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廚娘很有事下》 > 第02章

《廚娘很有事下》第02章by 不吐泡的鱼

自景家出事以後的每月十五,王妃與蘭側妃都會去金光寺祈福,這月一如既往,二人坐在簡素的馬車之中,身後只跟了十余仆從,連往日開道的家兵都省了,一切隨簡。

這是蘭側妃提出來的,托佛祖庇佑,她們姐妹二人日子也算是重見光明,在京中再也不用看那些貴婦的眼色,她們更應從心裏敬謝佛祖,大張旗鼓的,反而擾了佛祖清淨。

妹妹的話王妃一向聽得進去,覺得這話不無道理,便省了一衆禮儀,只如普通富庶人家裝扮,惹不起任何注意。

永康王妃以爲這不過是一場普通的祈福,哪知,卻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

寺廟被歹人劫持,素齋中下了不知名的劇毒,她的兒子失蹤,女兒差點命喪于此。

而她打心眼裏疼愛的妹妹,站在自己夫君身旁,嘴唇嬌豔如血,笑的花枝亂顫,塗著豔麗蔻丹的指甲輕輕刮著她的臉龐,而後一路走向咽喉。

她眸中充滿了悲憫與可笑,嬌滴滴的說著話:「姐姐呀,你與福姐兒慘死于歹人手下,是妹妹無能,護不了你呀,妹妹一定會找到生哥兒,你猜,他會是什麼樣子的?嗯?」

永康王妃說不出話,蠢鈍如她,現在才明白這不過是一場局。

什麼輕車從簡,什麼歹人,什麼劇毒……都是她這個好妹妹一手策劃的啊!!!

王妃目眦盡裂,使勁全身力氣撲向那朵蛇蠍花,卻被人死死攔住,只發出獸鳴般的咆哮:「生哥兒,你還我生哥兒!!」

「姐姐!」女人的聲音還是嬌的能滴出水來:「妹妹猜想,找到生哥兒的時候,他可能因爲劇毒而喪了命,也可能變成了廢人,你說說,你想要哪種呢?」

「我要是姐姐,我就選死掉好了,反正以後是個廢人,連子嗣都不能留下,活著豈不是折磨?你說是吧,我的好姐姐!」

「啊——」

永康王妃無力的跌坐在地,木已成舟,她再如何掙紮也無濟于事。

她在王府中鬥姬妾,在外與诰命夫人周旋,沈浮幾載,卻是爲她人做了嫁衣。

她敗了。

「讓我,最後見一面生哥兒吧。」

永康王好在還有最後一絲夫妻情義,讓他們母子三人團聚。

十歲的景賦生躺在幽暗的隔間,七竅流血,意識渙散。門開的那一刻,他仿佛看見母親嚎啕著向他撲來,他想讓母親快逃,帶著妹妹逃的越遠越好。

永康王妃金光寺私會情夫,卻不想遇到歹人劫持寺廟,故而敗露,王妃與小郡主慘死歹人手下,世子身中劇毒,生死未蔔。

這裏是一場局,他聽見了的。

景賦生嘴角含了一絲冷笑,流血的眼睛死死盯住門外的華服男人。

那是他的父親,爲了一個女人,卻要他死。

永康王對上那對眸子,裏面恨意滔天,冷如冰霜,仿佛伸出一只手來,要帶著他一起墜入地獄。

汗毛直立,冷汗濕背,永康王驚恐的退後了一步。

「你……你,你們去死吧!」這是那位所謂的父親,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小景賦生再也支撐不住,暈死過去。

景賦生說的沒錯,林滿此刻確實是想提刀上京宰人了。

只是聽他們講述一次,她就已經氣血上湧,心緒久久無法平靜,腦子裏面就跟驚雷一道道炸過去一般,

天家冷血,林滿見識了。

她忍不住抓住景賦生的袖子,想說點什麼,但話在口裏兜兜轉轉了幾圈,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無比恨自己的語言貧乏。

景賦生眼白泛著不正常的紅,太多的情緒糅合在一起,眸子裏面都快裝不下了。

「你們,最後是怎麼逃出來的?」

「我們娘幾個被他們關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屋子裏,本以爲要命喪于此了。」接話的是景大娘,她道:「那對賤人千算萬算,什麼都算進去了,卻算漏了最重要的一樣。」

永康王與蘭側妃在金光寺製造了那麼多騒亂,卻不想,金光寺出事不久後就傳到了陛下的耳朵裏。

當今陛下惜才,原先對景賦生的優待是對冠英侯的愧疚,後發現這人確實是難得的可塑之才,便有意培養,對他的事情也多上心幾分。

陛下派的人來的迅速,永康王與蘭側妃措手不及,在前方想方設法拖住皇帝的人,景家母子這邊一時半會兒顧不上,給了他們可乘之機。

只是景大娘到底一介弱女子,帶著女兒和中了劇毒的兒子到底動作不快,還未見到陛下的人,倒是撞見了永康王派來的殺手正在尋他們。

景大娘一路躲閃,慌慌張張帶著孩子跑進了後山,便錯失了與皇家的人相見的機會。

《廚娘很有事下》第02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