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嬌娘撩心卷三》 > 第02章

《嬌娘撩心卷三》第02章by 南罗

顧言傾知道,縱使自己再擔心溪石的安危,眼下也不知道人在哪裏,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他穩住汴京城這大後方了。

這般想著,又拿出了溪石留下的那個荷包來看,她不明白,溪石在臨走之前,爲何獨獨將大皇子給她的荷包留了下來,這裏頭的玉佩難道還有什麼暗喻不成?

玉是好玉,摸上去手指沁涼,是龍的形狀,別的顧言傾也看不出來什麼,想著大皇子還未離京,不如直接去問他,這玉有什麼暗喻?

沈溪石一去半月都沒有消息,顧言傾一邊忙忙碌碌地在汴京城各勳貴家附近開羊湯店,一邊換著花樣地在家給沈溪石做荷包、襪子、箭套,忙得也沒空想別的。

這一日荔兒拿了一封信過來,「主子,是越王府那邊送過來的,說務必要交到您手上。」

顧言傾放下手中的荷包,拆開封蠟,看了一眼,寥寥幾句,是希望她去送行,沒有落款,顧言傾猜測大概是越王殿下。

大皇子婚後的第二日進宮,就被封越王,只是這些日子汴京城都在討論後宮兩位妃嫔有孕的事兒,一個不受寵的皇子要離京的事兒,並沒多少人注意。

其實說起來,顧言傾和大皇子在小時候,還是有幾分交情的,雖然這次再見,大皇子總讓人有些琢磨不透,但是至少他對她沒有惡意,此次大皇子去滇南,許是一輩子都不會回來,顧言傾倒也覺得該去送一送。

想到小時候紅著眼睛、鼻頭,軟萌可愛的小豆丁,顧言傾心裏也有些不是滋味。

剛看了信,魏靜晏就過來了,魏靜晏一看廂房裏鋪陳的這些荷包繡線兒,就調笑道:「人走了不過半月,等回來,你這四季的衣裳都要做好了!」

她這些日子兩三日過來一趟,和顧言傾之間已經頗爲熟稔,見她打趣,一旁的荔兒抿唇笑道:「可不是,昨夜我家夫人還想著納鞋底呢!」

顧言傾瞪了荔兒一眼,「別瞎說了,去將我今早做的千層酥糕裝一碟子過來,另外再備些玫瑰花餅。」她只是希望自己忙碌了一些,這樣就不會有空去擔心溪石在西北的情況了。

一時忽地也有些無趣,輕輕抿了一口茶,問魏靜晏:「你時常過來,侯府裏老夫人會不會有意見?」

顧言傾問的是景陽侯府的老太太,魏靜晏的婆母,魏靜晏笑道:「沒有,世子娶了新婦回來,老祖宗正稀罕的緊,三兩頭招在跟前陪著說話,我索性將侯府的中饋都交了出去。」

老太太最是疼愛景行瑜這個長孫,一直怕他在繼母手裏受了委屈,眼下老太太見她識趣,對她也是睜只眼閉只眼。

顧言傾默然,國公府邸的嫡長女嫁到侯府做繼室,不爭不鬧,中饋說交出來就交出來,顧言傾隱約覺得,當年靜晏嫁到侯府,大約也是與侯爺或侯府老太太做了交易的。

一個尋求安身之所,一個娶回魏家嫡女做繼室,門楣增光。

顧言傾想到自己回京以後,一直都沒有關心過靜晏的事,心裏一時有些過意不去,低聲問道:「阿晏,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

顧言傾的眼裏有深深的自責,魏靜晏心頭一片柔軟,「別擔心,我好得很,我很早就中意景陽侯了。」魏靜晏沒有說,她能嫁進景陽侯府,是做了交易的。她答應老夫人,一輩子不會生自己的孩子。

于景陽侯府而言,她不過是挂著侯府夫人名頭的富貴閑人。

魏靜晏想到這裏,眼神有過一瞬間的暗寂,很快又恢複如常,望著言傾道:「阿傾,你要和沈樞相多生幾個孩子,日後等我老了,我還想著厚著臉皮去找你收留呢!」

她說這話的時候,雖是笑著,可是顧言傾還是感覺到了她周身散發出來的寂寥,輕聲應道:「好!阿晏一定要來找我!」

魏靜晏望著她認真的小臉,用力撐開眼睛,阻止眼淚掉下來,許久,才輕輕笑道:「阿傾,我真高興還能再見到你。」這一輩子,她相信的,和能夠依靠的一直只有阿傾一人。

想到老夫人前幾日又提出來給侯爺納妾的事,心裏竟奇異地不覺得堵得慌了。

這時候荔兒和藿兒端了糕點和涼茶過來,魏靜晏看到玫瑰花餅,想到自家三妹最愛吃這東西,淡道:「說起來,凝萱那丫頭和沈肅的婚期也定了,就在年底呢!沈家原說是十月,我娘覺得太急了些,好說歹說,推到了年底。」

顧言傾自那次後,也一直沒見過魏凝萱了,想到那天那個倉惶又寂廖的背影,忍不住問道:「你家三妹最近可還好?願意嫁嗎?」

魏靜晏點頭:「先前要死要活的不願意,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想通了,這些日子倒也乖覺,安安靜靜地在家中做繡活呢,我看她那樣子,倒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魏靜晏想到妹妹的模樣,也有些唏噓,對于這個妹妹她的感覺有些複雜,有豔羨,也有幾分排斥,只是現在看她像沒了水分的小花兒一樣,又有些心疼。

顧言傾想到魏凝萱不能懷孕的事,不知道要不要告訴魏靜晏,魏凝萱眼下這個模樣,大約是想嫁給沈太後在意的娘家長孫來報複沈太後的。正猶豫不覺得時候,魏靜晏笑道:「阿傾,我有時候不討厭這個妹妹,大約也是她身上有幾分你的影子。」

顧言傾腦子一沒留神,話便說出了口,「阿晏,太後給凝萱下了毒,她不能懷孕了!」

「哐」一聲,魏靜晏手中的茶盞掉到了地上,廂房裏鋪了地毯,聲音倒也不清脆,只是那滾落的茶水,染濕了魏靜晏的裙子,好在是茶放了一會,微涼,並不燙。

荔兒立即進來輕手輕腳地收拾,魏靜晏拒絕了阿傾讓她換身衣服的提議,拉著阿傾的手,微微有些顫抖,「阿傾,你和我說實話,凝萱知不知道?」

顧言傾低頭,「是她在議親的那一段兒,有一次一個人跑來沈府說想見我,然後和我說的,讓我自己小心提防些。」

……

..

《嬌娘撩心卷三》連載內容閱讀完畢,請關注後期更新..

言情HK温馨小提示:

《嬌娘撩心卷三》全文已经阅读完毕啦,您可以:

▷ 下载嬌娘撩心卷三TXT电子书全集

▷ 进入南羅的作品列表,继续阅读南羅的其他作品。

与《嬌娘撩心卷三》相同的“嬌娘撩心系列”小说列表

◁ 返回《嬌娘撩心卷三》小说目录

◁ 返回言情HK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