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吉星照田園卷四》 > 第06章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6章by 安妍

馮嬷嬷便轉過身往東梢間走。

原來這裏是個小小的淨室,裏面簡單的陳設了一張小方桌和兩只蒲團,帳幔之類的顔色也都很素淨,唯有臨窗小幾上放了一只白釉小瓷瓶,裏面斜斜的揷了兩枝紅梅花,是這室內唯一算得上的鮮豔顔色。

有一個婦人背對著馮嬷嬷跪坐在一只蒲團上面,正在提筆抄寫經書。身上的衣裳穿的也很素淨。只是明明看著身姿還是纖細的,卻是一頭銀發,瞧著實在是有些不相稱。

馮嬷嬷小步走上前,對這人行禮,口稱娘娘,態度極恭敬。

就聽得這婦人幽幽的歎了一聲。隨後就聽到她說道:「馮嬷嬷,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再不是什麼娘娘了,怎麼你還是叫我娘娘呢?」

說著,將手裏的毛筆擱在桌面的筆架上,擡起頭來看馮嬷嬷。

看相貌,分明還不到四十歲,但若只看她的滿頭白發,卻如同是個六七十歲的老妪。

馮嬷嬷心中難過,面上的笑容就有幾分勉強:「是老奴記性不好,惹您傷心了。」

只是不叫她娘娘要叫她什麼呢?長公主?她自己是絕對不接受這個稱呼的。夫人?那也太折煞她了。

想來想去,也只能說娘娘的父親是個心狠的,竟然做得出那樣的事來,卻將自己唯一的一個嫡女抛到現在這樣的一個地步。

阮雲蘭擺了擺手,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只問馮嬷嬷:「你今兒出去,怎麼回來的這麼晚?他都跟你說了些什麼話?」

馮嬷嬷素來只跟著她在這寺廟中禮佛誦經,極少出門的。不過有時候皇帝會叫人過來召見馮嬷嬷進宮,問一問阮雲蘭的近況。

知道即便召見了阮雲蘭她也絕對不會進宮,而且父女兩個人現在就算見了面其實也無話可說,阮雲蘭反倒又會說起往事,指責自己的父親。

馮嬷嬷便將她今兒進宮之後皇帝問她的話都說了。無非也還是如同一樣一樣,問的都是一些飲食起居上的事罷了。

阮雲蘭聽了就冷笑:「他這是巴不得我早點兒死了才好。只要我還活在這世上,就相當于時刻在提醒他他的那個皇位是搶了他自己女婿得來的,有多麼的肮髒。只有我死了,他才會覺得心裏舒服。」

馮嬷嬷呐呐的說不出話來。

天底下只怕沒有哪對父女之間的關系跟他們這樣奇怪了。

阮雲蘭也說不出話來,緊緊的攥著手裏的佛珠。

但凡提起她的這個父親,她心裏就只有滿腔的怨恨。

氣氛一時很尴尬詭異起來,馮嬷嬷不敢再說什麼,就低下頭來。

一眼看到手裏還拿著的糕點盒子。

爲了緩解這個氣氛,她就陪著小心,將先前她如何遇到元宵,又如何送了他回家,見到他母親,隨後又如何看到許攸甯和葉蓁蓁那一對兄妹的事都說了。

就當是說個好玩兒的事討阮雲蘭開心。

「……他們的那個娘倒是個客氣的,我臨走的時候還非要塞給我這一盒子糕點。路上我打開盒子看過了,裏面有娘娘愛吃的茯苓糕。雖說是民間小攤販做的,比不得以前咱們宮裏禦廚做的,但娘娘不妨嘗一嘗也好。」

說著,打開手裏拿著的糕點盒子遞過來。

阮雲蘭轉頭看過來,就見裏面放著茯苓糕和芸豆糕兩樣糕點。

但是她卻沒有拿茯苓糕,反而拿起一塊芸豆糕來看了看,隨後說道:「我記得甯兒是最喜歡吃芸豆糕的。不過那會兒他還小,不到兩歲,我也不敢給他多吃,怕積了食,最多也就掰下來半塊給他。原還想著等他再過了三歲的生辰,就一整塊都給他。誰曉得後來竟然會發生那樣的事,竟是等不到他過兩歲的生辰。」

說著,一雙眼圈兒就紅了,聲音也哽咽起來。

馮嬷嬷聽了,心裏也難過。就安慰阮雲蘭:「我記得殿下出生的時候這寺裏的方丈曾經給他批過命,說殿下的命格很好,貴不可言。還說殿下縱然命裏會有些波折,但也都會逢凶化吉,有貴人相幫。如此說來,殿下現如今說不定還好好兒的活著,往後娘娘您自有見到殿下的那一天。」

「我自然也希望他還活在這世上。這些年我禮佛誦經,也是祈求菩薩可憐見的,能保佑我的甯兒逢凶化吉。不求他以後如何的大富大貴,只求他平平安安的活著,那就比什麼都好。可是嬷嬷,」

說到這裏,阮雲蘭忍不住落下淚來,「你不用再哄我了。我心裏明白的很,我那個父親是個狠心的人。當年我那般兒的求他,他想要皇位,拿去便是,只求饒我夫君,還有我一雙兒女的性命,我們一家子甯願做平民老百姓,終生不踏入京城一步。可你猜他怎麼說?說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但凡只要留得這些皇家的血脈在,難保朝中就不會有終于他們的臣子起事。爲免除後患,他可是當著我的面殺了我的夫君,還有我的女兒。就是我的甯兒,以前他那般的說這個外孫像他,事到臨頭不也狠心的對他舉起了刀。若非我母親及時趕到,又有幾名侍衛拼死守衛著他殺出一條重圍,只怕他當時就跟他的父親和姐姐一樣死在了我的眼前。但縱然逃出去就怎麼樣呢?我知道我父親肯定會遣人追殺的。他才一歲多大,那幾個侍衛就算武藝再高強,能抵抗得了我父親遣出去一波一波追殺的人?我知道我的甯兒顯然是沒活路了。若不然,這些年怎麼沒有聽到他的一絲消息。」

說到這裏,阮雲蘭擡手撫面,嗚咽起來:「我的丈夫和我的一雙兒女都死了,還是被我父親殺死了,我的心也跟著死了。他當時做什麼不幹脆也殺了我,還要留我一命做什麼?我也想死,可母親卻一直哭著求著要好好的活下去。就是她臨死,也拉著我的手,叫我答應她往後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可是嬷嬷,我這活得還不如死了呢。至少死了就一了百了,再不用像現在這樣時時刻刻都傷心痛苦。」

馮嬷嬷是自小兒就伴在阮雲蘭身邊的,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的,這會兒見著她痛苦,她心裏也難過。

也顧不得什麼身份逾越了,走過去將阮雲蘭摟在懷裏,慢慢兒的拍著她的背,跟小時候那般的哄著她:「您快別哭了。您就想著,當年說不定那幾個侍衛就護著殿下成功的逃了出去,殿下現在還好好兒的活在這世上,你們母子總還有相見的那一日。這人啊,但凡這心裏有了個念想,再苦再難的日子也都能熬過去了。」

這般兒說著,馮嬷嬷忽然就想起許攸甯來。

先前在山下頭一眼瞧見許攸甯,只覺得他眉眼間有幾分像阮雲蘭,倒讓她一時有些看怔了。

看年齡,殿下若還活著,倒也是他這個年紀。

但馮嬷嬷轉念又想著,那是葉細妹的兒子,而且天底下眉眼生的相像的人很多,難道她還要以爲這個許攸甯是她家殿下不成?

這怎麼可能呢?殿下要是真的被那幾個侍衛安全護著逃了出去,怎麼能讓他淪落到要借住寺廟的地步呢?而且,馮嬷嬷心裏也覺得阮雲蘭說的很對,依照當今皇帝那個狠毒的性子,只怕會一直遣人追殺殿下,僅憑那幾個侍衛,如何能護得了殿下周全?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6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