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05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5章by 酌隐

顧熙言聽了這話,竟是呆了,她反應了許久,才明白過來——那碗湯葯並非落胎葯,而是安胎葯。

他甯願讓她生下別人的孩子,也不願傷害她。

顧熙言抹了抹臉頰上冰涼的淚,將頭撇在一旁,竟是覺得可悲又可笑。

蕭讓看著她這副冷淡模樣,心頭怒火如被一頭冰水迎頭澆滅,他閉了閉眼,當即甩袖而去。

等甲胄之聲漸漸走遠了,桂媽媽才吩咐低下的丫鬟們將一地狼藉收拾了。那廂,顧熙言仍在獨自淚垂,嗚咽不止。

桂媽媽歎了口氣,上前輕聲勸慰道,「主母息怒。」

「老奴雖不知道主母和侯爺之間因何生了龃龉……可還是想勸一句「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夫妻之間的和睦難能可貴,莫要因一時的氣惱傷了彼此的心意才是。」

顧熙言目光虛無一片,只涼涼道,「心意?如今在他心裏,我便是那珠玉蒙塵,一朝從天上跌到了泥地裏!還有什麼心意可言?」

桂媽媽眉心一跳,卻也不敢多問,想了想道,「主母此言差矣。」

「當年,侯爺正值婚配的年紀,奈何老侯爺和長公主去的早,沒了父母幫著侯爺張羅這等婚姻大事,太後娘娘身爲外祖母,自然是爲了這事兒萬分火急的——太後娘娘一連爲侯爺相看了數家家高門貴女,侯爺竟是看也不看,便一概推拒了……後來,誰也沒有料到,侯爺竟是自個兒拿著先帝親賜的無字聖旨,跪在禦前向皇上求娶了主母。」

顧熙言聽到「無字聖旨」四個字兒,當即愣住了,又聽桂媽媽道,「這無字聖旨是多麼尊貴的榮寵,哪怕是王府世家得了這份賞賜,都是要供在祠堂裏,千代百代的傳下去福澤子孫的……恕老奴說句犯上的話,當初侯爺拿著無字聖旨去求婚,那金銮殿上的皇帝陛下都大大驚到了。」

顧熙言聞言,心中一片酸澀難以言喻。

當初,成安帝突然下了賜婚她和蕭讓的聖旨,她便覺得有些不對勁——顧家雖然是書香衣缽,可話說到底,終究是手裏沒有握著實權的人家。蕭讓世襲平陽侯爵位,又是天潢貴胄的血脈,有多少有權有勢的高門貴女排著隊等他去娶,可成安帝卻偏偏賜婚于家無實權的她。

當初成安帝賜婚她和蕭讓,顧熙言一直以爲兩人是盲婚啞嫁,萬萬沒想到,原來這門婚事,竟是蕭讓拿著無字聖旨去求來的!

顧熙言滿面驚訝,顫聲問,「爲何?他那時爲何娶我!?」

桂媽媽道,「當初,長公主也是這麼問侯爺的……侯爺卻只說,‘那年馬球場上驚鴻一瞥,顧家小姐已經牢牢住在了他心裏,此生若要娶妻,他只娶顧氏之女。’」

顧熙言聞言,竟是癱軟在椅子上,過了許久才緩過來,「馬球場?!」

記憶的藤蔓緩緩延伸,原來她以爲的無根之愛,在數年以前,早已經種下了前因。

當年馬球場上,機緣巧合,他們偶然邂逅,那日過後,她將其抛之腦後,不料他卻深埋心底。

時間匆匆而過,誰料驚鴻一瞥,便是糾纏一生。

她重生一世,放下前塵恩怨,本想和他一生一世一雙人,可惜……「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碎。」

她和他之間出現了很多問題,信任逐漸消減,熱情也開始枯萎,他們彼此身上只剩下冷漠和防備的尖刺,把對方刺的體無完膚,自己也在背地裏肝腸寸斷,苦不堪言。

他讓她變得患得患失,變得如此狼狽。

這世間情愛,起初總是轟轟烈烈,以爲沒了對方就失了全部意義,可後來呢,卻發現沒了對方,日子照常過,不會有任何的不同。

殊不知,男歡女愛裏,最可悲的就是一廂情願的「我以爲」。

自打顧熙言回來,兩人昨晚吵了,今晨又鬧,簡直是沒有一刻消停的時候。周遭人見蕭讓臉色不善,也都繞著他走。

今日,蕭讓心中本就懷著滔天醋意,到了沙場上,一看對面兒的銀甲將帥,更是怒火陡然三丈高,當即拔了承影寶劍,親自上陣應敵。

三軍氣勢如虎,先是連滅韓烨麾下數將,又大破其八卦陣法,後來,定國公竟是偷偷帶了一隊人馬直奔敵營而去,趁其不備,一把火燒了韓烨軍中的大半糧草。

兩廂戰罷,鳴金收兵。韓烨到了大帳中,竟是少有的動了肝火,把手下副將一頓痛斥。衆將老老實實地挨訓,又議事直到月上中天,才紛紛散去。

大帳中,韓烨一身素衣錦袍,玉面上蒼白如金紙,他靠在椅背上,從自袖中掏出一白色玉瓶,倒出兩丸碧色葯丸,送入口中服下,而後阖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兩口氣。

那廂,齊恕掀了帳子進來,抱拳道,「世子,烏孫首領來了。」

成安十八年冬,也就是十年之前,柔然屬國有叛黨亂政,意慾推翻柔然王室,並在大燕邊疆屢屢尋滋生事。其罪魁禍首,便是這烏孫首領作亂。

後來,淮南王帶兵前去鎮壓,活捉了尋滋生事的柔然叛孽,可還殘余柔然叛孽的部分勢力四下逃竄,沒有徹底根除。

如今大燕的朝局大亂,太子領兵對陣四皇子,那烏孫首領竟是千方百計地和韓烨搭上了線,將手下叛黨余孽的勢力押寶在四皇子身上,就等著來日四皇子除去太子,榮登大寶,能夠和一衆叛黨奪得柔然正統之位,也算是雞犬升天。

韓烨一手按著心口,緩了片刻,才轉頭道,「請烏孫頭領進來。」

齊恕見韓烨面色不對,當即問道,「世子可是心疾又犯了?眼見著上這幾瓶葯也快服完了,不如屬下再去扶荔山……」

「不必。」韓烨擺了擺手,就連開口說話都透著一股子孱弱,「本世子心中有數。」

韓烨生來患有心疾,雖說長了一副俊逸出塵的樣貌,心中卻是極其要強高傲,就算心悸發作,也不會在人前顯露出一絲一毫的羸弱。

齊恕見韓烨主意已定,便也不再勉強,領了命便退出了帳外。

女子懷胎十月,要曆經千辛萬苦。如今,顧熙言腹中孩子才一個半月,便已經開始折騰了起來。起先顧熙言只是變了口味,整日想吃酸甜的食物,到了這幾天,嘔吐反胃的症狀愈發嚴重,一日三餐只要聞見肉味兒,便扭頭大吐不止。

今天上午,顧熙言在屋子裏恍然失神了半晌,眼睛都腫成了核桃。到了午膳時分,只用了一點點菜色,便扶著桌子幹嘔了起來,一群丫鬟婆子忙前忙後,急的火急火燎。好不容易停下了幹嘔,顧熙言寥寥夾了幾筷子素菜,又停了筷子,說自己吃不下,沒胃口。

紅翡和靛玉看在眼裏,急在心裏,王媽媽是過來人,知道顧熙言害喜害的嚴重,吃不下別的油膩食物,只吩咐了廚房裏晚膳時做些清淡的白粥來,再配些爽口小菜,顧熙言這才總算進了些吃食。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5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