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21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21章by 酌隐

鄭虞撒著金瘡葯,臉上神色頗爲怪異,「沒想到,你對侯爺竟然還有兩分情意。」

方才,她可是親眼看見了,若是蕭讓阻攔的晚一些,那秉匕首可就真的割斷顧熙言的喉嚨了!

顧熙言抹了抹淚水,「一葉障目,不見泰山——豈止只有兩分!」

「我後悔了。」

鄭虞爲她系上繃帶,皺眉道,「後悔什麼?」

顧熙言扁著嘴巴道,「你再想嫁入平陽侯府,只怕是不能了——我不想和離了。」

「你——」鄭虞倒吸了一口氣,臉上滿是怒容,正准備開口斥責,不料顧熙言臉色大變,飛身抱住鄭虞道,「小心!」

方才,韓烨正與蕭讓厮殺的難舍難分,忽然心頭一陣劇痛傳來,額上滲出豆大冷汗。他自知體力不支,當即拍馬退到陣外,身後有兩名將士接替韓烨上前,擋去了蕭讓的追殺。

韓烨正慾帶人奔逃,腦海中白光一閃,忽然看見一旁馬車裏的顧熙言和鄭虞。韓烨下意識以爲鄭虞意圖加害顧熙言,當即飛身上前,一劍朝鄭虞的後背刺去。

不料,顧熙言一聲驚呼,竟是用自己的身子擋著鄭虞,韓烨劍鋒一偏,順勢單手把顧熙言拉到了馬上。

顧熙言正慾掙紮,忽然聽韓烨重重喘著道,「別動,我心疾犯了。」

五六人策馬而去,行至山頭地界,韓烨翻身下馬,竟是癱在了草地之上。其余三名將帥見狀,皆紛紛下馬探看。

一身銀甲的男人雙手撐著地面,兀自喘息良久,再擡頭的時候,唇邊已經挂上了一抹猩紅血色。

「玄哥,氣沈丹田,莫要亂動!」顧熙言想伸手去他懷中拿葯,不料今日韓烨一身銀甲,顧熙言竟是無從下手,只見她面色急急,顫聲問他,「葯呢!你把葯放哪了!」

韓烨勉強睜了睜眼,猛地抓住她的手,扯出一個笑來,「不需要了……不需要了,熙兒。」

顧熙言抹了把淚,拼命地搖頭,「怎麼會不需要,你先吃了葯再說!」

身後傳來馬蹄陣陣,三軍部隊盤山而上,揚塵而來。

「報!盛京禁廷傳來消息,皇上駕崩!」

「報!淮南王、定國公將叛軍悉數剿滅,四皇子攜余黨逃往盛京方向!」

一聲聲軍狀如催命符一般傳入耳中,韓烨俯身,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顧熙言哆嗦著揮了衣袖爲他擦去唇邊血迹,不料那鮮血一陣一陣地湧出來,竟是怎麼擦都擦不完。

顧熙言滿面驚惶,哽咽不止,「玄哥,沒事的,沒事的!我帶你去扶荔山治病好不好,過了今日,我帶你去外祖山中……你定會無礙的……」

「玄哥,蕭讓不會至你于死地的……你隨蕭讓回去,好好認罪,定然還會有一條生路的……」

顧熙言涕淚縱橫,嘴裏的話越說越沒有底氣——他那樣驕傲的人,重活一世都不肯有一絲一毫的低頭,又怎會死裏偷生,苟延殘喘的度過下半輩子呢!

三軍將士成千上萬,聲透山嶽,氣震霄漢一側,此時烏泱泱地湧上山頭,如同黑雲壓境,逼得人喘不過氣來。

三軍之前,一身金甲紅帔的將帥橫劍立馬,面色冷峻,默然不語。

蕭讓冷眼看了許久,終是沖顧熙言緩緩伸手,音色低沈,「熙兒,過來。」

顧熙言看向駿馬上的高大男人,不住地搖頭,淚眼婆娑道,「他快要撐不住了……蕭讓,你留他一命好不好?」

身後戰袍隨風翻卷,蕭讓漠然閉眼,再睜開的時候,一雙深邃的眼眸裏深若寒潭。

他微微一擡手,三軍霎時肅靜,「取本候的玄鐵大弓來。」

「不要——」顧熙言哭得撕心裂肺,張開手臂擋在韓烨身前。「蕭讓,我求求你……」

上一世,韓烨便是被蕭讓一箭射穿,身葬此地。

他說,那滔滔江水冰冷刺骨至極,他說,那江中魚蝦分食了他的骨肉軀骸……如今,叫她親眼看著前世的悲劇在他身上再次重演,她又怎能忍心!

三軍將士素來聽聞平陽侯天縱英武,一把承影寶劍、一張玄鐵神弓使得出神入化,無人可敵,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那玄鐵大弓自身重量極沈,就算數位壯漢氣力都難以拉開。

只見蕭讓一手握弓,一手拉箭,手臂肌肉贲張到極限,幾慾撐破铠甲而出。

一旁的淮南王擔憂道,「你右臂還帶著傷,怎能使得玄鐵神弓!」

蕭讓一張俊臉上隂兀淩冽,勾了薄唇道,「今日不請出此弓,只怕韓世子不知何爲‘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

既然上一世韓烨死于夷山,這一世,他便在此地成全了結了他!

衆將聞言,雖不知其中深意,卻也士氣高漲,大喊剿滅叛軍之語。

那廂,韓烨身邊的三名將士見蕭讓殺心已定,皆紛紛舍身護主圍擋在韓烨身前。

蕭讓目如鷹隼,伸臂拉了一個滿弓,垂眸看向顧熙言,冷然道,「熙兒,讓開。」

顧熙言正泣不成聲,見他一身殺氣的模樣,更是死都不肯挪動一分一毫,正是千鈞一發的時候,不料顧熙言背後一陣大力襲來,韓烨竟是一把將她推離了開來。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21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