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龍門兵少》 > 第14章 “全體人員,聽令,子彈上膛!”

《龍門兵少》第14章 “全体人员,听令,子弹上膛!”by 慕霜

軍人楷模,國之脊梁!

葉城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肯定是天狼搞的鬼,他不由生悶氣了,畢竟這太高調了,他回金陵市,就是很低調的回來。

結果這麼一搞,豈不是許多人都知道他回來了。

雖然這八個字,是軍部對他的口頭嘉獎,可是也沒有見誰把這個做成錦旗的啊!

他葉城還是要點臉的!

這事情要是傳到他的那些老朋友耳朵裏面,以後葉城還怎麼去見人啊!

這就相當于自己給自己送錦旗啊!

“天狼啊,天狼,還是早點把你趕回去算了。”葉城不由的搖了搖頭,無奈的暗道。

而此刻距離葉城不足一裏地的天狼,正在車上抽著煙,天狼已經調查過了,葉城剛剛回柳家的這些事情,除了有鍾澤凱的事情,柳家那幫小人認爲葉城就是退伍兵,沒權沒勢。

這讓天狼很不爽。

沒權沒勢?

誰敢說軍少沒權沒勢,那不是瞎了眼嗎?

整個金陵本部的那些人,誰看到軍少的軍銜,不得敬禮?

所以天狼連夜打電話給金陵本部的人,讓他們做一枚錦旗送來,要知道天狼是通過內部電話打得,如同軍部親自下令。

天狼狠狠的罵道,“柳家那些不識趣的東西,連軍少都敢欺負,要不是柳家對軍少有恩情,還是嫂子家,我饒不了你們!老子送一面錦旗,看你還敢小看軍少?”

而此刻的柳家人,根本都沒有想到,這錦旗是送給葉城的。

畢竟這麼勞師動衆,又怎麼會送給一個普通的小退伍兵呢?

“哈哈哈,我知道了,我父親以前當過兵,這是對我父親的褒獎。”柳峯突然想起來了,他父親早年當過一段時間的兵,後來受傷了,就退伍了,他就猜想是上面的人想到他爺爺那一代人爲華夏做出的貢獻。

“對,對,這肯定是給爺爺的,這是我們柳家的榮耀啊!”柳山頓時也激動起來了,顫抖的說道。

一時之間,衆人激動無比,而柳河跟柳昭晴卻沒有半點喜悅,柳河是擔心自己到手的土地飛了,而柳昭晴則是擔心葉城的安危,畢竟到了派出所,那可就是梁世鋒的地盤啊!

一旦屈打成招,龍口山的地沒了,葉城甚至都要坐牢!

柳峯急忙走了過去,一把抓住那個士官的手,激動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顫抖的說道,“辛苦了,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這是我們的榮幸!”

那個士官也一臉恭敬的說道。

此刻的柳峯,柳山,還有柳家的那些小輩,以及梁世鋒都感覺臉上有光啊,這也太隆重了啊!

“軍人楷模,國之脊梁!”柳山急忙讀了起來,一臉的驕傲,緊接著,他就看到巨大的錦旗上面的小子,“贈葉城!”

“不對啊,這上面寫錯了啊,應該寫我爺爺的名字啊,怎麼寫的葉城的名字啊,你們這也未免太不仔細了啊!”

柳山不由一怔,立刻就喊道。

“對啊,你們怎麼送給葉城啊,葉城算什麼啊?哪裏有資格這麼勞師動衆啊!”另外一個柳家小輩也說道。

柳家的人都朝著那小子望了過去,果然看到了葉城兩個小字。

不過都覺得葉城不配,畢竟一個退伍兵嘛,憑什麼會有這種待遇?

那個士官一聽到衆人的聲音,頓時不悅起來了,要知道這面錦旗是他帶人連夜做出來的,他冰冷的喝道,“這錦旗沒有寫錯!”

一瞬間,整個柳家門口陷入死一般寂靜。

誰都沒有想到,這麼大的動靜,給葉城來送錦旗的。

“這,這怎麼可能?”

梁世鋒的臉唰的就變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葉城會驚動金陵軍區的人,搞了這麼大的動靜過來送錦旗。

如果是平時的話,根本沒有多大事情,哪怕動靜再大,那也是退伍軍人。

可是現在這些人口中的軍人楷模,國之脊梁,已經被他梁世鋒給拷上了。

這特麼不是找死嗎?

那個士官一臉微笑的說道,“請問哪位是葉城同志?”

柳昭晴一看到這一面錦旗送來,整個淚珠嘩啦啦的流淌下來了,她哽咽的說道,“他,他就是我丈夫葉城,剛剛退伍,就被人誣陷,他們派出所胡亂抓人,想要屈打成招,求求你們,救救他啊!”

柳昭晴指著葉城,淚如雨下!

那個士官一看到葉城被人拷上了,頓時就火了起來,要知道他在金陵軍區這麼久,還沒有誰能稱之爲軍人楷模,國之脊梁!

能得到這種錦旗的人,那絕對是爲華夏做出重大貢獻的人,是他們這些人心中的最崇拜的人!

可是這樣的軍人楷模,他們崇拜的人,卻被人誣陷。

“把手铐給我打開!”

那個士官冰冷的喝道。

“我們是,是有證據的,沒有胡亂的抓人啊!”梁世鋒頓時就緊張了,他也沒有想到,自己運氣會這麼差,竟然碰到這麼倒黴的事情。

可是他也不能就這麼把人放了啊,要是放了,再想抓人,那可就難了。

“你們有什麼證據啊,我們家的地契,是柳山親自送來的,說是爺爺給我們的遺産,我丈夫公證過的,結果大伯依仗著跟你們是親戚,就把我丈夫抓走,准備屈打成招,還談證據,梁叔叔,你配嗎?你對得起這一身衣服嗎?”

柳昭晴此刻也豁出去了,哽咽的說道。

梁世鋒頓時一臉尴尬,急忙說道,“柳昭晴,別血口噴人啊!”

那個士官渾身氣得哆嗦,顫抖的朝著葉城望去,低聲的問道,“葉城同志,情況是否屬實!”

“屬實!”葉城淡淡的說道。

“好!”那士官轉過身來,朝著梁世鋒望去,大聲的喝道,“把手铐打開!”

梁世鋒朝著柳峯望去,柳峯使了眼色,意思一定要頂住,他深吸了一口氣,低聲的說道,“我們是有逮捕令的!如果是無辜的話,我們肯定不會冤枉葉城的。”

“你確定不放人了?”

那士官冰冷的喝道。

“等做完筆錄,我們就放人,現在不能放。”梁世鋒幾乎是咬著牙,硬頂上去的,畢竟八百萬的土地啊,只要到他的地盤,一切都好辦了。

甚至只要把葉城關幾個小時,這幾個小時,足夠他姐夫把公證原件和地契找出來,到時候木已成舟了,葉城關與不關,根本沒有影響。

柳峯自然也是這個意思,畢竟他太了解柳河了,沒有葉城的話,他隨便說一句話,柳河估計都得跪下來求他。

“有種,你再說一次!”

這士官整個雙眼都通紅了,朝著梁世鋒喊道著。

“這位同志啊,雖然葉城是退伍軍人,但是犯錯了,也得接受法律的製裁,你也不能幹擾人家辦案啊,要不然我們回去投訴你們的。”

柳峯一看梁世鋒的壓力太大了,生怕他頂不住,立刻就喊道著。

“對,對,這麼多人看著呢?你們不能違反紀律吧!”梁世鋒一聽到柳峯的話,急忙說道。

“我們都看著呢?你們不能違反規定啊!”柳家的那些老人也都跟著喊道。

“全體人員,聽令,子彈上膛!”

那位士官整個臉都憋得通紅,軍人楷模,國之脊梁啊,這種應該被敬重的人。

此刻竟然被人誣陷,被人铐起來,這是對他們最大的羞辱。

“嘩啦啦!”

一連串的拉安全栓的響聲傳來,整齊劃一,在柳家門口響起來了。

《龍門兵少》第14章 “全體人員,聽令,子彈上膛!”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