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錢途似錦下堂妻(上)》 > 第八章 苦命小姊妹(1)

《錢途似錦下堂妻(上)》第八章 苦命小姊妹(1)by 陈毓华

要去的時候沒有知會任何人,沒想到一到莊子,莊頭卻等在堂屋門前了。

原來佃農們知道莊子和田地都換了新東家後很是擔心,畢竟,對那些地主來說只是地契換了個人這麼簡單,可對他們這些靠田地生活的佃農們來講,田地就是他們的根本、他們的一切,新東家要是有個什麼動靜,就夠他們喝一壺的了,身爲莊頭,自然得來看一看,探一探新主子的想法,回去也才好和大家商量應對。

只是,他們還真多想了,樂不染知道所有的田地都是佃出去的,所以她暫時沒有要變動的意思。

她告訴看起來一臉老實又曬得黒黝黝的莊頭,“既然這一片田地以前都是由你照看,那就照舊,至于往後會不會加租?我保證五年內都不會加租,但這前提是你們安分勤懇,如果有人偷懶耍滑,從中取巧,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方才莊頭看到樂不染是買主的時候是有些不以爲然的,年輕得過頭了,這樣的孩子,是家裏的大人作主給她買的産業吧?

老實講,他還真的一點信心也沒有,擔心她沒經驗,把好好的田地給糟蹋了,但是喝過茶,樂不染便讓他帶著她與柴子去後山。

她方才過來的時候,沿著鄉間小道大致看了下田地,黃澄澄的稻穗已經垂得很低,即將可以收割,基本上只是稻子收成後出産多少的問題,她想先去看後山上有些什麼。

莊頭發現她不是隨便閑逛過去而已,爬上小山腰後,她也不怕髒,蹲下來抓把土,在手指撚揉,問山上多種些什麼果樹,知道稀疏種了幾株梅林,還有野白杏、紅桃、黃李,此刻黃李已經過了采收期,但是杏子和紅桃正結實系萦的挂在樹梢上,金黃杏子表面那抹暈紅,還有桃子那香甜多汁的果肉都讓人垂涎不已。

她隨手摘了顆桃子,擦也不擦就往嘴裏放,那香甜的果汁和果肉充盈在口腔裏,見柴子和莊頭都盯著她看,不好意思了一下。“好吃,你們也摘來嘗嘗吧。”

莊頭有些錯愕,以前的地主可吝啬小氣了,山上的果子就算成熟掉到地上也不許他們莊子裏的孩子撿拾,這位……卻讓他自己摘來吃?

他小心翼翼的挑揀了一顆,謹慎的捏在手心裏,想一會兒可以帶回家給孩子們嗜嗜。

樂不染也不知看穿他的心意還是什麼的。“莊叔,一會兒你就讓幾個人把這些果子采收了,收拾後都擡到莊子去。”

莊頭點頭稱是。

樂不染三兩下吃完桃子,眼尖的發現除了這些果樹,山上還有不少烏柏子樹雜在果樹之間。

在現代,因爲奶奶對植物的熱忱,沒少聽她老人家叨念的,所以山上草葯沒有她不認識的。

爲了確認,她隨手往低矮的樹叢上一抓,手掌裏便是灰灰白白的一小把,咦,還真是這寶貝哩。

“哎呀,我當這是什麼,原來是草籽!”莊頭和柴子都好奇的湊過來看,看清之後卻大失所望。

樂不染卻一副撿到寶的神色。“這可是好東西,人家有大名的,叫烏柏子。”

用搗杵將烏柏子仁搗出油來,倒進油燈裏再放進兩根燈草,便是青油燈,烏柏子榨完油後留下的渣可以用來壅田,是挺好的堆肥。

莊頭心裏有數,看來待會兒不只要讓人來摘果子,這有大名的草籽也得讓人打下來才是。

從山上下來,到了池塘邊,看見一方池塘,密密麻麻長了許多菱角葉,看過去綠油油一片。

這時候也正是菱角的采收期,但因爲産權易主的關系,莊頭沒敢讓人來采收,佃戶也叮咛家裏的小子不許靠近池塘摘嫩菱角當零嘴吃。

摘菱角要乘坐的不是小舢舨,是木製的大圓桶,又叫菱桶。

一般的采菱人都是匍匍在桶邊,把菱角采收在圓桶裏。

“小姐就別下去了,池子裏都是爛泥巴。”

有過山上的經驗,莊頭不以爲他勸得住這位特立獨行的小姐,但是義務上,還是得說上一說,要是有個什麼意外,他可是承擔不起。

對樂不染來說,菱角可是好東西,吃法多不說,鮮老生熟皆是美味,尤其生菱角可以當水果吃,煮熟後也可以拿來當作主食。

比如菱角焖飯、菱角燒肉、菱角蓮藕粥,都好吃得緊。

她也從善如流,沒有堅持非要下池子,到了田埂邊,只吩咐莊頭在田地邊上挖幾個漚肥坑,告訴他秋糧收割後拾完穗子,將來翻地翻出來的草根千萬別扔,挖出來的草根扔到漚肥坑裏,曬成幹草再燒成灰,這樣的草木灰加上家家戶戶吃剩的馊水馊食,河塘裏的淤積黑泥,全混在一起發酵,二十天左右翻動一次,堆放幾個月便能成爲地裏最好的肥料。

她還說如果莊子上的人家有雞糞、人肥,碾碎的蝦蟹殼末,都可以收過來,放進裏頭。

最後再加上曬到鈣化的動物骨頭調配成的黑金肥料,地肥了,種什麼都高産量。

她不是農業專家,可她上輩子的姥姥家就有一大片上好的水田,她童年時,每年七、八月總要回姥姥和姥爺家過暑假,等著吃割稻點心,跟著堂弟妹們不玩成個泥小子絕不回家。

對莊頭來說,新東家要的草木灰他能理解,他們向來施肥除草時,拔草也是不燒的,等曬幹後燒成灰,灑在地裏,用來養肥土地。

淤積黑泥,馊水馊食都不是問題,但是東家最後說要雞糞、人肥,鄉裏人誰都把雞糞、人肥當寶,稀釋了用來澆地,誰願意把這拿出來呢?

像是知道他的難處,樂不染看看遠處再看看自己腳下,心裏已經有了主意。

她把想法告訴了莊頭。

莊頭最後不可思議的走了。

樂不染摸摸自己的臉,擡頭望著柴子。“我怎麼覺得他看我的眼光,好像我是瘋子似的?”

沒想到,柴子也是一張和莊頭一模一樣的臉。

她跺了下腳。“哎呀,我一會兒說給柴子哥你聽,你就不會覺得我亂花錢了。”

家禽的糞便還稱斤論兩的買了,外人當然會想這不是錢太多還能怎麼了?

柴子看著她難得橋俏的模樣,有些不自在,慢慢的點頭,兩人一前一後進了莊子。

莊子的廚娘已經燒了一桌的菜,這可是新東家頭一次來巡視田地,說什麼也得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整治這頓飯,要是東家吃得喜歡,她這廚娘的飯碗就能繼續穩穩的捧著,要是不入口心意……她不敢往後面去想了。

飯菜有湯有肉,都是莊子裏自家出産的,地裏跑的雞,池塘裏的活魚,新鮮的蔬菜,山裏拔的菌子,還有一大盆煮好還冒著香氣的菱角。

吃過飯,樂不染掏出帕子,裏頭包裹著方才在外頭從香椒樹上摘的椒子,在茶葉裏加上幾粒香椒子,那味道滿口清香,精神一下就上來了。

樂不染完全沒想到她這樣的喝茶方式,莊頭喝過一遭後,廣爲宣傳,竟在莊子裏流行了起來,尤其人疲憊,精神不振的時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