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貴命下堂妻卷四》 > 第09章

《貴命下堂妻卷四》第09章by 楚嘉恩

「黃金雖好,卻難免被人冠以‘俗氣’之名。」秦檀隨手擦一下半濕的頭發,慢慢走過來,道,「我雖長得俗氣,可也不想被旁人當做俗氣之人。」

她走的近了,沐浴過後的香氣便隱隱浸入了人的鼻端。

謝均眸光一暗,幾覺得自己呼吸加重。

眼前這狀況,確實是有些危險了。

于是,他假作從容地站起來,道:「檀兒,你先休息吧,我這就走了。」

瞧見他這樣急著走,秦檀倒有些詫異了。她掃視一眼謝均,見他神色有些不自然,好似在忍著些什麼,心底便明了了。

這家夥……

是有些坐不住了。

秦檀有些好笑,道:「相爺自诩君子,可別做出些壞事兒來。」

謝均咳了咳,道:「那是自然。」

「是麼?你對我無甚想法?」秦檀挑眉,笑盈盈道,「……謝郎,你就當真這麼無情?」

這一聲「謝郎」,可真是使出了她畢生功力,酥軟入骨。謝均聞言,面色瞬時便不好了。

「檀兒你……」他有些頭疼,道,「你可真是學壞了。你這般使壞,焉知我不會起越了規矩的心思?萬一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不是正人君子,那便不是咯。橫豎,我也不在意。」秦檀笑盈盈道,「你說是吧?謝郎。」

謝均:「……」

下一瞬,他幾乎是奪路而逃。

秦檀愉快地笑了起來,她的聲音,一直從門後遠遠地傳出來:「相爺,下次可要穩重些呐!」

這一夜,秦檀睡的沈沈。

無夢打攪,亦無故人于夢中造訪。這一覺睡得香甜,讓人渾身的筋骨都舒展了。

次日天亮,青桑伺候她洗漱起身。

秦檀自己梳著頭發,問道:「外間怎麼這麼熱鬧呢?」

青桑悄悄在她耳邊道:「相爺叫人擺了早膳,等您起身一道吃呢。」

秦檀點了點頭。她沒怎麼打扮,簡簡單單地挽了個發髻,別一支碧玉發钗,一身利索地出了簾子。果真,小桌子上已布了菜,蜜糕奶卷、玫瑰餅、葛仙素豆粥,一小碟一小碟的,瞧著甚是精致。丫鬟們忙著擺碟,倒不見謝均的身影。

秦檀張望了一下,才看到謝均在隔扇門後頭的書桌那兒。

「大早上的,不坐下來進早膳,這是在忙什麼呢?」秦檀慢悠悠地走進去,笑著問他。

只見謝均站在桌前,懸腕提肘,半趴著身軀,正仔仔細細地在紙上描著什麼。硯臺裏磨開的是彩墨,顔色鮮亮,想來不是在寫字兒。

「忽然想畫東西了,便借用了檀兒房裏的東西。」謝均提著筆尖,耐心地慢慢描著。一縷黑發從他肩邊滑落,他伸手握住,無意識地在手心慢慢撚著。

秦檀又上前一步,定睛一看,瞧見他筆下鋪開了一張生絹畫紙,筆尖壓著定好的線,精細地描出一柄發簪來。因要在背後托色,他這才磨開了彩墨。

這發簪由一雙並蒂芙蓉做簪腳,雖只畫了個大概,瞧著卻甚是華美宛然。

「相爺這是打算命人打造這樣一把發簪嗎?」秦檀笑問。

「要做一把發簪,定然用時長久。我趕在去昆川前畫好圖樣子,給金作坊送去,若不然,就趕不及了。」謝均的眸光沒有離開畫紙,聲音沈穩。

「‘來不及’?」秦檀捕捉到了什麼,「相爺是要趕著什麼日子呢?」

謝均沒回答,只是輕聲地笑了下。

秦檀微彎腰,瞧著那發簪的圖樣子,慢慢念道:「芙蓉並蒂照清深,須知花意如人意,好在雙心同一心。」頓一頓,她笑容明燦起來,「我看這簪子,倒不如叫‘雙心同一心’。」

謝均聞言,勾著笑容,將筆擱下了:「檀兒取的名字好。……先進早膳吧,省得餓壞了身子。」

兩人坐下來,一道用了早膳。

謝均上午要去李源宏那兒,進罷了早膳便准備入宮去了,秦檀則自己在謝府中走動了一番。

走到謝均的屋子附近,她便瞧見幾個下侍正在收拾行李。

她瞧著那些行李,心頭微微落寞。

明日,謝均便要離開京城去昆川了。這昆川地遠,他這一去,沒個大半月只怕是回不來了。一想到他會離開這麼久,秦檀便有些落寞。

從前她也不是日日見到謝均,也從沒這麼不豫過。可如今兩人住到了一塊兒,她便不能忍受謝均的離開了。

她在謝府轉了一會兒,曹嬷嬷便尋到了她。

「三小姐,外頭來了個人,說他是李三家的下仆,乃是秦家大少爺引薦他來見您的。」曹嬷嬷有些猶豫,道,「老身也知道您不喜歡秦家的人。若不然,找個借口,隨便把他打發了?」

秦檀聽到「李三」,心口微微一跳。

《貴命下堂妻卷四》第09章章閱讀完畢,下一章可能更精彩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