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吉星照田園卷四》 > 第09章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9章by 安妍

這下子還沒有等到甯夫人說話,吳嫂先忍不住了,對鄭太太說道:「鄭太太,這支簪子怎麼可能是您家老爺從彩蝶軒買的呢?也不怕實話告訴您,這簪子,原是我家夫人做姑娘的時候戴過的。後來不小心弄丟了,我家夫人心裏還很難過。彩蝶軒難道會賣十幾年前就有的簪子不成?」

她這話說的還是比較客氣的,不過也隱瞞了當年的原委。

鄭太太聽她這樣說,面上就有幾分羞意。但依然還是不想就這麼承認,就說道:「這世上相像的簪子也不是沒有,怎麼見得這簪子就是甯夫人十幾年前的那支呢?許是你們看錯了也說不准。」

甯夫人的夫婿現在畢竟是戶部左侍郎,鄭太太現在即便心裏有點兒不舒服,但跟甯夫人說話的時候也不好太表現出來。

吳嫂便又說話了:「我家夫人怎麼會看錯呢?」

一面說,一面示意鄭太太過來看:「您來看,這簪身上錾刻著長相思這三個字不是?這可是特地請人錾刻上去的,這世上還能有同樣的不成?」

鄭太太這才不說話了。

哪家的簪子簪身上沒事會錾刻長相思這三個字啊?而且對于一般閨閣的姑娘來說,一般也不會買這樣的簪子。

這簪子,顯見得就是相愛之人贈送的。那當年這支簪子是誰送給甯夫人的?

鄭太太心裏正想著這件事,就聽到甯夫人在很誠摯的對她說道:「鄭太太,求求您,實話告訴我這支簪子您是從哪裏得來的。您放心,我絕不會忘了您的這份恩情。」

說著,竟是要對鄭太太跪下。

吳嫂和鄭太太兩個人都嚇了一大跳,也都搶著過來扶她。

吳嫂落淚:「夫人,您這是,唉。」

鄭太太則是慌忙的說道:「您可千萬別這樣,我告訴您實話就是了。」

說著,便告訴甯夫人這簪子是她名下當鋪的掌櫃送來的,說是有人拿來當著。

也說了一塊兒當的還有她現在手腕上戴著的那副白玉絞絲手镯。

甯夫人聽了,便請她將那副手镯脫下來給她看一看。一邊兒看,一邊還回過頭流著淚跟吳嫂說:「碧桃,你瞧,這是不是當年我戴在手腕上的那副镯子?難怪剛剛我打眼一瞧的時候就覺得很熟悉。原還只以爲這是我看錯了,這樣的絞絲镯子外面也多的。但沒想到竟然真的是我當年戴的那副。」

說著,聲音越發的嗚咽起來。

吳嫂聽了心裏也難過。但礙于鄭太太在這裏,也不好拿話來勸。只問鄭太太:「鄭太太,奴婢請問您一聲,這支簪子和這副手镯子,是誰拿到您的當鋪裏面去當的?」

鄭太太心裏正在想,這主仆兩個人是怎麼一回事?特別是甯夫人。縱然這支簪子和這副手镯子是她以前做姑娘的時候戴過的,不小心弄丟了,但以她現在的這個身份,要什麼樣的首飾沒有,值得見到這兩樣東西就傷心成這個樣子?

猛然的聽到吳嫂問她話,她愣了一下才回道:「這我卻不清楚。那日只恍惚的聽沈掌櫃提起過,說拿了這兩樣東西來當的是一對男女。兩個人年紀應該都不大,女孩兒管那個青年男子叫哥哥,兩個人約莫是兄妹罷。」

沈掌櫃也是想在鄭太太面前邀功,要讓她覺得自己會辦事,所以才將那日的事詳細的告訴了鄭太太一遍。

「兄妹?」

甯夫人和吳嫂對看了一眼,顯然兩個人都不信。隨後吳嫂便又再問鄭太太:「鄭太太,那位女孩兒,多大年紀?」

鄭太太能聽得出來她問這句話的時候很緊張,聲音裏面都帶著顫。甯夫人比她更緊張,雙手緊緊的攥著手裏的那支簪子和那副手镯,望過來的目光裏面有緊張,也有期待。

雖然鄭太太覺得她們主仆兩個實在很奇怪,但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都承認過這手镯子和這簪子不是她家老爺買的,臉也早丟了,索性就將自己知道的就都直說了罷。

若是這位甯夫人往後肯在她家夫君面前說幾句她家老爺的好話,那也是值了的。

就說道:「我倒沒有見過那個女孩兒。不過那日好像聽沈掌櫃提過一嘴,說約莫十五歲左右吧。」

「十五歲?十五歲?」

甯夫人一聽,激動的就去看吳嫂。

吳嫂對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鎮定一些。隨後就對鄭太太屈膝行了個禮:「鄭太太,勞煩您了。只是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勞煩您一件事?那位沈掌櫃,您看這兩天若有空,您帶他過來,我們見見他,如何?」

總還是要問清楚那日的事的。

見鄭太太猶豫不決,吳嫂立刻便說道:「鄭太太您放心,我家夫人心裏往後肯定領著您的這個恩情,是絕對不會忘的。」

她都這樣說了,鄭太太自然也同意了。

就爽快的點了點頭:「行。那明天我便帶她過來拜見甯夫人。」

彼此又說了兩句話,甯夫人叫吳嫂過來,低聲對她耳語了兩句。

隨後就見吳嫂走開去,不一會兒的功夫又回來了,手裏拿了幾張銀票。

甯夫人叫吳嫂將這幾張銀票拿去給鄭太太。

鄭太太正不明白她這是什麼意思,一時還不敢接銀票。就聽到甯夫人歉意的在說道:「鄭太太,這兩樣首飾我確實是極喜歡的,當年不幸,不幸弄丟了,我心裏還難過了好些時候。難得現在竟然又教我看到了,我就想要留下來。這五百兩銀票你拿著,權當是我在你這裏買了這兩樣首飾,如何?還請你一定要收下。」

《吉星照田園卷四》第09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