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欽賜蜜糖妻卷四》 > 第09章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9章by 酌隐

蕭讓早就推開了鄭虞,現下正兩手扶著她的肩頭,此時看見顧熙言立在帳門處,男人當即後退了一步,遠遠拉開了和鄭虞的距離。

那廂,鄭虞看著男人刻意拉開距離,以示清白的模樣,便知道那帳門處貌若神仙的女子便是顧熙言了。

來的一路上,顧熙言一直在想該如何和男人說腹中孩子的事兒,光腹稿都打了好幾遍,此時望著眼前的兩人,心頭似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一陣一陣的抽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顧熙言望著兩人,默了半晌,才勉強笑了笑,「是妾身打擾侯爺了,妾身這便出去。」

「慢著。」鄭虞陡然開口,出口不善,「想必這位就是侯夫人罷。我雖身在軍中,可也聽聞夫人委身賊人一個月的事。」

那日顧熙言從韓烨那逃脫,突然出現在蕭讓的大帳之中,蕭讓派人將顧熙言連夜送走到別院,怕的就是軍中的風言風語,顧熙言聽了心裏難受。

誰知,蕭讓雖壓下了顧熙言懷孕之事,可那走丟一個月的事情是瞞不住的。雖然蕭讓下令封鎖消息,壓下了流言,不叫這些腌臜事兒傳到顧熙言的耳朵裏,可世上本就沒有不透風的牆。

「如今這風言風語早已傳遍了軍中,夫人不爲自己想想,也得爲侯爺想想……怎的還好意思霸占著侯府正室之位呢?要我說,不如自請下堂……」

顧熙言聽了這字字嘲諷,只覺得心頭委屈幾慾滅頂。

鄭虞話未說完,那廂,蕭讓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其隂沈,陡然開口道,「出去。」

顧熙言以爲男人是在說自己,死死咬著櫻唇,淚水盈盈地行了一禮,顫聲道,「妾身這便出去……」

「你留下!」只聽蕭讓怒喝一聲,聲線如臘月風霜,「——鄭虞將軍,你先出去。」

那日兵臨城下,蕭讓哪怕冒著漫天箭雨,也要去救那個「假的」顧熙言。鄭虞試圖阻攔,卻被蕭讓挑落了手中長/槍,從那一天,鄭虞便知道顧熙言在蕭讓心中的地位不一般。

可是如今呢?如今顧熙言身有汙點,明珠蒙塵,他依然把她當做珍寶嗎?!

鄭虞滿臉難以置信,望著呵斥自己的男人呆了許久,才捂著嘴哭著出了大帳。

大帳中陡然安靜下來,兩人靜靜對峙了半晌,顧熙言才邁著蓮步上前,將手中提著的食盒輕輕放在桌上。

那廂,蕭讓看著美人兒的側顔,心中思緒紛亂,眉眼之間漸漸籠上寒霜。

今日沙場之上,戰鼓剛剛擂起,韓烨便叫使節捎來了一紙書信,呈在蕭讓陣前,信中只有寥寥數字——「望平陽侯爺幫忙照顧好本世子之妻兒」。

蕭讓素來沈穩,乃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人,當時看了那紙書信,竟是怒火中燒,氣的幾慾掘了韓國公府的祖墳來。

原是「蕭讓心口中箭,性命垂危」的假消息傳遍了三軍,韓烨今日此舉乃是故意氣他,好叫蕭讓心煩意亂,無心戰事。

那廂,蕭讓只傷在右臂上,心中怒火三丈,竟是用左手提了承影寶劍,策馬疾馳而出,指名道姓地點了韓烨迎戰。

韓烨這才知道自己中了假消息的圈套,當即拍馬而出迎戰——兩軍主帥厮殺于陣前,真乃千古未聞。

方才鄭虞奚落的話語、和男人親昵的舉動在顧熙言的腦海裏遲遲沒有散去,她心頭羞憤慾絕,腦海裏一團漿糊,斟酌了許久,才恍然想起她來這兒乃是爲了說腹中孩子的事兒。

顧熙言將耳邊碎發撥到耳後,深吸了一口氣道,「妾身有件事,一直想跟侯爺說清楚。妾身腹中的……」

「夫人爲本侯擡一房妾室吧。」男人眸色森寒,陡然出聲打斷。

顧熙言愣住了,「侯爺方才……說什麼?」

蕭讓心裏帶著怒火,解了腰間寶劍重重擱在桌上,面上似笑非笑,「今日本候生擒了韓世子,鄭益將軍卻受了韓世子一劍,身死陣前。臨走之際,他把妹妹鄭虞托付給了本候。」

望著男人的薄唇一張一合,顧熙言腦子裏嗡嗡的響,艱難地聽清了他口中的話,難以置信地看他,「侯爺要納鄭虞將軍爲妾?」

「不錯,本候既然答應了鄭益將軍,便要履行承諾。」

顧熙言的身子晃了兩晃,忙扶住桌子,勉強穩住了身形。

上一世,他納曹婉甯爲平妻,這一世,他又要納別的女人做妾?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原來侯爺以前說過的話,都是假的。」她笑了笑,伸手拂落了桌上的碗碟,質問道,「既然如此,侯爺當初爲何那無字聖旨去求娶我?」

蕭讓這才知道顧熙言知道了「無字聖旨」的事兒,冷笑一聲,不假思索道,「不過是皇上又忌憚結黨營私,太後爲本侯相看的貴女皆出身高門,本候爲了打消皇上的忌憚,只好挑選無實權的人家結親——你剛好是最合適的人選罷了。」

顧熙言聞言,一張小臉兒頓時變得煞白,她動了動嘴唇,艱難道,「那……那日呢!那日在城門之下!你又爲何冒著箭雨舍命救我!」

蕭讓猛地轉身,眸光如鷹隼,「當時衆目睽睽之下,本候若不去救你,怎會有機會散播出去「心口中箭,性命垂危」的消息?又怎會打消韓烨的警惕,將其生擒回來!」

男人微微眯著眼睛,鼻梁高挺,濃眉緊縮。他神色淩厲,說出口的話更是如殺人不見血的鋒利刀刃,把她刺的體無完膚。

她曾以爲的深情萬丈,原來也只不過是一腔算計。

一室寂靜。

顧熙言渾身不住地顫抖著,冷淚紛紛而下,卻沒有發出一絲哭聲。

過了許久,只聽聞「噼裏啪啦」一陣聲響,那桌上的食盒被拂落在地,碗碗碟碟一齊被摔了個稀巴爛。

顧熙言如被抽去了魂魄一般,望著一地狼藉,下意識地蹲下身子去揀碎片。碎片把一雙柔夷割出一道道血痕傷口,她卻恍若不覺。

蕭讓冷眼看了會兒,上前一把把人拉起來,意慾查看那鮮血淋漓的手心。

《欽賜蜜糖妻卷四》第09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