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志明與春嬌(上)》 > 第二章

《志明與春嬌(上)》第二章by 典心

陽光耀眼,幾乎要讓人睜不開眼。

産業道路的兩旁,種植著大量的向日葵。燦爛的黃花、翠綠寬大的葉,筆直向上,迎著燦爛的日光,茂密的盛開著。

向日葵種植的面積極廣,黃花與綠葉綿延無盡,黑色悍馬車在産業道路上奔馳,窗外的向日葵,一畝又一畝的延伸著,像是沒有盡頭似的。

直到産業道路的盡頭,車子才轉過一個彎,經過一座石橋,眼前的風景才爲之一變。

眼前只見一座又一座的溫室,座落在田野之中。

“宋小姐,那些就是向家的溫室。”春嬌介紹著,望著溫室的雙眸裏,帶著一絲驕傲。

向家是赫赫有名的養蘭世家,培育出的名蘭是高官富商間相互饋贈禮物時的第一選擇。

向家的長子向榮,眼光獨到,在蘭花市場泡沫化之前,就轉爲經營揷花生意,因爲把關嚴格,花卉品質有口皆碑,向家的名聲更爲響亮。

三年前,當春嬌上任之後,爲了鎮上的發展,提出配合農委會的政策,實施有機農業的方式,栽種有機花卉與蔬果的構想時,向榮更是第一個贊同她的理念、率先投入的花農。

她耗費心力,花了不少功夫,才說服部分的農家,也加入這個計劃。

這段時間,雖然曆經無數的天災人禍,但是在她頑強的意志力,以及農家們的努力下,從去年開始,一切總算慢慢上了軌道,農産品也順利推出,獲得不錯的回響。

“喔,我看到了。”坐在悍馬車前座的宋敏妮,卻對眼前的溫室興趣缺缺,隨便敷衍了春嬌一句,一雙冒著愛心的眼睛,還是緊盯著開車的陳志明。“啊,所以說,警長,你才剛從北部調來沒多久嗎?”

打從看見陳志明的那一秒起,宋敏妮就像是被抽了魂,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他身上,除了嬌聲嗲氣的問東問西,還會對著他紅著臉兒,又羞又怯又興奮的傻笑。

“對,剛上任三個月。”志明咧嘴一笑,態度友善。

“那你還待得習慣嗎?你的英勇事迹實在太讓人感動了!連在我們洛杉矶那邊的新聞,都曾爲你做過專題報導呢!”宋敏妮滿臉崇拜,癡癡的望著開車的男人。“這裏跟城市很不一樣吧?”

“還好,多虧了鎮長的關照。”他朝後視鏡瞄一眼,其實話裏有話。“如果不是有她,我可能到現在還會迷路。”真是多虧了她,這麼努力而頻繁的“使用”他。

“警長太客氣了。”從後視鏡中,瞥見他揚起的嘴角,春嬌眼角一抽,卻還是保持微笑,把話題又拉了回來。“宋小姐,那組‘SweetLove’的原料,就是這些溫室中的玫瑰花。”

宋敏妮的注意力,終于被吸引了過來。

“喔,是嗎?”她眨了眨眼,轉頭看著前方,像是剛剛才發現眼前有好幾座造價驚人、結構穩固的現代化溫室。

[rǔ]白色半透明的篷布,是高科技的奈米産品,透氣且兼具保護的功能,能隔絕外在汙染以及一部分的病蟲害。

“溫室中的玫瑰,都是使用有機農法栽種,絕不使用農葯。對于灌溉用水、空氣以及土壤,都有嚴格的限製,每周皆有專人檢驗。”春嬌說道,如數家珍。“這塊土地,在種植玫瑰之前,已經休耕了三年,剛剛看到的那片向日葵,就是休耕作物,既是觀光資源,也是自製有機肥的來源。”

宋敏妮回過頭來,看了春嬌一眼,先前癡迷的眼神,早已一掃而空。

“這裏是用什麼方法,來防治病蟲害?”玫瑰最易招蟲,要實行有機栽培,可不是件易事。

“是使用苦楝子、辣椒跟香茅這類的天然資材,來防治病蟲害。”春嬌回答道。

她幾乎每周都花時間到每間農改場裏,陪著農家們討論、解決問題,傾聽農民的需要,跟目前面對的難題。對農家們的現況,她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

宋敏妮點了點頭,眼裏流露出欽佩,終于開始對這位豔麗惹火的年輕女鎮長,有些刮目相看。

“‘SweetLove’的品質,的確讓家母與我印象深刻。”

“這要歸功于向先生的努力。”春嬌不肯居功。“他特別向法國訂製專業的精油蒸餾機,從種植玫瑰、采收、蒸餾,到製成保養品,向家采取的都是最高標准。”

“這裏連蒸餾機都有?”宋敏妮很是訝異。

“是的。”趁著對方感興趣,她更是打蛇隨棍上,滿臉笑盈盈的說道:“宋小姐要是有興趣,警長跟我都會親自帶您去參觀製作過程。”

陳志明看著後視鏡,濃眉一挑。

“啊,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水汪汪的大眼睛裏,再度綻放愛慕的光芒,無數的大愛心、小愛心,在空氣中飛翔。“不過,警長你有空嗎?會不會太麻煩你了?”她嘴裏問得客氣,眼裏卻充滿期待。

陳志明還沒開口,坐在後座的春嬌已經搶著替他回答。

“當然沒問題。”她笑容可掬,說得大方極了。“局裏要是有什麼事,會打他的手機。”

這個女人,幹脆直接把他標價出售算了!

陳志明再往後視鏡看了一眼,瞧見她笑得甜甜的,但那雙美麗的大眼卻隱含殺氣,狠狠的瞪著他,暗示他要是膽敢反抗,就將他大卸八塊。

含羞帶怯的宋敏妮,爲了確認,再問了一句。

“真的不會太麻煩嗎?”

“不會。”他露出笑容,把車停在向家農場的入口處。“鎮長說的沒錯,局裏要是有事,會打手機通知我的。”

坐在後座的春嬌,聽見他嘴裏吐出“鎮長”,後頸的寒毛就蓦地豎了起來。不知道爲什麼,每次當他刻意提起“鎮長”這兩個字,她就會全身發冷,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對勁。

難不成——難不成——她、她在怕他?

怕?

春嬌用力皺起眉頭。

不可能,她有生以來,從沒怕過任何人、任何事!她更沒理由需要懼怕這個男人。

唔,說不定這種怪異的反應,是因爲極度厭惡,才會産生的錯覺——

腦子裏剛冒出結論,車子也剛好停妥。陳志明開門下車,還繞到另外一邊,替宋敏妮開了車門。

原本,坐在前座的該是身爲主人的春嬌。但是宋敏妮一瞧見開車的人是鼎鼎大名的警界英雄,立刻雙眼發亮,堅持一定要坐在前座。

宋敏妮還故作嬌弱,用小手輕按著太陽穴,嗲聲嗲氣的說,她身子虛弱,有暈車的問題,非得坐前座不可。

暈車?

春嬌根本不相信。

她自己打開車門,慢條斯理的下車。而走在前頭的宋敏妮,笑得甜蜜蜜的,雙眼注視著那高壯結實的男人,嘴裏不斷吐出贊美以及崇拜。

瞧她那癡迷的模樣,春嬌還有點擔心,宋大小姐會不會色迷心竅,忘了此行的目的?

政府對農業的補助實在相當有限,她能申請到的預算不多,只能想盡辦法,提出有利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