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06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6章by 酌隐

昨日,顧熙言一路奔波逃回大營,整個人風塵仆仆,奈何大軍駐紮的營地條件太差,連沐浴都不方便,好在昨晚蕭讓將她安置到了此處庭院,那內室裏有一方浴池,總算是可以清洗一二。

用過了晚膳,顧熙言便扶著靛玉的手走到內室裏,叫下人們服侍著卸了珠花钗環、褪了輕紗衣衫,准備好好沐浴一番。

今日戰罷,蕭讓和衆將議完軍事,回營帳的路上,又聽流雲報了顧熙言今日孕吐的情狀,當即皺了眉頭。

男人到了院子裏的時候,已經換了身銀灰色常服,王媽媽見他器宇軒昂的行來,當即行了一禮,「秉侯爺,主母正在沐浴。」

蕭讓聞言,本想進門的腳步頓了頓,啓唇問了「今日主母都做了些什麼、孕吐可嚴重、主母吃了些什麼、吃了多少」。

顧熙言和蕭讓兩人置氣的事兒,整個院子裏服侍的下人都知道了,王媽媽聽了這等體貼入微的話,心中暗歎了口氣,一一如實的回答了。

只見蕭讓眉宇間憂慮更深,面色不虞道,「每日的湯葯接著煎,叫主母好好服了,明日叫大夫再來診脈……」

男人一字一句地細致吩咐著,不料話還沒說完,便從內室傳來一聲尖叫,蕭讓略一愣,當即拔了腰間寶劍,破門而入,直奔內室中。

內室裏空無一人,蕭讓一臉急色,正准備挑開浴室的簾子入內,不料,一個渾身濕漉漉的美人兒竟是撥開浴室的珠簾跑了出來,猛地鑽到了他的懷裏。

原是方才顧熙言屏退了左右服侍之人,在池水裏泡著身子,這池水溫熱適宜,水霧升騰缭繞,美人兒趴在浴池邊上,正睡眼朦胧之際,一擡眼竟是猛地看見不遠處的衣架上正盤桓著一條黑蛇,正扭動著身子,嘶嘶地往外吐著信子。

江淮一帶本就分布著許多毒蛇,如今盛夏時節,日光鼎盛,四處如烈火炙烤一般。顧熙言過來的這兩日,整日融著冰雕散熱納涼,屋子裏涼爽舒坦,竟是如春秋氣候一般。偏偏那冷血的蛇類也怕熱,一來二去,竟是偷偷溜進了屋子裏。

顧熙言最怕這類毒物,方才被嚇的不輕,此時跳到蕭讓懷裏,胸膛起伏不定,只知道死死地拽著男人的衣襟,眼眶都嚇紅了,語無倫次道,「夫君,有蛇!衣架上……有蛇!」

只見美人兒手腳並用地緊緊地攀在男人身上,俨然是把他當成了一顆參天大樹,蕭讓一手攬著纖纖細腰,一手托著豐盈雪臀,不由自主地把人兒抱了個滿懷。

那廂,幾個丫鬟進浴室裏查看,果然見那衣架上有條張牙舞爪的黑蛇,被嚇得紛紛失色,但那估計跪下告罪不止。

蕭讓臉色不善,開口點了戍衛在院中的石氏進浴室將黑蛇捉了出去,又沈聲道,「把院裏、屋裏的每個角落都搜一遍,查清楚這毒物是從哪裏跑進來的。」

「今日屋中服侍之人,都下去領罰吧。」

屋內衆人應了「是」,紛紛退出了屋外。蕭讓這才抱著懷裏的人兒走到內室裏。

他垂下眸子,看著埋頭在他胸前的美人兒,突然想起來,上次在南余山上遇到毒蛇,他似乎也是這樣把她護在懷中的。

方才顧熙言匆忙從浴池中跳出來,慌亂之中只拿了件外裳披在身上,裏頭只穿了件輕紗小衣,竟是連肚兜兒都沒穿。

美人兒從頭到腳都濕漉漉的,甚至還滴答滴答地往下滴著水,將男人身上的銀灰色常服浸濕了一大片。

屋門關上的聲音傳來,顧熙言才恍然發現自己和男人的姿勢有多親密,登時便冷了一張小臉兒。

她手腳並用地掙開男人的懷抱,不料腳下一軟,腳踝處有一陣徹骨劇痛傳來,整個人竟是差點跌倒在地。

「孕婦懷著孩子,骨頭關節略有松弛,出現膝蓋、腳踝扭傷的情況實屬正常,平日裏要多用些骨湯、魚骨進補。」

大夫捋了捋山羊胡,又道,「因著平日裏用的膏葯裏頭含大量麝香,乃是孕婦大忌,老朽就不給夫人開葯了。此等扭傷之症,每日早晚按摩一炷香的功夫,過個十來日,自然而然就能痊愈了。」

說罷,大夫起身到榻邊,又看著蕭讓道,「孕婦扭傷乃是家常便飯,侯爺,不如請您跟著老朽的口訣學一學這按摩的手法,若是夜間夫人抽筋了,也好及時爲夫人按摩一二。」

方才大夫看診的時候,乃是用紅絲牽引著爲顧熙言診得脈,如今扭傷之症需要按摩,和女病人之間隔著男女大防,大夫自然是不好親自上手。

只見蕭讓俊臉沈沈,正大馬金刀地坐在桌旁,聽聞這話,神色更是晦暗不明。

顧熙言見狀,下意識以爲男人定是厭棄她的很、不願意做這等伺候人的事情,眼眶一濕,張口就道,「不用麻煩侯爺,還是請下人過來……」

不料她話未說完,那廂男人竟是陡然起身,大步朝床邊走來了。

男人身量高大,撩了床幔龍行虎步而來,到了床榻邊兒,一手將那玉足握在手中,拿了條錦帕細細擦幹了玉足上的水珠兒。

他的大掌上帶著薄繭,觸碰在腳上瑩白的肌膚上,顧熙言當即起了一身戰栗,不禁縮了縮身子。

「侯爺需用些力道,這般輕飄飄的揉按,只怕沒什麼功效。」大夫站在層層床幔之外,聽著裏頭的病人連喊都沒喊一聲痛,忍不住出聲指點道。

蕭讓聞言,手上當即加重了些力道,腳上一陣酸痛隨之襲來,顧熙言當即伏在引枕上,皺著遠山眉細細哼了一聲。

骨節分明的大掌揉在玉腿上,一圈又一圈,直揉的顧熙言心肝顫動不已,貝齒死死地咬著丹唇,才勉強壓下喉頭的o呻/吟之聲。

這般艱難地承受著男人的揉按許久,又聽那大夫道「還請侯爺按照這口訣中所說的穴位爲夫人多揉一會兒,否則夫人晚上大抵會痛的睡不著覺。」

蕭讓應了一聲,那大夫才背著葯箱請辭告退了。

眼看著大夫消失在門口,顧熙言擡腳便抽離了男人的大掌,冷著臉道,「既然大夫都走了,就不必麻煩侯爺了,妾身這等微不足道的事情,叫下人來便是。」說罷,竟是要張口叫靛玉進來。

蕭讓聞言,一雙深邃的眸子冷冷地看向她。

她若微不足道,他又何必大費周章!她不想麻煩他?又想麻煩誰!

蕭讓登時來了火,他手下拉著玉足一個用力,美人兒登時便癱軟了身子,伏在引枕上低低嗚咽,「嗯……別……痛呀……」

這嗓音像小貓一樣撓人,蕭讓登時便起了反應,沈著一張俊臉,神色幽幽地望著她。

顧熙言委屈不堪,當即擡起右腳踢過去,語帶薄怒,「你就是故意的!你心中不快,便故意如此粗暴的捏痛我,真真是僞君子!」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6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