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錢途似錦下堂妻(上)》 > 第五章 連公子的情愫(2)

《錢途似錦下堂妻(上)》第五章 连公子的情愫(2)by 陈毓华

連彼岸如同黑色的大雁,足尖輕點,如履平地的翻過柴家圍牆,又提氣縱身往上,宛如一支箭矢般,全無聲息的落在鄰家黑黝黝的屋檐上。

“出來。”他道,手中不知彈出什麼,只聽著哎喲一聲,一身圓潤的元嬰少爺便從瓦當處身形狼狽的爬上屋脊。

房子是矮房子,就算掉下去也死不了人,在連彼岸眼裏,這位少爺就是惺惺作態,他連虛扶一把的意思都沒有。

“你跟那位姑娘說了什麼本少爺都沒聽到。”有人很快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連彼岸:“……”

“我說你啊就是個見色忘友的,平常我跟你說十句話,你會應我一句就神佛保佑了,可今兒個呢,你和那姑娘有來有往,連入雲,做人不能這樣的。”元嬰拍拍屁股,往屋脊上一坐,掏啊掏的掏出一把扇子來,故作風流姿態的搧起風來,可神情卻可比深閨怨婦。

入雲,連彼岸的表字。

“敢偷聽我說話的人只有一個下場……”連彼岸冷飕飕的說道。

還出言要脅,小命玩膩了是吧。

“我哪裏偷聽了?外頭暗地的夜影就不說了,明著不還有康泰在,他們可都知道我來了的。”他眼一瞪,可不依了。

那位姑娘可神奇了,放眼京城,只要有人一走近連彼岸身前,不論男女,只要他一擡眼,來人勢必退避三丈外,那位姑娘卻不然,這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莫非他這兄弟幾日早出晚歸就爲了她?

“你說完了?”

“哎呀,你就別藏著掖著了,有花堪折直須折,我從幼年光著屁股就認識你,十幾年的兄弟情誼,頭一回見到你對‘人’,還是‘女人’有興趣,你千萬要把握,別錯失良機,要知道下一個能和你說上三句話沒被你嚇倒的姑娘還不知道在哪裏呢,別再挑了,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

連彼岸冷冷丟過一瞥。“啰唆!”

完全不懂看人臉色的元嬰雖然雙肩一縮,但立刻又振振有詞,“要說別的,我拍馬比不上你,可要論起評監女人,兄弟我可是一把罩,你信我絕對沒錯——”

“你不在驿站待著,出來做什麼?”連彼岸沒好氣的打斷他。

他們辦完事,原本要直接趕回京城覆命的,啓程那日卻在書鋪前面讓他撞見了樂不染,回京的日子便又順延了下來。

元嬰趁機把平遙縣逛了一圈,卻覺得沒滋沒味。

在意她嗎?連彼岸心想,不過是個能懂丹青的丫頭……只是,一雙水靈靈的烏黑大眼,端端正正的鑲在一張粉光玉滑的巴掌臉上,瞪起人來的那股氣勢,翹著的小嘴彎彎如菱角……

她的模樣不斷在腦海中浮現,清晰又明妍,令人多了些想法。

“那驿站又破又小,連個冰盆也沒有,吃不好、睡不著,嘴都淡出鳥來了,入雲,咱們早點啓程回京吧。”他都瘦了一大圈,回府他娘親見了不心疼死才怪。

再說京裏好吃好玩的那麼多,他都離開幾年了,花滿樓裏又不知來了多少纖纖腰肢的歌舞伎,那勾魂的媚眼全是風情,一想起來叫人小心肝亂顫,骨頭都酥了。

“去幫我辦件事。”

“好哇、好哇,我正無聊……等等,你不會是要我去替那位姑娘買什麼小孩吧?真要管這芝麻綠豆大的閑事?”

這不是不打自招嗎?可見連彼岸和樂不染的對話都讓他一字不漏的聽了壁腳。

要說這兩人自小在一起,元嬰在外人眼裏也算人中龍鳳了,偏偏就是他吃虧。

底下奴才見了都說不應當,元嬰是堂堂世子爺,皇朝宗室,就算連彼岸再一局貴,說到底還是臣子,偏偏世子爺就是壓不過連彼岸。

可元嬰自己門兒清著,抛開身分不談,自己還真不是連彼岸的對手。

連彼岸也從來沒當他是外人,對真正的外人,連彼岸是“冰冰有禮”,可那禮讓人由心底冒冷氣。

只有對元嬰,是兄弟一般,雖然話仍舊少得可憐,卻是有擔當的。

自小元嬰就是個闖禍精,小事連彼岸是不管的,有的是他爹娘替他收拾,然而,遇到殺身之禍,或是傷了皇家顔面的大事,最後都由連彼岸來承擔。

連彼岸說,我是臣,鬧出了事情,不過捱一頓家法,你卻是國法。

就這話,元嬰就認准了連彼岸,自己跟他是一輩子分不開的兄弟了。

“還有,別當冤大頭了。”連彼岸又多吩咐了一句。

她說了,一文錢都不想多給,不想讓那無良的養父母占到絲毫便宜。

“呿,殺雞焉用牛刀,這點小事,就讓你見識小爺我的手段。”元嬰挺了挺胸脯。

可不對啊,話說回來,入雲也不知怎地,見了那姑娘,嘴就變得這樣瑣碎起來了?他在京裏一向也是這副孤冷模樣,沒事連眼皮也懶得擡,跟女人不說話更是出了名的,所有人都以爲他哪裏出了問題,不近女色呢。

可爲了一件芝麻小事,他卻叮咛又叮咛,難道他真看上了那位姑娘?

慢著!那姑娘再好,可是個下堂婦,嫁過人的……好吧,就算金風玉露更勝人間無數,

這面癱男難道是真動了心肝?

不可能,八字連一撇都不可能有,他不信!

元嬰不知死活的靠過去,嘿嘿直笑,“事要是辦成,你要拿什麼酬謝我?”

“我會把你經過胭脂城時,去招惹一個姑娘被摔得鼻青臉腫,還不要臉的說打是情,罵是愛的事,一字不漏,告訴侯爺夫人的。”到時候想要媳婦和抱孫子想瘋了的侯爺夫人可是會追究的,至于怎麼個追究法?那就是別人的家事了。

“啊……啊……入雲,你太狠心了,倒打我一耙,我和那姑娘什麼事都沒有,你要鬧到我娘那兒去,是要我小命啊!”他不要成親,不要成親……美人俯拾皆是,他幹麼要娶一個回來把他管頭管尾的?他還年輕,心情還不定……

“康泰。”連彼岸喊道。

“是,少君。”黑衣男子閃身一現,黑紅臉龐高鼻梁,濃眉下襯著一雙單眼皮,透出一股果斷和幹練。

“把這卷軸用盒子裝了,快馬送回府去。”

“老太爺要是問起,小的該怎麼說?”康泰眼看主子的模樣,是要留下來的趨勢啊。

“隨便你怎麼說,左右,老太爺的大壽我是趕不回去了。”

啊,這樣可以嗎少君?老太爺要是追究起來,小的到底是要誠實禀報還是欺上瞞下?事發的話,誰替小的擔待啊?

連彼岸不再理會康泰,轉頭向元嬰道:“我回驿站等你消息。”縱身飛掠而去。

手頭上有了銀子,樂不染拿了帳簿一筆一筆的核算,五萬三百多兩的銀子,自己也算得上是個小富婆了吧。

手裏有錢,不說別的,最重要的就是置産。

田地是一定要買的,柴家一畝地也沒有,家裏的口糧一直是拿錢去米鋪買的,十斤粗糧,了不起摻上一兩斤白米,家裏有人生病或是胃口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