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 > 第05章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第05章by 曲清歌

「你聽誰說的?」

「你別問我聽誰說的,這樣的事情有什麼不能見人的?還是說你檀大人自己覺得心虛,怕別人暗地底說三道四?」

檀桓松開他,冷哼一聲。

「我有什麼心虛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我女兒到了出嫁的年紀,與人議親也是正常的事。」

「既然如此,你方才幹嘛變臉?」

彭钰理了理朝服,神情露出些許不屑。這個檀桓是個牆頭草,以前榮昌侯還在時天天跟在侯爺的身後溜須拍馬。他的小心思很多人都知道,不就是想讓自己的女兒嫁進侯府。

可惜一則侯爺不喜女色,二則檀家的身份略有些不夠。但這不妨礙他的一廂情願,甚至在京中都傳榮昌侯有龍陽之好時,他還隱約有些喜色。不就是想撿便宜,和侯府結上親。

前幾個月,謝家隱隱有冒頭之勢。這個老滑頭眼見著侯爺怕是回不來,便見風使舵把主意打到謝家的頭上。檀家的嫡長女配謝家的嫡四子,身份上還是相配的,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

檀家一腔熱火,謝家那邊有些慾迎還拒瞧著不是很上心。檀桓原本就心急上火,死死捂著這件事情,生怕萬一不成招來閑話。

不想今日被彭钰這麼一問,只覺得一張老臉挂不住。

「好你個彭钰,你還怪老夫變臉?你這麼大的年紀難道不知道女兒家的名聲最重要嗎?你空口白牙那麼一問,要是傳了出去我女兒的名聲都被你壞了。你還怪老夫變臉,老夫不和你翻臉那都是好的。」

彭钰暗罵自己嘴欠,幹嘛非要沒事惹這個事精。早知道先憋著,等事情都傳開了再奚落對方也不遲。

「我也是聽人那麼一說,要是沒有就當我沒問。不過謝家可是一門好親,你要是真有想法就抓緊點,別被人給截了。」

謝家這一冒頭,盯上的人家多了去。謝家現在沒成親的就是那個嫡四子,眼下怕是門檻都要被人踏破了。

「你還知道什麼?」

檀桓一問出口,猛然驚覺自己心急露了短。立馬輕咳一聲,「你就是愛故弄玄虛,老夫不和你說了。」

晏玉樓聽得分明,在養胎生子這段日子裏,她因爲要瞞著所有人並未和京中的任何人聯系,但不代表她就不知道京中發生的事情。謝家在她出事後站出來無可厚非,像檀桓這樣的牆頭草倒在哪邊她都不覺得意外。

何況在世人眼中,她和謝家是姻親,檀桓向謝家示好也是人之常情。

「你們在說什麼呢?」

她的聲音在影影綽綽的晨色中像一道驚雷般,驚得彭钰和檀桓半天都回不了神。等兩人反應過來,她已經走了過去。

「侯爺,您等等下官。」檀桓氣喘籲籲小跑跟上,「侯爺您老人家沒事真是太好了!自打侯爺失蹤以來,下官是吃不好睡不香,就盼著侯爺您早些回來。老天保佑侯爺您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多謝檀大人挂心,本官這一走一年多,京中怕是已經物是人非。聽完檀大人方才的話,本官心中甚慰。」

「只有侯爺您能回來,下官縱是吃齋念佛也是心甘心願的。」

晏玉樓微微一笑,「檀大人的心意本官心領,吃齋念佛卻是不必。方才我似乎聽到什麼親事,檀大人可是想與什麼人家結親?要不要本官替你保個媒?」

檀桓臉色尬尴起來,轉念一想那謝家可是晏家的姻親,侯爺不是小心眼的人,定然不會怪罪自己。

「八字還沒有一撇的事,都是下官的夫人心急,說是女兒年紀大了要開始相看人家。下官一個男人,內宅的事情不好揷手。侯爺您剛回京事務繁多,就不要爲下官家裏的小事操心,若不然豈不是折煞下官。」

謝太傅一向清高,檀桓的女兒應該是入不了他的眼。要真是沒有從中推一把,檀大小姐連謝家的四子都嫁不成。

晏玉樓原想做個好事,不想人家不領情。

「原來如此。」

檀桓暗自松了一口氣,眼下侯爺回京了。那什麼謝家四公子立馬從乘龍快婿的人選變成魚眼珠子。有侯爺這樣的人才在,尋常人家的公子還真入不了他的眼。

侯府的事情他當然聽說了,不過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生下的庶子,那不足爲俱。說不得因爲這層原因,侯府擇媳的條件會放寬一些。自家女兒論人品相貌都屬上乘,說不准還真能嫁進侯府。

這般想著,像從前一樣跟在晏玉樓的後面。

兩人走在一起的一幕,落在百官的眼中皆是驚得不輕。晏玉樓昨天傍晚回的京,因爲侯府的有意封鎖,消息並未走漏。

眼下突然出現,誰能不驚?

驚過之後,便是一齊湧上來的問候。原本親侯府一派的官員將晏玉樓團團圍住,衆人的關切之詞不絕于耳。

她含笑回答著,有些地方一語帶過,有些地方回答得詳細一起。眼眸不經意遠眺,看到身材卓然的姬桑,挑了一下眉頭。眼看著時辰差不多,衆人紛紛讓開,跟在她身後魚貫入朝。

趙嶽先本神情蔫蔫,等看到朝堂之下的親舅舅,雙眼猛地一亮差點從龍椅上跳下來。好在他還知道這是在上朝,生生將那狂喜忍住。

今日早朝,主要商議的事情是兩王質子抵京的事情。

這件事情,是晏玉樓和姬桑齊齊想出來的法子。行山王和長廣王這些年背地底動作不斷,手是越伸越長膽子也越來越大。要是再不加遏止,遲早會生出大亂。

只是他們是趙氏血脈,又是藩王。總不能像對待敵國那樣派人攻打,更不可能像對待叛臣一樣問罪。思來想去,唯有牽製一法能暫緩一二。故而巧立了一個名目,讓兩王各送一位嫡出子孫進京與陛下做伴。

這事兩王那邊一拖再拖,眼看著要到年底這才送人上京。行山王那邊送的是嫡次孫,長廣王那邊送的是嫡十二子。

一個七歲,一個十一歲,年紀倒都能說得過去。

只不過這個嫡,只怕是未必。

長廣王是康泰帝的皇弟,年近六十。長廣王妃比其小三歲,也是五十多歲的人。十一年前應是四十多一點,這個年紀在這個時代還能生孩子的不多。再者,長廣王妃真是四十多歲還老蚌生珠,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這個嫡十二子極有可能是記名的嫡子。

行山王的嫡次孫確實是七歲,但庶孫也很多,同年紀的庶孫就有三個。是以,這個嫡次孫的嫡出身份也當不得真。

這兩位進京,名義上是陛下的陪讀。大臣們就兩人的住處起了分歧,有人認爲應住在宮裏,一來方便監視二來更顯陛下的大氣。另一些人則認爲萬事以陛下的安危爲重,應在宮外設府另居。

……

..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連載內容閱讀完畢,請關注後期更新..

言情HK温馨小提示:

《推倒政敵以後卷三》全文已经阅读完毕啦,您可以:

▷ 下载推倒政敵以後卷三TXT电子书全集

▷ 进入曲清歌的作品列表,继续阅读曲清歌的其他作品。

与《推倒政敵以後卷三》相同的“推倒政敵以後系列”小说列表

◁ 返回《推倒政敵以後卷三》小说目录

◁ 返回言情HK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