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吉星照田園卷四》 > 第05章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5章by 安妍

一傷心,撲過去抱著葉蓁蓁的腿就哭上了。

哭也是假哭,幹嚎,沒眼淚水。一邊嚎,還一邊扯著嗓子喊:「哥哥不喜歡元宵,哥哥只會凶元宵。哥哥只喜歡姐姐,我都看見了,哥哥會抱姐姐,會親姐姐,哥哥從來沒有那樣抱過元宵,親過元宵。」

葉蓁蓁:……

許攸甯:……

葉蓁蓁臉上立刻火燒雲似的通紅,許攸甯俊臉也籠了一層薄紅。

葉細妹則掌不住哈哈的笑出了聲來。

這下子葉蓁蓁的臉就越發的紅起來。

葉細妹還不嫌事大,一臉促狹的笑道:「你們兩個也是,做這些事的時候也該避避元宵的嘛。他現在大了,什麼事不懂?」

只羞的葉蓁蓁連脖頸那裏都紅了。要是現在地上有條縫,都能立馬鑽進去再也不出來。

其實她有心想要辯解她和許攸甯從來沒有當著元宵的面抱抱或者親親,肯定是有的時候元宵偷看了去。這小子現在鬼精靈的,身手又靈活,想去哪裏一個人偷偷的都能溜過去,旁人還都不能察覺。

但是轉念一想,這種事還要怎麼辯解啊?所以最後也只是紅著一張臉,拎著先前買來的菜蔬去廚房燒菜准備午飯了。

葉細妹笑出聲來。笑完擡手打了元宵屁股一下,說他:「往後你不要總偷偷摸摸的跟著你哥哥姐姐。」

打完,又從那盒糕點裏面拿了一塊茯苓糕塞給他:「吃吧,可別再往外跑遠了。」

元宵就雙手拿著茯苓糕,喜滋滋的找個地方坐著啃去了。

葉細妹轉過頭跟許攸甯說話:「剛剛那位馮嬷嬷和那位姑娘,應該不是普通人家吧?」

不比剛剛的一臉促狹調笑,這會兒她面上看著很正經認真。

縱然她見得世面不多,但也看得出來那位馮嬷嬷的穿戴不尋常。更不尋常的是馮嬷嬷言談舉止間的端方氣度,絕非她以前見過的任何人。

許攸甯也斂了面上的羞意,轉身伸手指往山上指了指。

蒼翠樹木掩映中,依稀可見一帶寺廟的朱牆琉璃瓦。

「她們是服侍裏面住著的那位的人。」

葉細妹他們來這寺廟借住也個十來日了,她又是個好打聽的人,早就聽得說山上的寺廟裏面住了個什麼人,這會兒聽許攸甯這樣說,等明白過來,她驚訝的睜大了雙眼。

片刻之後她才輕聲的說道:「原來曾經是宮裏的人,難怪說話行動跟我們都不一樣。」

頓了頓,她又輕聲的說道:「論起來廟裏住著的那位也可憐。自己的爹殺了自己的丈夫和兒女,這得是有多狠心啊。也難怪甯願住在這廟裏也不願意回家了,那樣的爹,還要了做什麼?」

許攸甯沒有說話。

他在府學的時候看過史書,知道太多曆朝曆代爲了權勢殺兄囚父的事,也深深的明白天家無親情這個道理。所以在權勢這件事上,他一點兒野心都沒有。

只想考取個功名,謀個官職,養活自己一家人便足矣。而且最好能遠離京城。

因爲京城自古便是個是非地,京官哪怕官職再小,只怕都要不可避免的被扯入各種紛爭。還是外放的好,天高皇帝遠,安穩,也自在,沒有那麼多的約束。

既然如此,那接下來的會試他肯定不能全力以赴……

但是他的這個想法可不敢跟葉細妹說,說了還得了啊?

就只聽著葉細妹在那感歎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不爲自己女兒著想,對自己女兒這麼狠心的爹。

……

馮嬷嬷兩個人一路走進寺廟中,有僧人看到她,連忙單手舉在胸前對她行禮。

馮嬷嬷也回禮。不過雙方都沒有說一句話,行完禮之後就各走各的。

馮嬷嬷就一路走進了寺廟的最裏面。

是一處很大的院落,兩邊都有廂房,看得出來原是這寺廟裏的僧人居住的地方,但是現在這裏並無一個僧人的蹤影,只有個年輕的姑娘在打理一叢杜鵑花。

看到馮嬷嬷,這位姑娘還恭敬的對她行了禮,然後說道:「嬷嬷您回來了?娘娘方才誦完經之後還問起過您呢。」

馮嬷嬷聽了丫鬟的話,連忙加快腳步往前走。

正面是五間禅房,正中間那間供奉了一尊手捧白瓷淨瓶的觀世音佛像。面前香案爐子裏的香煙還沒有熄,滿屋子都是一股濃郁的檀香味。

不過這屋裏卻沒有人。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5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