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貴命下堂妻卷四》 > 第04章

《貴命下堂妻卷四》第04章by 楚嘉恩

「夏天日頭毒辣,不必在外頭站著。」謝均走上來,朝秦檀伸出手掌,道,「到屋裏坐坐吧,正好,也有些話想與檀兒說。」

他的掌心落在秦檀的視線裏,骨節分明,手指修長。

秦檀知道,這只手向來很是溫暖。

她暗暗地勾了下唇角,旋即,便藏起了心底的歡喜情緒。她假作若無其事模樣,從容地將手掌放入他掌心,並無半分不適,仿佛兩人已是數十年老夫老妻似的。

曹嬷嬷與謝榮見狀,便識相地退開了。

「檀兒,過兩日,我便要去昆川拜訪三王了。這謝家的種種,我不能帶你親自熟悉,也是我的過錯。」他牽著秦檀的手,走入廳堂中,兩人一道在桌邊坐下,「我叮囑了曹嬷嬷,要好好照料你。若是有什麼事兒,也可與我寫信。」

提到「昆川」,秦檀便隱隱有話想說。

但千言萬語,只化爲了一句話:「你不用擔心我,我會照料好自己。」

謝均用眸光打量著她,許久後,唇角漫開一道略柔和的笑意,道:「我又如何不擔心你呢?不單單是你,這京中的種種,多少都會令我挂念。姐姐生了氣,如今已不願搭理我;皇上苦于朝政,離了我,許多事兒便做不成了;二殿下好學勤問,還得爲他尋一個合適的師傅……」

聽謝均這些憂愁的話,秦檀忍不住拿手帕掩著唇,小聲地笑了起來:「難怪謝榮說,宰輔大人乃是個賢良端莊、擅長養兒育女的人。這般勞心仔細,果真是個賢母的好苗子。」

謝均微遲疑,道:「謝榮當真敢這麼說?」

秦檀咳了咳,說道:「你可別找謝榮麻煩,這小子怪討人喜歡的。」

「他也就是那張嘴能說會道。」謝均扣了扣帷桌,道,「那麼多真金白銀養著他,他反倒全去修煉嘴上功夫了。如今這大楚王朝呢,都指望著他這一張嘴降敵呢。」

秦檀險些又笑了出來。

她無聲笑了一會兒,心底也略微輕松了些。但那些重負到底還壓著,不算卸下,她也無法抛卻那些擔心和算計。

「謝均,」她反握住謝均的手,神色漸漸地沈靜了,「我有些重要的話,想與你說。」

「嗯。」

秦檀側頭,望向窗外景色。夏天的綠蔭深深淺淺,映在半面窗紙上,留下一道模糊輪廓。她眼簾阖落,喃喃道:「你與皇上,是少年好友,感情定然非比尋常。」

謝均點了頭,旋即,眼底劃過一絲猶豫,像是在爲什麼事躊躇不決。

但很快,那抹猶豫就消失了。

簌簌一陣輕響,他撩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手臂上的幾道縱橫交錯的疤痕來。這疤痕瞧著時間久遠,又頗爲猙獰可怕,不像是近年所成。

饒是秦檀早就看到過他身上的鞭痕,她還是小小地嚇了一跳。

「我從未主動給旁人看過這些疤痕。」謝均將衣袖又撩得高了些,聲音淡淡的,「堂堂宰輔,若讓人知曉身上有這些東西,恐怕會惹來無數流言蜚語。」

秦檀咬一下嘴唇,想要伸手去觸碰那些經年的疤痕,但手剛碰著他的肌膚,便挨了燙似的,快速地縮了回來。她問道:「這些疤痕,是怎麼來的?」

「先皇帝爲人多疑,對待皇上與長公主兄妹,更是嚴苛無比。」他放下袖口,遮掩去那些疤痕,聲音愈發平淡了,仿佛在敘述著旁人的故事,「先皇帝雖爲天子,對皇上卻動辄打罵懷疑。長公主如今會成爲這樣的性子,多半便是受了先皇帝的影響。」

「那這些疤痕是……」

「我父親從來支持正統,他不忍心見皇上被如此虐打,因此叫我代替皇上領罰。我爲皇上伴讀多少年,便代他領罰多少年。」謝均道。

秦檀微吸了一口氣。

「嚇著你了,這是我的過錯。」謝均溫柔一笑,去摸她的手掌,「這都是許多年前的事兒了,早就過去了。我只是想說,我與皇上情誼非比尋常,那是自然的。」頓了頓,他低聲道:「我也知道,檀兒你想向長公主複仇,也憎惡皇上作爲幫凶,希望我站在你身側,與你齊心協力,幫你母親平反冤屈。」

不知怎的,秦檀的眼眶微微一紅。

——這個男人呀,從來都能猜到她的心思。她什麼都不用說,只需站在這裏,他便會溫柔笑道:「不必害怕,凡事皆有我在。」

她壓抑了一下心中慾掉眼淚的沖動,小聲道:「謝均,你什麼都知道。」

「是,所以我也想讓你,給我思慮的時間。」他擡頭,漆黑如子夜的眼望向秦檀,「我與皇上少年相伴,讓我與皇上驟然爲敵,我——」

他一時半會兒,定是難以辦到的。

秦檀眨了眼,鼻尖酸澀。她勉強勾起笑容,道:「謝均,我在這兒,只求你一件事。」

謝均久久地歎一聲,道:「你要我幫著你,與皇上爲敵。」

「……」

外頭的風婆娑吹起來,葉片搖曳著,發出沙沙輕響。滴漏聲聲,如敲打著心弦。銅鶴香爐裏吐出絲縷細煙,余香袅袅,繞室而彌。

秦檀久久地沒有回答。

正當謝均露出遲疑之色時,他聽見了秦檀的聲音。

「謝均,我希望你能好好輔佐皇上,讓他成爲一代明君。」

——好好輔佐皇上,成爲一代明君。

這個要求,與謝均所想的要求所去甚遠。他的眼底有了一絲詫異,口中問道:「檀兒,你不再憎恨皇上了嗎?」

「我憎恨的,從來都是奪走母親性命的武安長公主。無論旁人如何爲她求情,我都不會放棄扳倒她。」秦檀微颔首,聲音冷靜,「而皇上,不過是個附屬之物罷了。更重要的是,我不想你爲難。」

《貴命下堂妻卷四》第04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