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08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8章by 酌隐

翌日清晨,床榻之上,顧熙言緩緩睜開眼睛,只覺得渾身黏膩酸痛,就連動都動彈不得。

紅翡扶著美人兒去浴室裏洗去了一身汙濁,換上了幹淨的衣衫,顧熙言才如回過魂兒來一般,掩面低泣起來。

以往每每閨房之中,蕭讓無論再怎麼粗暴,在這檔事兒上還是含著柔情蜜意在的,可是昨天晚上,她被男人按著行夫妻之實,只覺得男人是在發泄慾/火,竟是不帶一絲一毫的情意。

她知道他生氣。

那一封封密信上,她和韓烨私通的鐵證如山,那日顧熙言看了密信,轉頭一想,便知道是韓烨在其中做了手腳,刻意迷惑視聽,好叫蕭讓誤會她與人私通,好叫兩人生出嫌隙矛盾來。

可是兩人經曆了這麼多,他真的以爲她是那等水/性/楊花,見異思遷之人嗎?

美人兒披散著一頭鴉青色的長發,一雙玉足沒有穿羅襪,赤/躶這踏在地面上。

她面上冷淚一片,一顆心仿佛墜入冰冷的深潭,有洶湧潭水從四面八方向她湧過來,冰冷刺骨,讓她幾慾滅頂。

紅翡見顧熙言這般情狀,也是眼圈一紅,忙遞上一盞清茶,寬慰道,「小姐還有著身子,每日哭泣對胎兒無益。可憐老祖宗、老爺、夫人、少爺都還不知道小姐有了身孕的大喜事……小姐就算爲了自己,也得保重身子呀。」

顧熙言正暗自淚垂,那廂,靛玉跌跌撞撞地跑進門,面上大喜道,「小姐!方才前線有捷報傳來,說是今晨一戰,侯爺竟是生擒了那叛軍將帥!」

顧熙言聞言,陡然一驚,手裏的清茶灑了大半,「你說什麼?」

靛玉見顧熙言雙目紅腫,明顯是哭過的模樣,立刻收了大半笑意,「千真萬確。流火侍衛說,那韓世子被侯爺一劍挑下了馬,諸位將軍一擁而上,竟是把人生擒住了!」

原來,昨日蕭讓燒了韓烨大半糧草,令韓烨麾下軍心大亂。今日兩軍開戰,韓烨叫使節傳話來挑釁,蕭讓竟是親自下場,點了名要和韓烨對戰。

前幾日,「蕭讓心口中箭,危在旦夕」的消息傳遍了三軍,此刻沙場上,衆將士見蕭讓英姿勃發,神兵天降的模樣,登時軍心大亂,交頭接耳議論不休。

韓烨也沒有料到,蕭讓竟是不惜妄言天命,也要出此混淆視聽的計謀,和蕭讓大動幹戈之際,竟是心疾突發,一個不慎,翻身跌落下馬,被蕭讓生擒回了大營之中。

顧熙言聞言,臉色瞬間變得煞白——韓烨是重生之人,之前他屢次叫蕭讓誤會,造成了如今兩人這般僵持的局面,手段姦詐至極,堪稱是四兩撥千斤。若是蕭讓審訊他的時候,他再生出什麼毒計,意圖謀害蕭讓的性命,到時候只怕是悔之晚矣。

顧熙言想到這,當即擡了手道,「備馬車,我要去營中見侯爺。」

她恨他不信她,恨他不信她腹中的孩子,可是如今性命攸關,她和他吵夠了,鬧夠了,哪怕放下自尊,也要和他說清楚事情的原委。

大帳之中。

一兵吏拱手道,「秉侯爺,鄭益將軍的棺木皆已備好。」

蕭讓身著金甲,面上還染著幾絲血汙,一張俊臉上顯得邪氣非常,聞言轉了身,「好。安葬事宜……可問過鄭虞將軍的意思了嗎?」

今日爲了生擒韓烨,骠騎將軍鄭益身先士卒,千鈞一發之際,鄭益替蕭讓擋了韓烨的一劍,于陣前捐軀,馬革裹屍而還。

蕭讓和鄭益有多年兄弟情意,再加上今日鄭益乃是爲他而死,故而蕭讓心中悲痛難忍,悔恨非常。

那兵吏面有難色,「鄭虞將軍悲痛慾絕,方才竟是哭暈過去了,故而屬下還未曾詢問。」

「可曾派了軍醫過去探診?」

「大夫說鄭虞將軍悲痛過度,旁的倒是沒有大礙,只是人這會兒還沒醒,定國公爺正在大帳裏守著呢。」

話音兒剛落,大帳的簾子便被掀開,一名身著戎裝的女子匆匆而入,撲到了蕭讓的懷中,

掩面痛哭不止。

蕭讓薄唇微抿,面上神情隱忍壓抑至極,過了許久才道,「鄭將軍的仇,本候會報。」

鄭虞從小父母雙亡,和哥哥鄭益相依爲命,今日突然失去骨肉至親,心中肝腸寸斷,抱著蕭讓哽咽道,「兄長他生前曾說過,若有一日捐軀疆場,他不要長眠地下,被野獸蟲蟻分食……兄長此生隨老侯爺、侯爺南征北戰,天下之景中,他最喜歡的便是大海。我想把他的骨灰撒在大海裏,好叫他以後能隨長風海浪而去,自由自在的,不必被世俗紛擾所困……」

蕭讓點點頭,「那便擇良辰吉日,將鄭益將軍火化了,本候派人送你去東海,送走鄭益將軍的英魂。」

鄭虞擦了擦淚,雙手摟緊了男人的腰,「兄長臨終前,將我托負給了侯爺……往後半生,鄭虞願卸下一身戎裝,棲身後宅,服侍侯爺。」

蕭讓聞言,眸中神色莫測,薄唇動了動,「‘不納妾’乃是我平陽侯府祖訓。何況,本候早已有嫡妻。」

鄭虞一怔,「可是……侯夫人不是……」

蕭讓擡手,輕輕把鄭虞從身前推離,眸中目光清亮無比,「本候答應鄭益將軍好好照顧你,乃是想叫鄭益將軍走的安心,更是出于多年兄弟情義——本候定會親自爲你擇一門良配,你無需擔憂這點。」

鄭虞聽著這委婉的拒絕,不甘心地追問,「我不要什麼良配!侯爺明明知道,我心中的的良配,從來都只有侯爺!從前是,現在也是!」

蕭讓聞言,當即皺了眉,正慾說些什麼,不料那廂大帳又被撩開,一身穿羅衫衣裙,簪著珠花寶钗的女子出現在帳門前。

竟然是顧熙言。

原來,今晨顧熙言聽說了韓烨被生擒之事,害怕蕭讓被他算計,立刻叫人套了馬車,火急火燎地來到大營之中尋蕭讓。

方才,顧熙言被流雲引到大帳之外,便隱隱聽見一陣女子的痛哭之聲,等她進了大帳,映入眼前的便是兩人依偎在一起的一幕。

這是個和她完全不同的女人。

她一襲戎裝,五官英氣,身姿修長,眉眼之間也全都是果敢堅毅。和一身金甲的蕭讓站在一起,顯得莫名登對。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8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