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廚娘很有事下》 > 第03章

《廚娘很有事下》第03章by 不吐泡的鱼

那時她怕極了,在京城娘家無人,何況後面還有殺手追趕,她哪敢再回頭,有陛下相護又如何?那你要有機會見得著面才行。

她又驚又恐,帶著孩子胡亂奔逃,順著後山出了京城,最後熬不住暈死在路旁。

「到底老天爺憐惜我們母子三人,命不該絕,被去往钏縣的商隊所救,我幹脆就順著他們一道走,商隊有個人是小蒼村的,說了村子的情況,我覺得再適合我們三人不過,便當了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在那落了腳。」

钏縣便是小蒼村所在的縣,縣管鎮,鎮管村,與現代地域管理製度有些相通。

林滿聽完後只道景大娘福大命大,可真正是絕境逢生。

再往後京中是什麼情況景大娘就不知道了,畢竟那時候她已經帶著孩子逃到了小蒼村,小蒼村不過在蒼山一角,說是與世隔絕都不爲過,哪能知道千裏之外京城的消息呢?

林滿問道:「那後來呢?堂堂的永康王妃與世子和小郡主齊齊失蹤,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情。」

永康王妃的事來的突然,白上行本也不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若不是今天聽景大娘和景賦生親口講出來,縱使有猜忌也只能在心底,哪敢拿出來與人說道?

白上行就道:「事情確實鬧的不小,但是歹徒鬧事,殺人抛屍有什麼幹不出來?尋了幾日在金光寺的後山上找著了幾劇殘骸,已經被野獸啃的面目全非,若不是那上面還殘留了夫人幾人穿著的衣服碎料,誰都認不出來,所有人都認定了,永康王妃幾人已經遇害了。」

「夫人與公子小姐出事後,陛下大怒,命人徹查此事,但下手的人做的周全,竟查不出什麼蛛絲馬迹來,陛下本也懷疑過永康王府的人,但那時的蘭側妃與永康王也中了毒,蘭側妃差點沒有挺過來,最後誰也沒有懷疑到她身上。」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那蘭側妃爲了洗脫嫌疑也是下了血本,但結果到底是如了她的願。

景家活著的,除了邊疆的景江岚一家,就只有養女蘭側妃。

這宅鬥的彎彎繞繞和冷血無情,林滿一輩子都學不來,她也明白了景大娘爲何如此痛恨京中,那裏確實讓人通體發寒,若是讓永康王府的人知道景大娘幾人還活著,他們現在沒有庇護,只有任人收拾罷了。

景大娘哀求道:「還請白禦醫可憐我們母子三人,切勿將我們在此地的消息說給他人,我們家已經成了這樣,再經不起折騰了!」

白上行忙道:「夫人說的哪裏話?且不說你是忠良之後,我本就離了那是非之地,何故要再去沾染?」

他歎了一口氣,繼續道:「可憐你兄長景江岚將軍,得知此事後,竟主動向陛下請情回京,匆匆趕回來,連你們‘屍體’最後一面都沒有見著,在墳前跪了三天三夜,誰勸都不頂事,心中不知有多煎熬,待緩過神來卻一夜白了發,提刀就去了永康王府,若不是陛下那時剛剛派了人去府中,只怕永康王當場便斃了命。」

林滿想了一下便明白,景江岚得知的消息和外人一樣,不過是在金光寺遭了難,他是恨永康王無能,護不住自己妹妹和外甥,連養妹也差點魂歸西去,這樣的男人無用至極,他應無顔再苟活于世!

景大娘許久未聽人提起自己的哥哥,她不是沒想過找兄長求助,但小蒼村實在太偏遠了,邊疆在衆多人心中可以說是傳說般的存在,且不說路途遙遠,整個钏縣都不定有人去過,那信件要如何送到呢?萬一路上出了什麼岔子,被永康王府的人知曉了該怎麼辦?

蘭側妃與永康王比任何人清楚他們可能沒死,能不找掘地三尺的找他們?

經曆過大難不死,景大娘的膽子實在太小了,她冒不起任何風險。

白上行又說了些後面的事,景江岚以爲世上除了家人外,只有蘭側妃這一個親人了,自然百般護她,加之陛下對景家的愧疚憐惜更重,蘭側妃成爲新晉的永康王妃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

那蘭側妃也做的好看,目的達到後並沒有急著受封,反而拖著病恹恹的身子冒死抗旨,美其名曰姐姐與侄子女屍骨未寒,她無顔坐上王妃的位置,恩求陛下讓她爲姐姐並兩個侄輩帶孝三年,後再作考慮。

林滿心中大呼臥槽,不愧是頂配白蓮花!!!

如果她依旨坐上了那位置其實合情合理,就算有人心中不屑,可誰都說不出來一個不字,不過還是會腹誹她踩著姐姐的屍體上位罷了,甚至,還會猜忌是不是她所作所爲。

就這一操作簡直讓人連诟病她的地方都沒有,她還是清清白白,無助,弱小,又可憐!

林滿目瞪口呆,這樣的人,十個景大娘也不是她的對手啊!

「那她,不怕把這事兒攪黃了啊?」林滿忍不住出聲,三年呀,可不是一個短時候,其中變數良多,她不怕嗎?

這次開口的是景賦生,林滿的話讓他笑出聲,對比蘭側妃的所作所爲,她這話一出,連宅鬥小白都幹不過,不禁有些樂了:「你覺得她會沒算進去?她有我舅舅的庇護,陛下的憐惜愧疚,還有永康王的疼愛,世上最尊貴的愛護她都有了,能讓她受一絲委屈?」

林滿琢磨了下,問道:「陛下不答應?」

「何止陛下,就連景江岚將軍都不答應,甚至還斥責了她一頓,若真想要夫人九泉之下也瞑目,就好好擔起永康王府當家主母的擔子,別讓有心的莺莺燕燕乘虛而入。」白上行一邊回答著林滿的話一邊搖頭,他在宮中見的多了,這樣的城府卻還是第一次見著。

蘭側妃被一頓教育,痛哭流涕了幾日,‘永康王妃母子三人’葬後不過三月,她成了永康王府真正的王妃,她的兩個兒子,子憑母貴,由庶成嫡。

「哎,老夫當初也瞎了眼,竟也真被她所感動過。」

林滿同情的看著白上行,看吧,白禦醫就是個典型被感化的例子,最開始不也是懷疑是永康王府的人嗎?還不是被老白花一系列騒操作打消了懷疑。

幾人說完了故事,一壺茶早也見了底,晌午時間也過去了許久,看了眼時辰,不多時都能吃晚飯了,白上行無論如何也要留景大娘吃飯,命童子去鎮子上最好的興福樓訂了最好的席面,幾人收拾收拾,算了時辰便就過去了。

幾人商量了下,飯後白上行先仔細爲景賦生檢查身子,看看有沒有康複的可能性,今天他們先在鎮子上留宿一晚,明天再回去。

林滿站在包間的窗前,從上往下看,鎮子的繁華讓她腦中滴溜滴溜的轉。

景賦生一看她那眼神就知道,八成跟銀子跑不了關系。

他沒去打攪她,反正回頭自個兒就忍不住要找人商量怎麼賺錢了。

想到這裏,嘴角不自覺帶了一抹寵溺的笑。

《廚娘很有事下》第03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