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最難不過說愛你》 > 第8章 ·請和我談一場戀愛吧

《最難不過說愛你》第8章 ·请和我谈一场恋爱吧by 依飞

梧城外面下著漫天的雪,銀裝素裹,漂亮的不像話,我裏面穿了一件金色的長裙,外面披了白色的立體大衣,戴著一對精致的銀色耳鏈,更化著一張精致的妝容在商業街上無措的逛著。

梧城熱鬧的不像話,我卻那麼的格格不入,我有些彷徨的站在這些人中間,開始打量著面前走過的人,寒風吹過,雪落在身上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冷,開始緩緩地跟著一個長相中等、個子中等的人。

待他站著抽煙打發時間的時候,我鼓起勇氣跑過去,舉起手中的銀行卡,希冀的懇求道:“我給你五百萬作爲報酬,拜托和我談一場三個月的戀愛吧。”

他像看傻子一樣的看我,半晌說:“抱歉,我有女朋友了。”

我見他一個人所以才鼓起勇氣的。

“沒關系。”

我失落的跑開,又找到一個相貌平平的,其實按照我的容貌他們應該不會拒絕的,再加上我又拿著五百萬誘惑他們。

可正因爲這樣,他們把我當成精神病。

“請和我談一場戀愛吧。”

“你是這裏有問題嗎?要不要我幫你聯系家裏人?”

我讪笑著說:“沒事,我去找其他人吧。”

我又找到一個人,我說:“請和我談一場戀愛吧。”

“抱歉……”

……

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想要談一場戀愛,我想要找個人愛我,因爲我至今都不知道被人愛著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不太清楚幸福究竟是什麼感覺……

只是曾經嫉妒溫如嫣嫉妒到發狂。

我再次垂下腦袋,走到一個人面前期盼的說:“請和我談一場戀愛吧。”

驚訝的聲音傳來,“嫂子,真的是你啊。”

我錯愕的擡頭,看見顧家的親戚――顧思思。

此刻站在我面前神情冷漠的男人便是顧霆琛。

我心裏難堪到極致,顧思思驚訝的問著,“嫂子,我和霆琛哥哥早就看見你了,一直疑惑你對著那些男人垂著腦袋說些什麼,走近才聽見……”

我轉身就想跑,但被男人攥著手腕帶著離開,顧思思著急的喊著我們,顧霆琛不耐煩的吩咐道:“自己回家去,今天看見的事不准到處胡說。”

顧思思問道:“那晚上的音樂會……”

顧霆琛沒回她,我掙紮道:“你松手!”

直到停車場,他才松開了我。

我伸手揉了揉發疼的手腕,顧霆琛煩躁的點了一支煙抽著,最後吐出一個煙圈,嗓音沁涼的問我,“時笙,你這是在做什麼?”

曾經在他的面前受過太多的委屈,現在反而一點都不想忍著,我破罐子破摔的說:“你不是看見了嗎?我找人談戀愛啊。”

“你別告訴我,你現在混到這種地步。”

“什麼地步?滿大街的找男人嗎?”

顧霆琛被堵的呼吸一窒,他低頭輕輕地咳嗽了一聲扔掉煙頭上車,打火的時候卻發現車壞了,他偏過頭問我,“你開車了嗎?”

眼前的男人似乎少了一絲戾氣,再見時眼眸中也沒了對我的厭惡,眉目也柔和了些許,我扯著慌說:“沒有,是坐公交過來的。”

聞言顧霆琛下車關好車門打了一個電話叫人拖車,隨後拉著我去坐公交車,他沒有零錢,直接從真皮的錢包裏抽出一百塊塞在了投錢箱裏。

司機詫異的目光望著他,像瞧土大款一般。

公交車上很多人,擁擠不堪,顧霆琛帶著我去中間,我靠窗站著,而他的身體替我阻擋著外面的人牆,我悲涼的望著車窗外的雪色,淡淡的問了一句,“顧霆琛,我記得我們離婚了,你現在這樣做又是什麼意思呢?”

公交車突然急刹,我和身側的男人狠狠的撞在一起,我的臉頰緊緊的貼著他炙熱的胸膛,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跳,我像受了魅惑一般伸手緊緊的抱住他的腰,低低的說著,“顧霆琛,我穿的高跟鞋,我怕摔倒,讓我抱著你吧,就一會兒,等下車了我就會馬上松開你。”

仔細聽,語氣裏還含著一絲怕被拒絕的恐懼。

我喜歡顧霆琛,這是離婚後都不能改變的事實。

只要他一出現,我的世界就開始崩塌。

我手指緊緊的揪著他的衣服,腦袋埋在他懷裏許久才擡起頭,正撞上他目光清明的望著我,我輕言輕語的問:“你最近和溫如嫣如何了?”

他困惑,“嗯?”

我抿了抿唇,低聲詢問:“你們會結婚嗎?”

瞬間沒了聲音,只有淺淺的呼吸聲,我固執的目光盯著他,許久,他妥協般的回我一句,歎息道:“我始終欠她一場婚禮。”

我手指松開他,笑問:“什麼時候的婚禮呢?”

他望著我半晌,最終吐出一句,“正月初二。”

正月初二,新年後的第一天啊。

那時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我了吧。

我笑的真誠,聲音軟軟的說:“恭喜你啊,顧霆琛。”

顧霆琛的神色突然一變,他伸手緊緊的攥住我的胳膊,垂著腦袋靠向我,眉梢淡淡,嗓音低呤:“剛剛,爲什麼要到處找人跟你談戀愛?”

《最難不過說愛你》第8章 ·請和我談一場戀愛吧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