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廚娘很有事下》 > 第04章

《廚娘很有事下》第04章by 不吐泡的鱼

白上行看了眼窗前的林滿,又看了景賦生,最後將疑惑的目光投向景大娘。

景大娘無奈的笑笑,對他道:「請白大夫一定要救救我們家生哥兒,以後我們生哥兒的終生大事,也少些折騰。」

白上行本有些疑惑,林滿已經是婦人發型,還帶了個孩子,怎麼看都是他人婦,還如何與景賦生相配?

不過飯間他就明白了,景大娘簡單說了些這幾年在小蒼村的生活,對幾人的遭遇便有所了解,心中既疼惜又惋惜,都是不容易的孩子。

林滿自然不知道自己被無形中的同情了一把,鎮子上鬧哄哄的,不遠處一個打扮華麗嬌俏的少女正被一群書生打扮的年輕男子擁簇著進了首飾樓,這本與她無關,但眼神一晃,卻在那群書生中看見了熟人,她的臉色頓時古怪起來。

這時恰好開了飯,林滿不好再細看,規規矩矩的坐好,腦子裏面想的多,面上卻不表現出來,免得擾了大家興致。

幾人茶足飯飽,要散席時,林滿問了一句:「白大夫可知鎮子上有家李員外?」

白上行雖然回來不久,但自打他是京中退下來的禦醫且醫術了得的名聲打出去後,也有不少富家鄉紳來尋他,想與他攀些交情,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奇怪,明明離天子甚遠,但只要和那些與天子身邊的人沾那麼一絲絲關系,四舍五入,便覺得自己也見過天子了。

若是讓林滿知道了那些人的想法,她肯定是要膨脹的。呵,她可是正兒八經和天家血脈打交道的人哦!

話轉來,白上行聽了林滿的話點點頭:「他愛女下個月及笄禮辦酒,倒是遞了帖子給我,不過我給拒了,怎麼?滿娘想認識他?」

林滿搖搖頭,抿嘴小小露出俏皮的梨渦,道:「只是間接有些小生意的往來罷了,方才想起我們村有位秀才在鎮子上讀書,似乎也得了帖子要去參加及笄禮,順口問問罷了。」

她只是隨便說了一句,但白上行就想得多了。

年輕秀才去參加女子的及笄禮,怎麼都聽出一股不尋常的味兒來。

不過這李員外似乎把鎮子上有功名的讀書人都請去了,看模樣應該是要擇婿了,據說李員外妻子的妹妹是擡給縣老爺的貴妾,不管怎麼說都是搭上了縣太爺的線,不少讀書人還是願意娶捧場的。

縣太爺在屋子裏面幾人的眼皮下或許不夠看,但在這山高水遠的钏縣,那就是天王老子,誰願意去得罪?

幾人茶足飯飽,歇了小會兒便回了醫館,此刻天色已黑,館外也沒了白的喧鬧,只留幾盞街燈散發著不甚明亮的柔光。

白上行將景賦生獨自帶去了醫館的閣樓,其他幾人在樓下等著,氣氛一下緊張起來,不知道最後會是個什麼結果,治得好還是治不好。

景大娘不安的捏著手,嘴唇都發著白,目光時不時向樓上看去,一點聲響都能讓她驚一跳。

平平和雙兒已經打起了瞌睡,林滿和景福卿想安慰景大娘也不得空,也無從下手。

當了娘才知道那種心情,與孩子有關的任何事情,都能讓做娘的牽腸挂肚。

過了小半個時辰,樓梯間發出腳步踩踏的聲音,樓下幾人的目光緊隨而去,白上行與景賦生的身影慢慢出現在衆人眼前。

林滿只看見了景賦生,他神色不大好,額頭出了些細汗,面容更蒼白了幾分,應該是在檢查時受了些折磨。

憔悴的樣子讓人心疼。

「白,白大夫,怎麼樣了?」景大娘緊張的不知所措,好半天才鼓起勇氣問出了口。

白上行看了幾人一眼,道:「這毒與蘭側妃所中之毒是一種,我治過。」

治過就是有經驗,那就有希望!

衆人心中剛松一口氣,另一口還沒提起來,就見他神色嚴肅,繼續道:「不過蘭側妃救的及時,而公子……毒後拖了太久,錯過了最好的救治時間。」

此話一出,景大娘差點暈厥過去,還好林滿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白上行繼續道:「雖然你們這些年葯水不斷,扼製了毒素蔓延至五髒六腑,但到底根深蒂固,能不能好,全憑天意了。」

今夜注定是個無眠夜。

林滿躺在醫館給她安排的房間裏,翻來覆去的合不上眼。

景賦生所經曆的痛苦她無法感同身受,她十歲的時候再幹什麼?還在老家,跟村子裏的小夥伴下田摸魚,上樹抓蟬,瘋的無法無邊。

她越想越煩悶,見平平蓋著被子睡得香甜,便幹脆閃身進了空間轉轉。

自從菜地雇人打理之後,她就很少動手打理這些菜苗,只是每天按時來澆澆水,菜地的變化也注意的不多。

她圍著田埂走了一圈,感覺田間似乎變大了些,空間裏那顆奇怪的樹又長高了,林滿對著比了一下,差不多高出她一個頭了,仔細看了樹葉子,還是原來那幾種模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開花結果。

空間裏舒適的環境讓她煩躁的心靜了不少,她在田埂坐下,任由腦子放空。

背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林滿沒有注意到,直到那道熟悉的聲音叫了她。

「滿娘。」

林滿轉過頭,見是景賦生,他臉色還是蒼白的,精神也不大好的樣子。

景賦生挨著林滿坐下,和她說著話:「睡不著?」

《廚娘很有事下》第04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