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吉星照田園卷四》 > 第08章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8章by 安妍

相貌自是不必說,都已經三十一歲的人了,依然嬌柔的如同二十多歲的人。只不過一雙纖眉總是微微的蹙著,哪怕在跟人說話微笑的時候,依然會給人她很憂愁的感覺。

但美人兒即便再憂愁那也依然是美人兒,反倒因著這憂愁會讓人心裏更加的憐惜她。

鄭太太就想著,難怪這位甯夫人只是過個小生辰她的夫君還要給她大肆操辦,想來就是想要討甯夫人歡心的。

又一次小聲的叫自己的丫鬟查看了下她身上的穿戴可有問題,鄭太太這才堆起滿面的笑容,走過去對甯夫人行禮,恭賀她今日生辰之喜。

甯夫人不是個喜歡交際的人,平日京城女眷有什麼聚會她是能推就推了,跟這位鄭太太她也只見過幾面,並不算得很相熟。

就是她今兒的這生辰,發出的帖子其實都是她的夫婿叫人寫的,她自己一點兒都沒有上心,所以也並不知道邀請的人裏面會有鄭太太。

不過現在既然鄭太太來了,甯夫人也只得面上浮了笑意,同她說了幾句客套的場面話,然後就笑著叫她坐。

但其實目光都沒有怎麼落在她身上,可能連這位鄭太太到底生了個什麼模樣都沒有入心。

鄭太太有意在人前顯擺她前幾日得了兩樣好首飾,所以即便坐下了,也一會兒的就故意的擡高胳膊,好讓寬大的衣袖子落下去,顯出她手腕上戴的那副白玉絞絲镯子來。又或者是跟人說話的時候不時的擡手摸一摸頭上簪的那支赤金點翠蝶戀花的簪子。

如此幾次,旁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就有一位關系跟她比較相熟的太太笑著問道:「鄭太太,你這副镯子和你這支簪子是近日新添的?以前怎麼沒見你戴過?」

鄭太太心中暗喜,面上卻做了不在意的模樣說道:「這也是前幾日我生辰,我家老爺說要給我置辦兩樣好首飾,就去彩蝶軒買了這兩樣送我。我也不知道好是好不好。」

彩蝶軒是京城裏面最好的首飾鋪子,在那裏買的首飾怎麼可能會不好?

當下一衆女眷有誇的,說這兩樣首飾很好,一看就知道很貴重。也有暗地裏鄙視鄭太太的,到底是個商戶人家出身,不過是得了兩樣首飾罷了,就值得這樣誇耀。在座的哪位夫人沒幾樣好首飾,可有見過跟你這般故意誇耀的?

這一番動靜,自然也驚動了甯夫人。

目光望過來,先是看到鄭太太手腕上的那副白玉絞絲手镯,目光就怔了一怔。隨後再看到她發髻上戴的那支赤金點翠蝶戀花的簪子,心中就大震起來。原還隨意擱在椅子扶手上的右手猛的就攥緊了起來,白皙的手背上淡青色的筋絡鼓了起來。

旁邊伺候她的丫鬟看到,忙問道:「夫人,您,您怎麼了?」

甯夫人恍若未聞,只開口叫鄭太太:「鄭太太,你,你頭上的那支蝶戀花的簪子,給我瞧瞧。」

心情激動之下,也顧不得什麼禮儀了。而且面上看著還很急切的模樣,與她剛剛那一副萬事都不上心的模樣簡直不是同一個人。

鄭太太雖然心裏覺得奇怪,但還是笑道:「原來甯夫人也喜歡我這簪子?」

一面說,一面擡手將簪子拔了下來,起身往甯夫人這裏走近兩步,然後就要遞過來。

甯夫人不待她走近,也已經起身站起來往她這裏走。看到簪子,立刻就伸手來接。

伸出來的手都在發顫。待接了簪子,細看一番,看清簪身上錾刻的那三個字,她蓦然覺得心中如有千萬面鼓在同時敲響,竟是頭都暈了,整個身子都開始發起抖來,搖搖慾墜。

她的丫鬟見了,忙走過來扶住她。一面焦急的叫她:「夫人,夫人,您怎麼樣?」

甯夫人依然沒有理她,只當沒有聽見她說的話。反倒一把抓住了鄭太太的胳膊,著急的問她:「這支簪子,你是哪裏得來的?」

鄭太太整個人都懵了。不知道爲何甯夫人看到她的簪子會激動成這樣。

但是她剛剛才說過那番謊話,這會兒也只得硬著頭皮繼續接了下去:「這,這簪子,是,是我家老爺在彩蝶軒買來的。」

甯夫人心想你這肯定在撒謊,彩蝶軒怎麼可能會賣這簪子?

她原是要好好的質問鄭太太一番的,但轉眼見在場的一衆女眷都在望著她和鄭太太,曉得此事不宜張揚,便松開了握著鄭太太胳膊的手,只叫她:「鄭太太,請你跟我來我屋裏一趟,我有件事想要請教你。」

說著,轉身就往自己的院子走。

鄭太太雖然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也只得擡腳跟著她一塊兒往外走。

甯夫人帶著鄭太太一路到了她自己住的院裏。進了正屋之後也沒讓丫鬟站在旁邊伺候,而是將她們全都遣了出去,只留了一個自幼跟在她身邊的丫鬟。

自然,她的這個丫鬟現在年紀也有三十多歲了,早就嫁了府裏的一位管家,也是有兒有女的人。旁人看到她都要尊敬的叫她一聲吳嫂。

等不及叫鄭太太坐,甯夫人已經又迫切的問了出來:「鄭太太,你老實告訴我,這支簪子你是從哪裏得來的?」

她是個性子柔弱的人,就算這會兒心裏再迫切,但問出來的話也柔柔軟軟的,還帶著顫音。

剛剛吳嫂留在這院子裏面操持,並沒有跟著甯夫人到後花園去,現在猛然的見她回來了,還帶了鄭太太回來,問這樣的話,心裏奇怪起來,就湊近過來細看她手上拿的這支簪子。

吳嫂是曉得原委的,這一看之下臉色也立刻就變了,擡起頭不可置信的看著甯夫人:「夫人,這支簪子是……」

甯夫人對她點了點頭,眼裏還有淚光。

鄭太太都快糊塗了,但想了想,依然還是說道:「這支簪子,確實是我家老爺從彩蝶軒買回來的。難道夫人覺得有何不妥?」

剛剛才在外人面前秀了一把自家老爺對她是如何的好,這會兒總不能立刻就說不是吧?那不是在明晃晃的打自己的臉?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8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