不出什麼,但偏偏被他發現,我轉身跑開離開了這兒。

離開了讓我牽挂一生的地方。

回到時家我洗了個熱水澡又換了一身棉質的睡裙,怕崩血又墊了姨媽巾,躺在床上睡的暈暈沈沈的時候感覺有人把我擁進了懷裏。

我睜開眼,看見身側的男人。

我錯愕的坐起身問:“你怎麼在這兒?”

他的輪廓依舊鋒銳,俊郎,是白天的模樣,我以爲我和他的緣分已經截止,但他卻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嗓音淡淡道:“我們的戀愛關系還沒結束呢。”

我慌忙的起身說:“結束了,早在一個月前就徹底結束了。”

“時笙,我想繼續以前的關系。”

我冷漠的問:“你憑什麼?”

白天他理所當然的說我在難過,現在過來是因爲憐憫我嗎?

他總是這樣,給我一巴掌再給一顆糖。

“戀愛的時間沒到,不然我把時家還給你?”

他竟然用時家威脅我?!

我冷笑著說:“行啊,你還給我啊!你還給我之後我就有能力對付溫如嫣,我發誓,只要我能擁有曾經的權勢,我一定讓溫如嫣不能如願以償。”

他嗓音平靜道:“時家一直都在你的手中。”

是的,股份轉讓合同還在陳律師的手裏,現在的時家名義上還是我的,但我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關心這些事了。

我提醒他說:“最近都是你在管理時家。”

“你要的話它就是你的。”

“我如果真要那一定是你和你那個未婚妻惹毛了我!顧霆琛,趁著我沒有趕你自己識趣點離開,我現在壓根一點都不想見到你。”

顧霆琛歎息道:“你真的是生氣了呢。”

“你又憑什麼認爲我不會生氣?”我起身打開衣櫃找了件粉色的大衣兜在身上,冷冷的威脅他說:“要麼你走,要麼我現在離開。”

顧霆琛坐在床上一動不動,我生氣,直接打開門離開了,我從車庫裏開了自己的跑車去了海邊,吹著冷冷的海風心裏這才覺得好受點。

我心裏最討厭的就是顧霆琛現在這般理所當然的模樣。

他憑什麼會覺得我能原諒他?

從本質上來說他現在是腳踏兩條船。

典型的渣男。

而且現在因爲季暖的事我做不到原諒他。

就在我氣的要命的時候顧霆琛給我打了電話。

我接起來,冷冷的警告道:“請你離開我家。”

顧霆琛突然輕輕地喊我,“時笙。”

我不耐煩道:“什麼事?”

“我今天找你是有些事要說清楚的,之前我覺得我能補償點你什麼,所以悉心的照顧你,可直到現在我才明白這件事的錯誤性。”

我冷著聲音問:“你想說什麼?”

《最難不過說愛你》第17章 ·五個月的牢獄之災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