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蛇女辣情》 > 第八章

《蛇女辣情》第八章by 寄秋

海棠在竊取公司機密?!

真想放聲大笑的白禹軒感謝楚月的彌天大謊,讓他得以找到個好理由開除她,不用擔心留下話柄說他爲了新歡辭退舊愛。

早在他帶海棠來公司的第一天,就發現她極力進行著分化工作,總是若有似無的提及他以前的風流韻事,害談間微露兩人“仍”維持親密關系,不時未經傳喚地自動送咖啡、遞文件進辦公室,不讓他們有獨處機會。

她的小動作他看得一清二楚,心底老大不高興,但是他的小花兒倒是覺得挺有趣,不許他揷手女人間的戰爭,不然她會很無聊,甚至直說太久沒當過“第三者”了。

無可奈何他只好放任兩個女人明爭暗鬥,他反而有種遭冷落的感覺。

楚月的失策在于搞不清狀況,他家裏的那臺電腦和公司電腦是連線的,任何機密不需要到公司便能查閱,而家裏的電腦正放在房間的床頭旁。

若是海棠“勤快”些,在家裏就能把機密文件提存成磁片出售了,用不著大張旗鼓地在公司裏動手腳。

以她的個性,可能是在抗議他小看了她,故意叫出密碼,玩些令人心髒無力的遊戲來震撼他,要他以後檢點些,“尊敬”女人的實力。

沒有任何原因,他就是信任海棠的人格,她不是背後搞心機的女人,她會直接當面宣戰。

“海棠,有人說你在竊取商業機密,你有沒有話要反駁?”瞧她挺忙的,十指如蝶兒飛舞。

海棠玉頭也不回地偏過頭,躲過他落下的吻。“少來,我的格調沒那麼低,玩死你比較過瘾。”

她的頑劣回答讓白禹軒身後的白臣陽爲之蹙眉,似乎是個張狂女子。

“怎麼全是一些亂碼,你玩壞了電腦?”他伸手要幫忙檢測,才一碰到鍵盤面就挨刮了。

“不要碰,還不是你那位胸圍小我一寸的親愛秘書作的孽,她嫉妒我比她美。”雖然是實話,經她口中說出像是炫耀。

實話一定不中聽,中聽的絕非實話,這也是她坦率的地方,不管真話假話,她一樣有本事讓人受重傷。

“她做了什麼?”他瞄了一眼低頭輕泣的“前任”秘書。

“問一句,她恨你多還是愛你多?”當了二十四年女人,她還是不了解女人。

有些女人是活在恐龍時期,而且分肉食性和草食性兩種。

“很少女人不愛我,至于恨,你該自己問她。”錢可以擺平無數的恨,經驗之談。

楚月垂首不語,叫人看不見她臉上的表情。

“自大。”救回—些程式的海棠玉努力奮戰中。“我想她對你愛恨交加,因爲你是一頭豬。”

寵物豬嘛!得之,欣喜卻不好教養,不得,嫉妒別人養得好而恨得牙癢癢。

他苦笑地瞧見一旁朝他示好的青蛇,皮膚泛起栗然小粒,差點忘了它是小影子。“把它抓遠些。”

“你是男人吧!”要她不諷刺真的很困難。

哪有人那麼怕蛇,和人相較之下,它善良多了。

“我該謝謝你的恭維,還是惱怒你嘲笑我是畜生。”白禹軒無力地高舉起手,離蛇一段距離。

“喲!親愛的,你的大腦終于開始發育了,恭喜恭喜。”吃多了她的口水果然具啓迪作用。

“請問一下,這些沒頭沒緒的亂碼來自我電腦檔案裏的哪一部分?”他看得有些一頭霧水。

“別裝小醜好不好,誰一進門就嚷嚷我竊取商業機密。”救不回來他就該哭了。

顧不得對爬蟲類的恐懼感,白禹軒用檔案夾推開小美人,緊張的查看電腦熒幕。“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先前他當她把遊戲玩完了在搶救才不在意,這會兒他可不能等閑視之,裏面的資料都是近年來各部門努力的成果,一旦流失不堪設想。

她是怎麼破解密碼?七道大鎖是經由美國科技人才專程來安裝,普通人是不可能解得開。

是意外還是碰巧,她不會是網路駭客吧!

看她專注的神情他十分好奇,到底她還藏著多少自己未挖掘的寶藏,竟由性感女神一蛻變成科技尖兵,駕輕就熟地和螢幕上流失的數碼拼鬥,就像母獅的精神,奮戰不懈。

,“停止在我身邊滴滴咕咕,桠要讓你信用破産,這下子你非倒閉不可。”可說是他花心的代價,他適合在沿街行乞。

他笑不出來了,表情趨于嚴肅。“告訴我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報警前先幫我倒杯咖啡,我缺氧。”太久沒用腦都生鏽了,亂碼看得她頭昏眼花。

“我以爲你不喝咖啡,你說咖啡因荼害體內細胞。”說實在話,他不會泡咖啡。

“因爲我戒了。”她曾經上瘾過,結果變成現在的夜貓族。

以前念高中和曼曼、夕霧老是半夜不睡覺,有時是上網偷看別人的網戀,有時相偕夜遊窺探河堤邊的“風吹草動”,不小心還會踩到保險套,且是用過的,因此咖啡常喝來提神和暖身。

久而久之養成了依賴性,體質因咖啡飲用過度而起了變化,一到晚上,精神就特別好,太陽一出就萎縮了。

所以,三人進行魔鬼訓練,目標是咖啡因,自我摧殘了三個多月才出現成效,但是日夜顛倒的作息已經改不了,三個懶女人沒耐性繼續下去就此作罷。

“咖啡糖如何,沖泡咖啡耗時間。”他掏出兩顆在路旁向童子軍購買的方型糖果。

海棠玉張開嘴示意他效勞,雙手沒空。“我看你和廢物差不多,除了泡妞和玩女人。”

“收起你的尖酸和刻薄,別在我父親面前教育他兒子浪蕩,那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瞧父親的下巴都快掉了,被她百無禁忌的大膽言詞給嚇的。

“你老爸?!”她撥空一瞄目瞪口呆的長者,沒什麼敬意地眨了眨眼。

“馭風企業的老總裁,尊敬些。”白禹軒加重語氣地按按她肩頭。

“比我家老頭稱頭,你運氣不錯。”在臺南老家,人家都叫她海大仔的女兒,好像她沒名沒姓。

白禹軒往她腦門一叩。“孩子沒有選擇父母權,至少在我看來你的父母很開通。”

“是縱容吧!用不拐彎抹角,獨生女一向受寵愛。”開放型的父母才教得出行爲乖張的女兒。

一旁無人理睬的白臣陽重重一咳,企圖引起眼前兩人的注意,以他閱曆商場大半輩子的經驗來看,楚月並未誇大事實,這個女人的確耀眼。

不可否認他若年輕個二十歲,這樣的性感尤物他鐵定不會放手,難怪兒子會執迷不悟。

很美,很豔,有股超脫世俗的魅力,全身籠翠……不,正確的說法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一種危險的熱力,不謹慎控製的話會毀滅周遭的人們。

但是身爲一個父親,他決計不會允許兒子去愛戀上她,甚至有娶她的念頭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