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天下醫妃(下)》 > 第二十一章 醫室醫家(1)

《天下醫妃(下)》第二十一章 医室医家(1)by 简璎

這回回府,秦肅兒只帶了潤青和珊瑚,其他人還是留在她置辦的宅子裏製葯,如今他們各司其職,她除了月銀之外還發給他們薪水,他們找到生活的重心和樂趣,天天都忙得十分起勁,她可不想剝奪他們的這份活力。

蕭淩雪對此倒是一點意見都沒有。“無妨,府裏的下人都是你的,全部隨你差遣。”

這是他的意思,自然阖府上下都得到了“聽從王妃”的旨令。

這幾日皇上要閱兵,蕭淩雪得隨侍在側,都是天一亮便直奔京城郊外的大營駐地,翼王府人心惶惶,猜想著王爺不在,王妃肯定要整頓府裏了,她要鏟除異己,重用自己人也是當然的事,尤其之前冷待過她的人,比如大廚房的人,都繃緊了皮在等待發落。

所有人戰戰兢兢,可一整個上午過去,毫無動靜,懲戒沒下來,王妃也沒召見任何人。

秦肅兒在房裏寫“講義”,把每個部位的開刀程序仔仔細細的寫下來,韓青衣有心要學,她樂得教他,她寫的講義將來會成爲太醫院的傳家寶,自然不能馬虎。

下午,她正歇會兒在喝茶時,珊瑚進來禀道:“王妃,馮大總管求見。”

秦肅兒點點頭。

再次回府後,她記得見過馮大總管幾次,但他都是低著頭在聽蕭淩雪的吩咐,好像有意無意在回避著什麼,她也沒放在心上。

馮敬寬躬著身子進來。“老奴見過王妃。”

臺詞他已演練好了,老奴年事已高,請王妃准許老奴告老還鄉雲雲。

昨兒夜裏他悄悄進宮見過太後了,也把自己對王妃做的胡塗事向太後坦承,太後責罵了他幾句,最後歎了口氣,說王妃若鐵了心要趕他出府,她也不能說什麼,她會爲他准備一大筆銀子讓他回老家贍養晚年。

“馮總管,你來得正好。”秦肅兒看著他道。

馮敬寬心想,該來的還是會來,無妨,他已有了心理准備,王妃容不下他也是自然的事,他並無怨言,只是不能看著小主子誕生,著實遺憾罷了,主子可是他自小看到大的呀。

“王妃有何吩咐?”他斂了心神,忍住老淚,屏息以待地問。

把他趕走沒關系,可大廚房裏的人是無辜的,他們是受到他指使才給瑞草院冷飯馊菜的,他必須要爲他們求情,讓他們留下來,才能安心的離開。

秦肅兒咳了聲,說道:“馮總管,我給你的哮症偏方,你可有按時服用?”

馮敬寬一愣,本能的點了點頭,“有。”

“症狀可有好些了?”

他又是一愣。“回王妃的話,老奴好了許多。”

她欣慰一笑。“那就好,切記,要時時記得保暖,適度的運動,要多曬太陽,我再給你開帖食補方子,多食有益。”

馮敬寬怔怔地道:“王妃,您不是要趕老奴離開王府?”

秦肅兒不解地道:“我爲何要趕你走?我還要忙惠仁堂的事務,日後恐怕也無暇顧及府裏的事,還要馮總管爲我分憂解,多多擔待。”

他感到五味雜陳,“可老奴先前對您……多有不敬。”

秦肅兒心裏好笑,何止不敬,他是存心不給瑞草院活路啊。

蕭淩雪也對她說過,得罪過她的人,任憑她處置,包括太後派來的馮總管,可她才沒有那麼傻,既是太後婆母派來的人,非但不能趕走,還要好好收買他的心,何況她對操持府裏的事根本沒興趣也沒耐心,有個現成人才在眼前,哪有不用的道理?她把這件事輕輕放下,對她沒任何損失,往後他必定會對她忠心耿耿。

“我明白你是心疼荷花才會如此。”秦肅兒看看他局促的神情,微微彎起唇角,隨即神情一斂,嚴肅地說道:“不過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同樣不想荷花死,那是一場意外,我從沒有下令要人打死她,她死了,我也很難受,我已吩咐了執事嬷嬷,往後花花的祭日,一次都不可以忘記,我要親自上香。”

她這麼做也是在爲原主贖罪,荷花因原主而死畢竟是事實。

馮敬寬眼眶一紅。“王妃……”

他都不知道那是意外,還主觀的認定是她要人打死荷花。

秦肅兒見他受用了,又語氣溫和地嘉勉道:“王爺一直倚重你,往後希望你也能成爲我的左臂右膀,我一向缺心眼,管不了這麼大的王府,還要馮總管你幫我看前看後,我才能發揮所長,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也聽了她在外頭開了醫館一事,還救活了小太孫,當下他胸口一熱,慷慨激昂地道:“王妃放心,老奴雖然愚昧卑微,但將來一定爲王妃盡心盡力!”

她頻頻點頭,“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馮敬寬一走,珊瑚便進來抱怨,“您怎麼就這麼放過馮總管?想當初他是怎麼對咱們的,連塊冰都不給。”

秦肅兒笑了。“這就是多給討厭的人一塊糖。”

珊瑚蹙眉。“奴婢在跟您說冰,您說什麼糖啊?您是不是肚子餓了要吃點心,廚房剛蒸好了栗子糕,奴婢去給您端來。”

秦肅兒笑吟吟地道,“去吧,多拿一些,順道把潤青、多兒叫來,大家一塊兒吃。”

皇上閱兵期間,蕭淩雪早出晩歸,沒什麼睡好,好不容易閱兵結束了,皇上給他放了幾天假,他便用力補眠了。

“王妃……”

夜裏完事,兩人未著寸縷的裹在錦被裏相擁而眠,心滿意足,好夢正甜,就聽到處間傳來一聲又一聲的叫喚。

秦肅兒睡眼惺忪的先醒來,蕭淩雪也隨之被擾醒。

秦肅兒被他折騰到大半夜,困到不行,呵欠連連地問道:“現在什麼時辰了?”

“不知。”蕭淩雪蹙眉,有些起床氣的揚聲問道,“何事?”

外面珊瑚怯生生地道:“淩寶肚子疼,疼得很厲害,滿地打滾,王妃能不能過去看看?”

蕭淩雪一聽就來氣。“那小子在搞什麼鬼?”

秦肅兒醫者本能,瞬間清醒。“珊瑚不是說了嗎,他肚子疼,滿地打滾。”

蕭淩雪更加不悅,“肚子疼不會去茅房,何來擾人清夢?”

“肯定是去過了,還是疼。”秦肅兒起身穿好衣裳,披上外衣,烏發隨意用棉布條紮起,取了葯箱道:“我去看看,你再睡會兒。”

“什麼話?”蕭淩雪也起來了。“我同你一塊兒去。”

淩寶的房間就在旁邊的抱廈裏,走路不用三十步,且都是在有屋檐的地方,可蕭淩雪還是把秦肅兒捂了個嚴嚴實實,怕她受涼。

房裏,淩寶果然是面色蒼白,痛得死去活來,秦肅兒讓他躺平,取出聽診器來細細聽診,面色十分凝重。

淩寶嗚咽道:“爺……小的快死了,小的死後……您要保重身子……還有,千萬不要忘了小的……小的也不會忘了爺的……鳴嗚……”

蕭淩雪沒好氣的道:“你閉嘴!有王妃在,你死不了。”

秦肅兒拍拍淩寶的臉,大聲問道:“淩寶,你回答我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