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02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2章by 酌隐

「讓我去看你們是如何私通?如何珠胎暗結?」

顧熙言聞言,小臉兒上的血色霎時褪的幹幹淨淨,整個人如遭雷劈一般,只知道拼命地搖著頭,「不,不是這樣的……妾身和世子只是幼時有些交集罷了,萬萬沒有……」

她幾乎用盡了全身力氣,卻怎麼都說不出口「私通」這兩個字。

男人的胸膛起伏不定,手臂上的肌肉漸漸隆起,右臂上漸漸有一片血色暈染開來。

蕭讓心中一腔盛怒,聽著這辯解,只覺得是欺瞞無度,正慾發作,那廂,帳外突然傳來親衛的聲音,「秉侯爺,大夫前來換葯……」

那親衛話還沒說完,蕭讓張口便是一聲怒喝,「統統滾得遠遠的!」

外頭衆人聞言,一時不知自家主子是因何暴怒,立刻噤了聲,竟是呆在了帳子外頭連動也不敢大動。

只聽蕭讓冷笑一聲,帶著薄繭的大掌撫mo上美人兒如玉的臉頰,修長的指節描摹著櫻唇的邊緣,爾後緊緊捏住美人兒的下颌,他眯了眼,問她,「沒有?」

「你叫著本候‘夫君’,和本候做盡了親密之事,如今,肚子裏卻懷著別人的孩子?」

「本侯派人尋你,日日夜夜憂心你受了委屈欺侮,結果呢?你在做什麼?」

「本侯是不是太慣著你了?你竟膽敢做出這等放/蕩之事!」

誰願意相信呢?

一開始的時候,他也是不信的。他不相信,他捧在手心裏的嫡妻,一去短短數十天,便把他抛到了腦後,竟然和別的男人共處一室,言笑晏晏。

他本以爲她是身處敵穴,忍辱負重,不料,到頭來卻是一場兩小無猜,未盡的前緣。

他們在扶荔山中養病,耳鬓厮磨整整兩年,後來因故分離,時隔多年,舊情猶存,一朝舊夢重溫,墜歡重拾,珠胎暗結……

他看到這些的時候,仿佛被人按在椅子上一刀一刀的捅刀子,他只能生生地受著,無處遁形,無處可逃。

她們的過往就這麼清楚地擺在他面前——那是他跨不過、也無法參與的過去。她肚子裏的孽胎,更是斷了他和她的未來。

男人看向她的眼生陌生的可怕,出口的音色冰冷至極,不帶一絲一毫的溫度,「本侯的東西,就算本侯不要了,也容不得一絲一毫的背叛。「

美人兒搖搖慾墜地坐在黃花梨木的桌案上,雙目失神,滿面恍然,淚珠子像斷了線一般地往下流。

「我沒有和韓世子做過什麼……真的沒有……」

她整個人都惶恐地不住地發抖,傾身抱上蕭讓的右臂,一口銀牙幾乎咬碎,抽噎著道,「其他的事,侯爺都可以不聽我辯解,但唯獨在這件事上,侯爺不可以不信我、錯怪我!」

這是他期待已久的孩子呀!如今他卻對她惡言相向,用最大的惡意來揣測她。

顧熙言幾慾把實情脫口而出,卻望見男人高高在上的模樣,他周身充滿了陌生的疏離,眸子裏的每一個眼神都仿佛是鄙夷。

到嘴邊兒的話硬生生被咽了回去,顧熙言整個人如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從頭到腳都冰冷刺骨,難以言喻。

蕭讓像是聽見了什麼可笑至極的事情,勾了薄唇道,「哦?不信你,錯怪你?」

「顧熙言,你難道真的以爲,本侯非你不可嗎?」

男人額角青筋突突地跳著,雙臂仍是撐在黃花梨木的桌案上,連抱都不願意抱她一下。他貼著她的鬓邊吐出這句涼薄至極的話語,喉頭上下動了動,終是霍然起身。

「來人。」蕭讓閉了閉眼,朗聲道,「把顧氏帶下去。」

他叫過她夫人,叫過她熙兒,甚至還叫過她娘子,如今,只剩下一個冷冰冰的「顧氏」。

顧熙言正抱著男人的右臂泣不成聲,忽然覺得手上一陣濕意傳來,她回過神兒來,將素手緩緩地舉到眼前,借著燈光分辨了會兒,竟是全身發抖地哭喊道,「血……你、你流血了……蕭讓……你流了好多血……」

只見顧熙言手上滿是淋漓的暗紅色鮮血,正順著雪白的皓腕往下淌,一紅一白,在燈光下顯得格外惹眼,叫人心頭莫名地湧上慌亂。

原是方才蕭讓忍耐著心中怒火,雙臂撐在桌案上漸漸用了力氣,右臂上的傷口竟是生生地崩了開來。剛剛顧熙言抱著男人的臂膀,好巧不巧,素手正按在那傷口上,手臂上的劇痛排山倒海般地襲來,男人竟是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只見蕭讓眸色沈如死水,似是對手臂上的傷痛毫無知覺一般。他撥開美人兒的雙臂,起身便往外走。

顧熙言被男人衣物上濕浸浸的鮮血嚇到了,竟是伸手拉住男人的衣襟死死不松手,哀哀戚戚地哭喊道:「我哪裏都不去!侯爺身上傷的這樣重……今日侯爺不聽我說清楚,我哪裏都不去……」

蕭讓本慾掰開美人兒拉著衣襟的手,聞言步子一頓,隂森森道,「哦?哪兒也不去?」

他勾了薄唇,竟是覺得及其好笑似的,幽幽道,「你現在不想出去,一會兒再想出去——可就難了。」

他猛地轉身回首,一把將美人兒抗在肩頭,竟是直直往內帳走去。

美人兒檀口輕喘,滿面淚痕,胸口正起伏不定,冷不丁被男人一把從案幾上抱起來,竟是一愣,連哽咽都嚇沒了聲兒,等她回過神兒來,已經被男人抱著行到了內帳裏。

內帳裏布置的簡簡單單,不帶一絲脂粉氣,一看便是男子獨居的處所。香爐裏焚著一爐龍腦香,正袅袅地冒著青煙。

蕭讓行至榻前,把美人一把扔在床榻上,緊接著俯身上去,把那雙玉臂牢牢按在頭頂,然後伸了猿臂,單手解開了自己的玄色衣襟。

顧熙言一路在男人懷裏掙紮著,此時見蕭讓脫起了衣服,大哭著推男人的胸膛,「侯爺不信妾身,還這麼欺負妾身!」

上一世,蕭讓便是聽信了那曹氏陷害她的花言巧語,數次錯怪她,後來還將她禁足柴房,不聞不問。這一世,兩人之間沒有了曹氏作怪,他卻依然不信她,懷疑她!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2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