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娘子,離婚無效(上)》 > 第六章 偏心的老妖婆(2)

《娘子,離婚無效(上)》第六章 偏心的老妖婆(2)by 简薰

大年初一早上,守歲完畢,顧行梅跟夏念申回房睡了一覺。夏三太太一早寫信來,讓他們不用回娘家——夏念申膝下無子,回娘家也只是平白被幾個姊妹羞辱,夏三太太雖然想念女兒,卻不願意讓女兒難過,于是寫了信讓他們找個理由別回來。

在東瑞國,無子的婦人不回娘家很常見,人人也都知道理由,尤其夏家號稱女兒特會生兒子,結果夏念申過門三年,顧行梅膝下猶虛,沒嫡子就算了,居然連庶子都沒有,初二這種大日子,不知道會被諷刺成什麼樣子。

夏念申想想也輕松,于是寫信回去,約了夏三太太三月二十日,注生娘娘生日那日在寺廟相見。

母女悄悄見一見,可比見一大家子親戚卻母女說不上話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用了夏四娘的身體,自然而然對夏三太太産生一種孺慕之情,夏念申想起來一心裏就暖暖的。

初七的時候,顧行梅出門了——胡範天約了他。

夏念申當下就求著要去,“帶我吧,去哪都行,我對地點絕對沒意見。”

“不能,又不是只有我跟胡範天。”

夏念申見他拒絕得這樣直接,覺得奇怪:“該不會是想去青樓吧?”

“你想哪了。”顧行梅戳戮她的腦袋,“我要去青樓,那還不如買幾個漂亮丫頭進來,還用得著等你點頭。”

夏念申知道他說的是滾床單之事。他們是開始親吻了,開始擁抱了,但她覺得還是放慢來,她想重新再戀愛一次,幾次他在床上手來腳來都被她強行製止。

想想對他也是不太人道,二十歲的身體,旁邊躺著妻子,卻不能怎麼樣……可她就是覺得想慢慢來。

想想也覺得他有點可憐,“你再忍忍,我還需要一點時間。”

“我能忍,但你可別想太多。”

“是我錯了,我不該懷疑你,就算是開玩笑那也不應該。”

顧行梅見她嘴上認錯,臉上一臉認錯的樣子都沒有,但也拿她沒辦法,怎麼辦呢,自己就是喜歡這個女人哪。

他在夏念申之前談過兩段學生感情,覺得自己經驗豐富,可遇到夏念申還是會手足無措,還是會緊張,第一次接吻時還咬了她,心裏砰砰跳得很大聲,彷佛一個沒有戀愛過的小子那樣……

那時他就知道,這是自己命中的魔星了,她來克他的,她只要一個笑容就把他吃得死死的。

顧行梅拉過她,深深一吻。

夏念申順從得很,那樣的乖巧,乖巧得讓他心花怒放。

“不會有青樓的。”顧行梅道:“就算以後不得不去,我也會跟你說,你不用擔心,對我來說,你就是最好的。”

夏念申被哄得心情舒暢,“這可是你說的。”

“我現在生意剛起步,難免有些應酬拒絕不掉,等過個幾年,我成了主宰方,那我就可以完全拒絕這種會面。”

夏念申笑眯眯的,氣氛很好。

顧行梅突然有種感覺,他們之間的第二個轉捩點到了。

要不是胡範天今天要介紹幾個京城商人給他,他真想現在就把夏念申壓在床鋪,說不定就成了。

深吸一口氣,定定神,大男人不能只想著這事情,還得想想事業,能給心愛的女人一個自由居所才能算有肩膀,他一定要好好賺錢,到時候用金錢疏通宗親,讓宗親直接作主分家——這樣,他這支也能在京城立足,跟被趕出來不一樣。

宗親作主分家,那是開枝散葉,只是一件很普通的行爲,每戶人家二三十年就會來一次,房子就這樣大,一定得分。

若被趕出來,那是名聲有損,在保守的古代,名聲有損的人很難繼續做生意,人人都不會願意與之往來。

他得有錢,還得有一定的錢才能疏通宗親。

他要買座大房子,有前庭,有後院,還要買馬車,讓夏念申想出門的時候就出門,當然能有孩子是最好了一前生他也想過當父親,可是他們工作很忙,臺北生活不易,所以一直延遲計畫。

小孩子應該是很可愛的生物,軟綿綿,白嫩嫩,容貌會像他呢,還是像她,或者他們各像一半?個性嘛,像他好了,他比較能忍,但她不能忍,在這個保守的時空還是能忍比較好過活……

“二少爺。”伍二在外面敲著格扇,“時辰差不多了。”

顧行梅收回飄遠的想法,親了親夏念申的額頭,“那我去了。”

夏念申吃了午飯,在房中又睡了個午覺——自從守歲那天熬夜後,她的時差問題一直沒能好好調整過來,醒著時想睡,躺床了又淺眠。

想著沒事,還是睡吧。

迷迷糊糊的,還是被林嬷嬷的聲音喊了起來,“小姐,小姐,醒醒。”

“什麼時候了?”

“未正。”

夏念申翻了個身,被子好暖,好好睡,“酉時再叫我。”

“小姐,醒醒。”林嬷嬷的聲音很不妙,“姑爺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內心又奇怪,院子誰不知道二少奶奶地位高,夫妻平起平坐,從來不用迎接跟送行二少爺,林嬷嬷怎會突然來叫她?

“姑爺帶了一個受傷的女子回來了。”

什麼?女子?夏念申一下睜開眼睛,蹭地從床鋪上坐起,“說清楚點。”

“是,姑爺跟胡家的表少爺,還有幾個商會的人今日喝酒,沒想到遇上個瘋子在街上亂砍,進了他們雅間,砍傷了田老爺、汪老爺,還要砍我們姑爺。”

夏念申這下全醒了,古代的隨機殺人?一邊下床穿衣,一邊就問:“那瘋子可有得手,姑爺可受傷了?”

“沒有。”

“那就好。”

“是,老天保佑,可是……”

夏念申看不慣林嬷嬷那個吞吞吐吐的樣子,于是說道:“有事情直接說。”

“當時廂房的琴娘撲上替姑爺擋了一刀,姑爺便把那琴娘帶回來醫治了,老奴聽得下人說流了很多血,姑爺已經開庫房拿了人參,又拿了保甯郡主當時留下的紙條請郡主幫忙請禦醫,現在那琴娘在客院。”

林嬷嬷一邊說一一邊手也沒閑著,給夏念申穿好了五層衣服,知道她會去看,還取了貂毛披風給她圍著。

夏念申一開格扇一就是一陣雪吹來,一縮脖子一還是大步往前。

內心忖度,林嬷嬷非親眼所見,這二手消息可能被加油添醋,但也可能被大事化小,總之她得親眼看一下顧行梅跟那個受傷的琴娘。

心裏著急,自然走得快,平日覺得很遠的客院,不多時就到了。

守門婆子見是二少奶奶,自然沒阻攔。

夏念申大步朝廂房走去,推開格扇就聽得顧行梅的聲音。

“可是保甯郡主那邊有回音了?”

“是我。”

然後裏面就沒聲音了。

夏念申關上格扇,繞過屏風走到裏間,這才發現裏間已經請了顧家常來往的盧大夫,另外還有伍大媳婦、伍二媳婦,以及盧大夫身邊的兩個醫娘。

就看到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