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吾家奸夫最寵妻卷四》 > 第25章

《吾家奸夫最寵妻卷四》第25章by 墨墨雪

但今日撇開她左腳扭傷之外,身上的新婚鸾袍也不太方便適合那樣行動。

荀滢一怔,剛想低聲去問身邊的嫂子俞菱心,便見秦王與荀澈明錦城又說了幾句道別的話之後,旁邊的護衛將馬車門簾打開了,這位素來以英武見長的皇長子殿下極其自然地轉了身,就將自家王妃抱上了車。

直到秦王府的車馬隊伍完全離開了之後,俞菱心這才轉向了荀澈與明錦城二人。

荀澈唇邊微笑依舊,眼光裏滿是悠然,顯然是今日明錦柔三朝回門的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內。而明錦城則是神色複雜,看見俞菱心與荀滢齊齊王過來,便點了點頭:「恩,他們來的時候也是這樣下車的。」

俞菱心越發了然,難怪一開始迎進來的時候明錦城是那樣的神色。

不過,秦王和明錦柔到底是怎麼就這樣和諧起來的呢?她簡直是好奇死了!

隨後幾人再次回到中堂,明華月正在寬慰明雲冀,大概的意思也是叫他放心,看來錦柔嫁的很好。明雲冀臉上終于沒有先前那種深深的擔心與煩躁,見荀澈與明錦城等人回來,也沒有幾分「打死你們這幾個不顧錦柔前程的小兔崽子」的氣勢,只是又多看了荀澈幾眼,沒說什麼。

倒是荀澈主動躬身道:「舅父放心罷,殿下性情赤誠,言出必踐,以後王府之中一定會謹守禮法、尊卑分明。」

明雲冀搖了搖頭,又歎了口氣,便轉了話頭說了幾句家常,荀家衆人看看時辰差不多,也就起身告辭了。

這時候最期待的其實是俞菱心,即便想著兩日後就能到秦王府去拜訪,當面去問明錦柔,然而此刻她還是恨不得趕緊上車與荀澈先問一輪,到底這是怎麼回事。

俞菱心追問荀澈,秦王是怎麼一下子就哄好了明錦柔。

哪怕荀澈還是沒有答案呢,也得問問才能消停。

然而她沒料到的是,荀澈居然真是有答案的:「一壇女兒紅,酒後泯恩仇。」

「女兒紅?」俞菱心一怔,脫口而出,「這與酒有什麼關系,難不成他們還能酒後結拜嗎?」

荀澈抿唇一笑的同時伸手去攬她的腰,同時低聲在俞菱心耳邊說了幾句話。

俞菱心臉上便有些鄙夷,卻也忍不住偷笑:「所以這就是‘酒壯……人膽’了?」

荀澈低笑道:「殿下的酒量不太好,淺酌便會臉紅。酒後也會少幾分自製,尤其是話多。不過有一宗倒是好的,便是他雖然喝幾盞便會臉紅,但若要真的喝到人事不知,還是得一壇的。所以我給殿下送的那一壇陳酒,大概是剛好能成事的量。」

「你這人真是……」俞菱心笑著啐他,「哪有你這樣做表哥的,這樣的事情也——」

荀澈將她摟得緊了些:「殿下自律自持慣了,爲人又那樣謹慎守禮,有些話便是給他寫好了條子他也說不出。錦柔又鑽了牛角尖,若兩個人一直那樣對峙著,要僵到什麼時候。如今這樣不是很好嗎?」

俞菱心順著他的話想了想,還是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可是,我看今日錦柔臉上的嬌羞樣子,應該不只是說通了有些話罷?」

荀澈笑笑:「這個嘛——殿下先前十分自律,也防著有人算計,所以從來不曾沾染女色,也是忍了很久了。要知殿下的騎射功夫猶勝錦城,與端儀縣主過招都不分上下,腰力可是好的很。」

饒是作爲已婚的婦人,俞菱心聽了這話還是臉上有些不好意思,側臉白了荀澈一眼,又想先前的舊事:「這就是你那時候跟殿下說的話?」

荀澈一臉正經:「什麼話?我什麼也沒說呀,只是給殿下送了一壇喜酒罷了。」

俞菱心知道這是再問不出什麼,而荀澈這時候也不想再談別人家的夫妻之事了。于是在明華月與荀滢的馬車順利回到自己府邸之後才發現,荀澈與俞菱心的馬車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單獨轉了向,又在外頭耽擱了一個時辰才回來。

荀滢還傻乎乎的有些擔心,明華月卻撇了撇嘴,心中暗罵了一句父子連相,也就揭過不提。

轉日一早,明錦柔作爲秦王妃正式給俞菱心下了一張帖子,邀請她上門喝茶敘舊,俞菱心自然是十分期待地趕緊打點了一份禮物,便忙忙地拉著荀澈過去。

這時沒有旁的親眷長輩,秦王與荀澈之間也要隨意許多,簡單見禮之後就兩個男人到書房去說話,俞菱心則是與明錦柔到秦王府的小湖水榭裏單獨喝茶。

此刻俞菱心都懶得再問什麼側妃是否鬧事,宮裏可否太平,基本上是揮退了侍女丫鬟之後,就單刀直入:「你們怎麼和好的?」

..

《吾家奸夫最寵妻卷四》連載內容閱讀完畢,請關注後期更新..

言情HK温馨小提示:

《吾家奸夫最寵妻卷四》全文已经阅读完毕啦,您可以:

▷ 下载吾家奸夫最寵妻卷四TXT电子书全集

▷ 进入墨墨雪的作品列表,继续阅读墨墨雪的其他作品。

◁ 返回《吾家奸夫最寵妻卷四》小说目录

◁ 返回言情HK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