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誤把殿下當公公卷三》 > 第03章

《誤把殿下當公公卷三》第03章by 乐青

太子殿下撥開擋路的楊靜,有點氣惱地走上前,擡手掀開她臉上面具,「好笑……」一雙盛滿歡快的彎彎雙眸望住他,瞬間將「嗎」這個字,從劉琰心裏抹掉了。

「哈哈,還真能嚇到你啊!」許京華樂不可支地摘下面具,送到劉琰面前給他看,「小兔子而已。」

「淘氣。」劉琰搖頭說她一句,便往西偏殿走,「你昨日進宮的?」

許京華拎著面具跟在後頭,「對啊。」同時悄悄打量太子殿下,見他精神不錯,沒有明顯消瘦,只又更沈穩了些,放心之余,還是忍不住問,「你還好嗎?」

劉琰腳步慢了一點,卻忍住了沒回頭看她,低聲答:「還好。」說完停了停,又聲音更低道,「就是把以前的信,看了……遍。」

中間兩個字,他說得格外含糊,許京華沒聽清,心卻仍是一酸,也低聲回:「我這些天寫了好多信,一會兒給你。」

心中頓時被各種歡快跳躍的情緒填滿,劉琰用盡全力,強忍著沒有回頭立時跟她要信,繼續端著平靜面孔進去見太後。

太後見到劉琰,模樣也比許京華以爲的要平靜,打量過氣色,簡單問過起居,就叫傳膳了。

許京華覺得這兩位當著她在賣什麼關子,果然用完膳,太後就借故把她打發出去,單獨和太子殿下說話了。

她撅著嘴出了大殿,到外面先把楊靜叫到一旁,將裝信的錦囊交給他,然後才照太後的吩咐,帶人去摘些新鮮桂花回來。

許京華以爲太後和劉琰應該有很多話要說,摘桂花的時候也沒著急,想給他們留出足夠的時間交談,哪知道等她回去慶壽宮,劉琰已經走了!

「我讓他去見皇上了。」太後隨口解釋一句,就要過桂花來看,「你以前做過桂花餅嗎?」

「沒有。皇上會見殿下嗎?」許京華心思還在劉琰身上。

「兩父子早晚是要見的。祖母教你做桂花糖餅吧?」

許京華忍不住嘀咕:「皇上既然不同意那個計策,早就該……」

話沒說完,就被太後擡頭看她的眼神給止住了。

「皇上待你親和,是看著你喜歡,你心裏可以當皇上是自家長輩一般愛戴,但決不可忘了他是號令天下的至尊。方才這句話,往小了說是不敬尊長,往大了,叫有心人一說,就是大逆不道。」

太後語氣並不嚴厲,但態度十分嚴肅,許京華忙起身認錯:「孫女以後再不敢了。」

太後歎口氣,拉她到身邊坐下,「我知道你是替琰兒不平,但他們父子間的事,別說是你,有時候連我都不便揷手。祖母不想把你養得和那些閨秀似的,只知閨閣中事,但也希望你能明白,身爲女子,生來就有許多事無能爲力,所以古人教家中女兒,才說卑弱第一。」

「您是不是想說我自不量力啊?」許京華想了想,直接問。

太後笑了笑:「祖母可不是這個意思。這麼說吧,琰兒已經做了太子,要不是總有變故,早就成親了,放哪兒看,他都算是個成年男子,該獨自面對風浪了。」

說到這兒,太後收斂笑意,認真看著許京華說:「他將要走的路,你陪不了,除非你想像祖母一樣,踏進這牢籠,再也不出去。」

許京華爲了這句話,發了一整天呆。

她明白太後的意思,能陪著劉琰一直走下去的女子,只會是他的妻子,也就是太子妃。

許京華對這一點沒有異議,她當然不想像太後一樣,大半輩子都活在宮牆裏,但她想到以後會有一個女子——還是劉琰鍾情許久、耐心等著長大的女子——陪在他身邊,分擔他的喜怒哀樂,從那以後再沒自己什麼事兒,她就心裏不是滋味。

就像當初得知段弘英定親時一樣的不是滋味——不,好像那時候更不是滋味一些,因爲她甚至昏了頭,想過爲什麼他們不能……。

許京華用力搖搖頭,把自己當初的蠢念頭搖出去,轉頭看外面時,才發覺天色已晚。

今日過節,皇上卻沒有擺宴的興致,只傳召了齊王夫婦入宮,來陪太後賞月,他自己用過晚膳就去了淑妃宮中——周淑妃懷著身孕,肚子已經大起來了,皇上雖有新寵,卻仍時常去陪她。

至于太子殿下,據說見過皇上就回東宮了,晚間賞月時,齊王倒是問了一句,太後卻只歎息一聲,並沒回答,齊王就沒再追問。

許京華也沒敢問。

也許這是皇上給劉琰的試煉,或者幹脆是命運給太子殿下掀起的風浪,許京華這個站在岸上的人,實在幫不上什麼,只能看他自己掌舵。

過了中秋,皇上仍是沒有叫太子聽政,但給宋懷信下了一道旨意,令他每隔一日進宮教導太子,許京華也因此能和劉琰繼續通信。

劉琰給她回信,基本都是寫讀了什麼書,書裏有什麼有趣的事,提到他自己,只有「一切都好」四個字而已。

許京華因爲太後那日的話,心裏多了幾分別扭,再寫信時也有所保留,加上宋懷信不太情願給他們傳遞信件,劉琰回第二封信後,許京華就再沒給他回。

這時候已經八月底,她娘的靈柩終于到京,齊王就近擇了日子,陪她從白馬寺送父母入土爲安,合葬在了北邙山上。

下葬之後,許京華一時不舍得離開父母,跟齊王商量了,又在墓園守了七日,才返回京城。

齊王已經先一步回京,跟太後回禀了下葬事宜,但許京華自己回來了,少不得也得進宮去見太後,讓她安心。

「修得很氣派,四下景致也好,能望見神都,爹娘在地下,一定也很高興。」許京華挽著太後手臂,細細描述。

太後點點頭:「那就好,也算了了一樁大事。」

祖孫兩個正說著,外面來人回報:「太子殿下來了。」

中秋一別,到今日已有二十多日未見,許京華站起身,看著劉琰風度翩翩走進來,才突然發覺自己挺想念他的。

劉琰先給太後行禮問安,然後轉向許京華,不待她行禮就說:「又沒外人,免禮吧。剛從邙山回來麼?」

「嗯。」許京華點點頭。

劉琰仔細打量她兩眼,向太後說道:「京華好像瘦了。」

太後也仰頭打量許京華,「沒有吧?她一直這樣。」

許京華也說:「沒瘦,是黑了,大約看著顯瘦?」

劉琰忍不住笑起來,太後也笑:「你還知道自己黑了?是不是天天在外面跑了?」

許京華笑嘻嘻不說話,太後接著說:「朱家姑娘等著你回來,約你跑馬呢,你也別光等人家請你,也請人家去家裏玩玩。」

《誤把殿下當公公卷三》第03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