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 > 第03章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第03章by 曲清歌

晏玉樓的眉眼瞬間柔和下來,手指輕輕戳一下孩子的嫩臉。「千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就叫修同吧。」

穿越千年,何嘗不是幾世修來的福報。能在這個時空與孩子的父親同僚一場,又怎麼不能算是罕見的緣分。

「修同,晏修同,好名字。」

杜氏臉露欣慰之色,取出帕子按著眼角。

懷裏的孩子不知何時已經睜開眼,對于母親的氣息孩子總有著與生俱來的熟悉。他雖小卻是記住了母親的味道,眼睛盯著看。

不到一會兒,他嗯嗯兩聲,大哭起來。

「侯爺,小公子許是餓了。」馮媽媽小聲道。

晏玉樓把孩子遞給馮媽媽,馮媽媽抱著去西廂找[rǔ]母。杜氏瞧著戲做得差不多,讓下人們都出去。

采翠守在門口,母女二人這才說上體己話。

「讓娘看看,馮媽媽不是說你養得不錯,怎麼瘦成這樣?」

「我故意弄成這樣的,娘是知道的。我重傷被人救走,這一年都在養傷,氣色自然不會太好。您放心,我這看著瘦身子骨可是好的很。」

杜氏心疼不已,心裏對小女兒愧疚難當。哪個女人生孩子不得精心養著,可憐她的樓兒不光是不能養著,還要把自己折騰得瘦一圈。

她這個當娘的看著,心裏跟針紮似的。

「樓兒,是娘對不住你。」

「娘,你又來了。我早就說過了,眼下的日子是我自己想過的,我心中並無半點怨言。您看如今我不僅全須全尾的回來了,還給您添了一個大孫子。」

侯府香火能延續,杜氏自是比誰都開心。瞞天過海這麼多年,如今心裏才算是瓷實了,就是覺得對不起樓兒。

「大哥兒的親生父親那邊,不會有事吧?」

哪個世家不重骨血,要是信國公想搶回大哥兒,他們侯府不一定能爭得過。萬一信國公豁出去,樓兒怎麼辦?

晏玉樓現在有些明白姬桑爲什麼要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定是怕她心中不安,把自己的把柄遞到她的手裏。他們彼此捏著足以讓對方不能翻身的把柄,如果一方發難,唯一的結果就是玉石俱焚。

再者,她內心深處堅信他不會那麼做。

「不會,他不是那樣的人。」

「娘看他是個極守信用的人,也是怕萬一……」

「沒有萬一,娘就放心吧。」

杜氏歎一口氣,這才放下心來。

晏玉樓回來了,兒子自是跟著當娘的住到一起。杜氏對外稱是自己年紀大精力不濟,晏玉樓也有理由對外。無外乎對吳氏情根深種,如今妻子已逝,對于唯一的兒子要親自養育。

一番洗浴後,采翠替她絞著發。

一邊的搖籃裏,大哥兒睡得香實。這麼大的孩子,一天除了吃好像就是睡。聽馮媽媽講大哥兒比一般的孩子都乖巧,不怎麼鬧人。

尋常兩個多月的孩子,可比這鬧人的多。

晏玉樓一只腳勾著搖籃,慢慢地搖著。

外面響起馮媽媽的咳嗽聲,采翠看一眼自家侯爺,然後放下布巾出去,晏玉樓彎著身勾著腰看著搖籃裏的孩子。

「我的大哥兒,真是個乖寶寶。」

身後傳來腳步聲,她以爲是采翠去而複反並沒有回頭,等到對方替她絞頭發時她才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一回頭,看到身後的男人,倒是不覺得意外。

「你還沒看過孩子吧,快來看看。這孩子特別會長,長得很像我。」

像她才是最好的,要是像他的話保不齊哪天被人看出些什麼,所以她才覺得這孩子會長,長到了她的心上。

姬桑聽著她的話,清冷的眸落在那搖籃中的小家夥臉上。她說得沒錯,孩子確實更像她多一些,但五官之中也有他的印記。

「他可乖了,不怎麼鬧人,我看這性子八成是隨了你。」

大概是天下當母親的人都一樣,都認爲自己的孩子是天底下最可愛的孩子的。他們兩人是大啓朝最當權的兩位重臣,在爲人父母一事上卻和所有的父母一樣。

「我們的孩子,自是最好的。」

「對了,我給他取了名字,叫晏修同,你看如何?」

他的心柔軟一片,輕喃著,「晏修同,千年修得同船渡,好名字。」

「大名我取了,我想著你是他的父親,總得給你一些做父親的權利。所以小名我沒有取,府上都大哥兒大哥兒的叫著,你取個小名吧。」

「就叫康兒吧。」

她「撲哧」一聲笑出來,「我還以爲你滿腹詩書,給孩子取小名都得翻遍古籍取一個與衆不同的名字,不想如此隨意張口就來。」

「他還未出生時,我便想過許多名字,也曾如你所說翻遍古籍。初時我中意華美之字志存高遠之詞,每每想到一個寓意不凡的名字便將其記下來。後來他出生了,我聽到傳回來的消息,站在一片烏枝的桃林中,回憶著你們之間的種種。恍然驚覺,其實以你我如今的處境,唯康安二字最是寶貴。世間功名利祿皆是過往雲煙,千古流芳亦是境中花月。所以我願他一生康安,平順喜樂。」

她玩笑的神色一收,誠懇道:「我錯了,我方才不應該取笑你。」

「無妨,我給你賠罪的機會。」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第03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