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03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3章by 酌隐

蕭讓面色沈沈,冷眼望著她的無力掙紮,似是無動于衷。

只是美人兒這一掙紮,男人按著她的右臂又用了些力氣,那傷口被拉扯到,竟是又流出好些淋漓的鮮血來。

男人動作疾如閃電,三兩下便解開衣衫,露出寬闊的臂膀和胸膛。只是……那肌肉隆起的右臂上纏著幾圈白色的繃帶,正往外滲著殷殷鮮血。

又是一陣痛意襲來,男人悶哼一聲,緊接著大手一揮,拂落了美人兒身上的外衫。

杏色的薄衫輕飄飄地落在床榻旁的地面上,只見床榻之上,美人兒蜷縮成一團,纖纖素手捂著胸前一片肌膚,兩汪美目紅紅,小臉兒上挂著淚珠兒,她鬓發微亂,嗚咽不止,活像一只可憐的小獸。

蕭讓望著眼前之景,心中情潮頓時洶湧,正慾俯身吻上她,不料卻看見美人兒白嫩的鎖骨處,竟是有塊青紫的淤痕。

昔日,蕭讓和顧熙言在閨中做盡了夫妻之事,故而,此時男人一看這鎖骨上的痕迹,便知道是吻痕無疑了。

美人兒躶著如玉的肩頭和修長的脖頸,渾身肌膚白嫩如牛[rǔ],一襲繡著杏林春燕的抹胸將豐盈緊緊束縛著,擠出的溝壑分外惹人遐想。

一切都美的渾然天成。可偏偏那鎖骨上的暗色的吻痕,竟是那樣的刺眼,如一根尖銳的銀針,直直紮到他的心底去。

原是那晚顧熙言知道蕭讓身受重傷,幾慾發狂,韓烨一手劈暈了她,望著美人兒在懷,情難自禁,竟是在美人兒的鎖骨上落下了一吻。

當時,顧熙言被韓烨弄暈了之後便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韓烨做了些什麼。奈何顧熙言打小便身嬌體軟,輕輕一碰便是一片紅印子,就連蚊子叮咬也要好些天才能下去。這吻痕竟也是遲遲未消,過了整整一日,到現在依舊是淤青一塊。

男人俊臉上陡然一沈,手上的動作也隨之停了下來,只眯著眸子望著美人兒的脖頸處,一動也不動。

顧熙言見男人神色不對,也低下萼首,順著他的眼神望去。不料,她這角度竟是根本瞧不見她的鎖骨,更別提發現那鎖骨上的吻痕了。

蕭讓在密信中讀到顧熙言和韓烨的親密之舉的時候,只是滿腔雷霆盛怒罷了,可如今親眼看到顧熙言鎖骨上的吻痕,竟是從心底升騰起一股子無力之感。

他叫下屬杜絕一切關于她的消息,本來以爲不看、不聽她和韓烨的事兒,遲早會把她忘了,就當兩人從來沒有結爲過夫妻,就當從來沒有把她融入骨血裏……

但她卻偏偏又跑了回來,一邊兒在他面前坦露著身上的青紫痕迹,一邊兒說他錯怪了她。

男人的俊臉上隱隱泛著青白之色,一向沈穩的神色似是有了一絲裂縫,他抿了抿薄唇,緩緩起身,居高臨下地望著衣衫不整的美人兒,聲音如凜冬的冰霜一般,「顧熙言,你好自爲之罷。」

是夜。

帳中,韓烨一身錦衣素袍,正手持竹筆,立在沙盤輿圖之前忖度用兵之術。

那廂,有下屬來報,說「曹郎君求見。」

曹忍緩緩走進帳中,沖韓烨的背影深深一揖手,「拜見世子。」

少年郎君面容清秀,身上穿著件天青色直裾長衫,仍是綸巾束發,看上去溫文爾雅。

曹忍見韓烨並不應聲,竟是一撩袍子,單膝跪地道,「曹忍私自放夫人逃走,犯下大罪,不敢求世子寬恕,願世子按軍法嚴懲曹某!」

從曹忍進了大帳,韓烨握著竹筆的手上便已經鼓起虬然青筋,他面上仍是笑的,淡淡道,「曹郎心思缜密,睿智過人,只怕這助她逃跑之事,一早便策劃好了罷。」

曹忍今日來韓烨帳中請罪,根本沒打算替自己分辨,當即道,「不敢欺瞞世子。夫人一心只求歸去,曹忍只能助夫人一臂之力。夫人對曹某有救命之恩,此恩大如山海,曹某不能不報。」

韓烨聞言,猛然丟了手中竹筆,回首望著單膝跪地之人,面上笑意不達眼底,「她滿心都是蕭讓,被你這敵軍謀士送回了蕭讓的大營,只怕要替她那好夫君勸你歸降吧?」

曹忍倒是實誠,俯首道,「夫人有恩與我,我當然要報恩。可平陽侯爺當初扶持提攜我,不過是算准了我與家父曹用及積怨已深,想叫我二人父子相殘,漁翁得利罷了。」

當時,他正值母親新喪,少年孑然一身,無依無靠,只能在父親曹用及面前故作百依百順。後來,他入了宗祠,一朝入仕,在朝中如魚得水,平步青雲——其中自然少不了蕭讓對他的多次提攜。

他恨他的父親曹用及,恨他抛棄發妻,另娶高門之女,將他們母子二人扔在偏僻的莊子裏,不聞不問,一過便是十來年。

如果不是那高門之女生的兒子癡傻殘廢,而他又聰慧非常,曹用及才不會多看他這個兒子一眼。

曹忍生性機敏,並非蠢笨之人。他對曹用及多年積怨已深,仇怨早已掩蓋了虛無的父子情誼。蕭讓在這個時候給他權勢,給他地位,叫他輕而易舉地踩在父親曹用及的頭上,就等著他一朝報仇,做下人神共憤、禮法不容的弑父之事。

他親手殺了曹用及,算是爲母親報了仇。

而蕭讓呢?他計量深遠,是給他遞上殺父之刀的人!

韓烨聞言,竟是突然笑了,「曹郎果然是目光雪亮,愛憎分明之人。」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無妨,既然她一心想著回到蕭讓身邊,那便叫她去吧。」韓烨神色淡淡,眼眸盯著桌上跳動的燭火,聲音清潤低沈,「總有一天,我會叫她心甘情願地回到我身旁。」

他布下的這局棋,本就是無解之局。

他蕭彥禮,此番輸定了。

翌日清晨。

顧熙言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昨日軍中大帳之中。

這屋子裏的諸多擺設頗有古意,只見一卷青簾垂在窗前,屋中一張紅漆木的小方幾,上頭擺著一尊博山爐,正燃了一柱線香,星火微微,白煙袅袅。

顧熙言緩緩直起身子,才發現自己身上是一襲白色的亵衣——她衣服竟是被人換過了。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3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