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 > 第02章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第02章by 曲清歌

杜氏含淚將她扶起,左看右看像看不夠似的,「瘦了……瘦了,我的兒你吃苦了!」

下人們也跟著抹起眼淚來,侯爺失蹤後不光是老夫人難過,他們做下人的同樣難過。一個府裏的頂梁柱倒了,就跟天塌了似的。這段日子大家心裏都隱約明白侯爺怕是真的沒了,個個都埋頭幹活不敢往老夫人跟前湊。

如今侯爺回來了,他們是打心眼裏跟著高興。

杜氏拉著晏玉樓的手,「你回來了就好,回來就好。你不知道,你如今都做父親了。快,快把大哥兒抱出來。」

晏玉樓適時露出疑惑的表情,杜氏把吳氏的事情說了一遍,「她對我們侯府有恩,可惜是個沒福的,沒能等到你回來。」

大哥兒很快被抱出來,小家夥還睡著。馮媽媽小心地遞給晏玉樓,晏玉樓接過抱在懷裏。孩子出月子幾天後就被送回來,算起來他們母子分開已有一個月了。

一個月的嬰兒變化極大,孩子的輪廓中已能看出她的影子。她抱著自己的兒子,看著他稚嫩的模樣,心裏軟成一片。

急忙趕來的晏琬琰看到真實活著的弟弟,還看到弟弟抱著那個野種,心不出來的滋味。有喜有驚還有一絲失望,那絲失望很快被她抛開。

「平兒安兒,快,快去叫舅舅,你們的舅舅回來了,以後再也沒有敢欺負我們母子。嗚……」

她這一哭,有下人也跟著抹起淚來。

「舅舅……」

平兒安兒也跟著哭起來,一時間屋裏哭成一團。晏玉樓下意識地看向懷裏的兒子,這麼吵的聲音小家夥半點不睡影響依舊睡得跟小豬似的。

這孩子,淡定的樣子倒是像他爹。

晏琬琰見她目光慈愛,心裏一突,莫非這野種真是樓兒的種?

「樓兒,這孩子……」

「這孩子的生母吳氏難産而亡,拼著最後一口氣把孩子生出來。先前我們都以爲你回不來,我就做主把吳氏記爲你的正妻,替大哥兒謀一個嫡出的身份。如今你回來了,這事你自己再定奪。」

晏琬琰被杜氏打斷話,本就心裏憋著氣,等杜氏說完,她急道:「樓兒,娘當時一頭想去,我們攔都攔不住。你說那吳氏的身份,給她一個貴妾的身份都是我們侯府仁慈,娘偏要擡她做正室。現在你回來了,你可得好好思量思量。」

她料定晏玉樓不會接受一個孤女出身的正室,再是生了長子又如何,也不可能做侯府的正室。之前大家都以爲樓兒回不來,名分什麼的也都是虛的。眼下樓兒回來了,日後定會娶妻生子,怎麼能接受一個那樣出身的發妻。

母親糊塗,樓兒可不糊塗。

編出一個莫須有的吳氏出來,再將吳氏擡爲正妻給兒子一個嫡出的身份,這個計劃是早就安排好的。眼下晏玉樓已經回來,戲還是要做一番的。

她臉上恰當好處的表現出沈重,看著懷裏的孩子凝著眉頭沈思。所有人都看著她,等待她對此事的定奪。

良久,她歎了一口氣。

「吳氏對我們侯府有恩,在那樣的情況下擡爲正室,母親做得沒錯。我死裏逃生,說不准是大哥兒帶來的福氣。他是我的長子,長子非嫡將來總是不易,是亂家之源。母親安排得妥當,我看如此甚好不用再改。日後大哥兒有個嫡出的身份,便是我再娶或者不娶,誰都越不過他去。」

下人們心頭齊齊一震,暗想著那吳氏真真是好命。一個孤女竟成了侯爺的發妻,無論以後嫁給侯爺的夫人是如何身份顯赫的貴女,都要對著吳氏的牌位尊稱一聲姐姐。

大哥兒是正經的嫡出,以後新夫人生的兒子都越不過去。

「樓兒,這事非同小可,娘糊塗你不能跟著糊塗啊。」晏琬琰就是心裏不美,憑什麼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能當侯府的正室,一個庶出的轉眼就變成嫡出。她堂堂侯府嫡女卻嫁進貧寒之家,母親的心不能這麼偏。

有下人都看不下去,雖然四姑奶奶是侯爺的親姐姐。可四姑奶奶是出嫁女,沒聽說過哪個府上的出嫁女在娘家指手劃腳的。

侯爺都決定的事情,哪有她一個姑奶奶置喙的份。

杜氏暗氣四女兒不識趣,當下臉色不好,對晏玉樓道:「樓兒,你可想好了。有這層在,你以後姻緣上可能就沒那麼順了。」

哪個世家的嫡女願意給人做填房?一進門就是繼室不說,前頭還有嫡子。這還不算,關鍵是前頭的夫人出身低賤,縱使侯府門檻放得再低,那也比吳氏高出不知多少。

世家養出的貴女們,大多心高氣傲,必不能接受。

「是啊,是啊,母親都回過味來了,樓兒你可不能犯糊塗。吳氏是什麼身份,有她那樣的發妻在,京裏還有哪個世家願意把女兒嫁進侯府?」

「四姐,此事我心中已有定數,你不用再說了。」

原本母女二人此番做戲是做給別人看的,心裏是巴不得沒人願意嫁進侯府,那樣以後晏玉樓不娶妻也是有原因的。

晏玉樓沈著眉眼,抱著兒子坐在榻上。

「婚姻之事,最是講究一個緣字。我是死過一回的人,對這些俗世男女之事已經看淡。如今我膝下有子,便是不娶妻又何妨?母親不必憂心,且將大哥兒好好養大,一切自有緣法。」

「這怎麼行?」晏琬琰急得跺腳。

樓兒真要不娶,以後侯府豈不成了整個京中的笑話。她再是出嫁女,難免不會受人嘲笑。嘲笑他們侯府拎不清,把魚眼珠子當寶貝。

晏玉樓冷了臉,這個四姐真是越發的讓人不喜。

「我說行就行。」

晏琬琰驚了一下,看看自己的親娘,又看看自己的親弟弟。合著全家人現在都把她當成外人,她說的話都沒人聽了。她也是侯府的嫡女啊,怎麼住進自己的娘家還跟寄人籬下似的,處處要看別人的臉色。

都不喜歡她,她何必呆在這裏礙眼。腳一跺身子一扭,轉身就離開了。平兒和安兒在後面哭成一團,被下人抱著追出去。

看到四女兒的做派,杜氏只有歎氣的份。

「真不知她怎麼養成這樣的性子,好像全家人都欠了她似的。」

晏玉樓心道,四姐可不就認爲全家人都欠了她。姐妹之中,唯有她嫁進寒門,她自覺受了天大的委屈,全家人都應該順著她。

卻不知,以她的心性也只能嫁進寒門。

不想再提不懂事的女兒,杜氏湊近來,「大哥兒還沒取名字,正好由你親自取。」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第02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