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最難不過說愛你》 > 第5章 ·她從不是你

《最難不過說愛你》第5章 ·她从不是你by 依飞

最近做愛時我常常會抽筋,痛不慾生,所以昨天才去醫院檢查了身體,查出來的結果讓我難以承受,而他卻認爲我抽筋是歡愉所致。

三個月不到的時間,自己還能做什麼呢?

生命快要走到盡頭,我卻連一場正兒八經的戀愛都沒有談過,我十分迫切的想和顧霆琛談一場戀愛。

哪怕他哄我,我都欣喜若狂的。

說起來,我這輩子都沒被人好好的珍之重之過,沒體會過什麼是愛,所以我常常會嫉妒溫如嫣,像入了魔一般貪戀顧霆琛。

哪怕他折磨我羞辱我,我都甘之如饴。

在我和顧霆琛之間,我太過卑微渺小。

我把自己放的很低,低到從未有過反抗。

……

滿足之後的顧霆琛沒有像往常那般起身離開,他洗了澡之後便坐在沙發上打開筆記本處理公司的文件。

我起身穿好睡裙輕聲的問他,“今天在這休息嗎?”

我視力極佳,一眼看見他電腦上的文件,那些合約都是時家之前簽約的。

時家最近遇到了很多麻煩,合作商紛紛毀約,時家股份下跌,我知道都是他做的,但我沒有戳破他,希望他是真的慎重考慮過才做的決定。

顧霆琛未搭理我,我也不再打擾他,而是彎腰從抽屜裏取出那份離婚協議放在我們剛剛歡愛過的床上,正想喊他商量離婚的事時,他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溫如嫣打過來的。

她撕心裂肺充滿恐懼的聲音響在偌大房間裏,“霆琛救救我,是她讓人綁架了我,說要玷汙我!讓我再也配不上你!”

幾乎本能的,顧霆琛的視線看向了我。

他隂沈著臉問:“你派人做的?”

我攤開手笑問:“我說不是你信嗎?”

顧霆琛睥我一眼,轉身要離開,我跑過去攔住他,手心大膽的摸上他的臉頰,疑惑的問:“霆琛,你怎得這麼相信她?萬一是她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呢?”

“我了解她,她從不是你。”

我怔住,她從不是你……

顧霆琛伸手推開我便要離開,我幾乎固執的抱上他的胳膊,低低的祈求道:“別去,留在這兒陪我。”

一巴掌落在臉上,我狠狠地摔在地上,望著奪門而去的男人,我再也咽不下喉嚨間的腥味,吐在白色的絨毛地毯上面,紅豔豔的,像極了一朵盛開的妖豔玫瑰。

顧霆琛是第一次打我呐。

爲了那個自導自演的女人打碎我的自尊。

而我剛剛又是在做什麼呢?

竟然讓他在我和溫如嫣之間選擇……

我真的是越活越沒自知之明了。

我捂著發疼的腹部,起身換了一件亮色的露肩拖地長裙,外面披著一件躶色立體的長款大衣,又化了精致的妝容,還耐心的花時間將齊腰的長發卷成大波浪,等換了雙銀色的高跟鞋才給助理打了電話。

我吩咐說:“幫我查溫如嫣的下落。”

我從床上拿起那份離婚協議裝在手提包裏,隨後親自開車去了醫院,而助理早在醫院門口等著我,身上落了許多雪花。

他看見我的車,忙跑過來替我打開門,恭敬的喊著,“時總,顧先生和溫如嫣都在醫院裏,差點玷汙她的那些人我已經派人抓住了,你猜的沒錯,經過拷問,的確是溫如嫣自導自演了一場戲。”

我下車微微的彎著腰對著車窗塗著口紅問道:“你給顧懂事長打了電話了嗎?他大概什麼時候到?”

即便離婚,我也要還自己一個清白。

“顧董事長還有十五分鍾到。”

我望著車窗裏的這張漂亮的臉忍不住歎息,是一張生的很高級的臉,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是被上帝格外寵愛著的,輪廓分明,美得很有侵略性。

我收起口紅,帶著助理進醫院,剛走到她病房門口就聽見她笃定道:“一定是她!一定是時笙,我回國的事只有你和她知道,況且除了她沒人跟我有仇!霆琛,她嫉妒啊,她嫉妒你愛的是我。”

顧霆琛嗓音輕輕的哄著她說:“別胡說亂想,你先養著身體。放心,我會親自調查這件事的,如若真是她,我會讓她給你道歉的。”

呵,顧霆琛憑借的什麼說這話?

倘若真是我時笙做的又怎麼會道歉?!

是他不夠了解我,還是我在他面前習慣了示弱,以至于讓他誤會我是個軟柿子怎麼捏拿都行?

我突然走進去,無懼的笑問:“這件事就是我做的,要怎麼道歉才算有誠意?霆琛,你需要我給她跪下嗎?”

《最難不過說愛你》第5章 ·她從不是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