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23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23章by 酌隐

「我等兵分兩路,一路留在夷山,追殲清掃柔然叛黨烏孫余孽,一路不日趕回盛京,剿滅四皇子余黨,護太子登基。」

淮南王出列,「本王願留在夷山善後,鏟平柔然叛黨烏孫余孽!等本王料理完這個王八孫子,再回盛京相助你們!」

定國公拱手道,「那便勞煩王爺!本國公願隨侯爺趕回盛京,全權應對四皇子起/義叛/亂之禍事!」

衆將紛紛出列領命,忽聞帳外霹雳一聲雷響,緊接著便是一陣「嘩啦啦」的大雨傾盆而下。

帳外的風雨聲不絕于耳,蕭讓望著淮南王沈吟片刻,終是施施然起身道,「有諸君在側,此戰必勝。」

博山爐裏焚著一爐安神香,正升騰著袅袅青煙。

內帳中,蕭讓坐在床榻邊,將顧熙言的身側的柔夷緊緊握在大掌中,然後緩緩俯身,在宛若凝脂的手背上輕輕吻了下。

床榻上躺著的美人兒輕輕阖著美目,遠山眉舒展,一張明豔的小臉兒上眉目如畫,神色安詳恬淡——似乎是沈入美夢了一般。

蕭讓垂眸看她許久,眼眶卻漸漸變紅了。

大夫說,顧熙言是受到了刺激,一時間悲痛過度,難以承受,才會如此昏迷不醒。

今日夷山之巅,顧熙言眼睜睜地看著韓烨被箭矢穿心而過,眼睜睜地看著他渾身是血的墜落山崖。排山倒海的恐懼和無力感鋪天蓋地的襲來,顧熙言悲不自勝,兩眼一黑,竟是暈了過去,險些跌下懸崖隨韓烨而去。

千鈞一發之際,蕭讓雙目赤紅地飛身上前,一把抱住她搖搖慾墜的身軀,一路把人抱回了大營之中。

蕭讓閉了眼,額際緊緊貼著她的手背,心中滿是懊悔不跌。

今日山頂之上,舊恨新仇齊齊湧上他的心頭,一腔妒火吞噬了理智,以至于他一時殺紅了眼,滿心都想著把韓烨置于死地,竟是忘了顧熙言還在旁,正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

顧熙言打小生的嬌軟體弱,一向害怕打打殺殺,是深閨裏水做的女兒家。兩人成親之後,每日朝夕相處,好不容易放下前塵戒備和他親昵了一些,才消除了對他的一腔懼意……他的妻子是見花落淚、對月傷懷的嬌弱美人兒,他實在不該讓她親眼看見那等血腥殺戮的場面,更不該讓她親眼看著韓烨一箭穿心、渾身是血的跌落懸崖……

他分明可以護好她的,可是他沒有。

蕭讓輕輕放下顧熙言的手,幫她掖好被子,俯身在她的唇瓣上蜻蜓點水地吻了一下。

男人俊臉上神色悲恸,望著美人兒的睡顔,喉結上下動了動,輕啓薄唇道,「顧熙言,今日我不顧你的求情,執意射殺了他,乃是此生絕不後悔的決定。成王敗寇,戰場之上容不得一絲寬容和心軟。若是今日山頂的處境對調,韓烨也定然也不會對我手下留情。」

「所以,若是你心中有恨、有怨,就快些醒過來找我算賬……別睡太久。」

三日後,盛京。

數日之前,盛京周邊各州郡的流軍接連舉旗起/義,一時間揭竿爲旗,雲集響應,朝盛京方向泱泱而來。

太子李琮于東宮緊急籌謀部署,派京中的將士戍衛盛京城門,拼死抵抗亂軍。奈何,此刻大燕的大半兵力都遠在夷山,不過半日的功夫,起/義軍就攻破了兵力衰微的城門,殺入京師重地。

起/義軍出身草莽,無軍規軍紀,所到之處,皆燒殺搶掠,荼毒婦女,無惡不作。

一時間盜竊亂賊四出,盛京城中的大街小巷屍骨滿地,餓殍紛紛,無家可歸者、死傷親友者、重傷殘廢者不計其數,坊間徹夜有人哭嚎哀歎,真真是應了「甯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之語。

翌日,平陽侯、定國公等人率領大軍班師回朝,于京郊地界和起/義軍主力相遇,經過一番血戰厮殺,三軍舉武揚威,剗惡鋤姦,將起/義軍剿滅殆盡。

據坊間傳言,當日肅清起義軍之後,三軍劍指北鬥,高喊「並匡社稷,肅清妖孽」之語,聲震青天,叱咤風雲。

爾後,谏議大夫沈階于金銮殿前上表,曰「今日天子腳下,盛京城中,流民遍地,居無定所,微臣願和諸位同僚一道,貢出微薄俸祿,獻出家中米糧,廣設粥棚、居所,以安置流民,廣施仁道。」

此倡表一出,京中的高官之家、世家大族皆紛紛于街道設立粥棚,接濟那些被叛軍毀去家宅,流離失所之人。爲防止流民聚集,滋生瘟疫,太子李琮還親自下旨,令太醫于鬧市坐診,爲流民、百姓義診,不取分文。

平陽侯府。

一行身著甲胄的將士們龍行虎步而來,爲首一人金甲紅帔,生的龍章鳳姿,氣宇軒昂——正是蕭讓。

「秉侯爺!京中各城門、坊市的布防皆已到位!」

「秉侯爺!禁廷各宮門處戍衛之兵將皆已增加兩倍人手!」

從演武堂出來,一路上軍報不絕于耳,說話間的功夫,衆人行至一處院子前,蕭讓微微擡手,身後衆人當即噤了聲。

只見高大的男人擡腳便邁入了院門之中,空留下一衆下屬面面相觑。

侍衛流雲躬身道,「請諸位將軍暫回,此處乃是主母院落。」

自從那日顧熙言在懸崖上暈過去,已經過去了四五天了,前來診治的太醫換了一波又一波,都面露難色地道「主母受了刺激,一時難以接受,想來是神識不願意醒來,若是強製用葯刺激,只怕會損傷靈臺,現下只能靜觀其變」。

數日過去了,從夷山到盛京,天下形勢大變,而她依舊躺在那裏,人事不知,生死未蔔。

蕭讓的一顆心漸漸沈了下來,凝園服侍的一衆下人也皆是面籠愁雲。

回京之後,顧府曾差人來請顧熙言回娘家小住,並問了幾次兩人和離的事,蕭讓只道「當時生了龃龉,和離乃是一時氣話」,便悉數將其擋了回去。

這幾日,蕭讓全權戍衛京中乃至禁廷之中的軍事布防,白天忙的不可開交,晚上便徹夜守在顧熙言身旁。

好幾次午夜時分,紅翡和靛玉聽見內室裏有說話聲傳來,還以爲是顧熙言醒了,忙披了衣裳點燈去看,不料挑了簾子,竟看見蕭讓連身上甲胄都沒脫,正倚著床頭昏昏睡去,手裏還緊緊握著顧熙言的手,嘴裏不住地低聲喚著她的名字。

蕭讓擡腳進了凝園,只見院中丫鬟婆子皆是一臉喜色,手裏捧著碗碟盞盅從正房中進進出出,步履匆忙。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23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