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志明與春嬌(上)》 > 第三章

《志明與春嬌(上)》第三章by 典心

早上九點,風輕雲淡。

春嬌沿著婉蜒的山路,一路開車上山,往下望去,視野開闊,整個小鎮都在眼前。

鎮上的建築以老街爲中心往外擴散,除了熱鬧的街市,有幾棟高樓,再出去之後,都是田野跟兩、三層樓的農家。

和別處鄉鎮不同的是,這裏的田,不只有黃色的垂稻,綠色的苗芽,還有更多五顔六色、嬌豔缤紛的花。

她從小在這個鎮上長大,幾乎認得每一棟屋子、每一塊田地的主人。

當然,外來的人不算。

在她到北部求學、工作,埋頭在金錢遊戲的期間,鎮上的人走了一些,也來了一些。

這會兒,她要前去拜訪的,就是一戶在她求學那幾年才搬來鎮上的夫妻。

她開著跑車,轉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彎,蜿蜒的路開始朝山裏延伸而去,她一直開到海拔將近六百公尺的地方,才終于看到幾棟較爲密集的住宅。

這裏是鎮管轄中,最偏遠的一個村落。

山裏的土地幹淨,空氣清新,剛上任的時候,她就來巡視過,還爭取了經費,拓寬狹窄的山路,鋪了柏油的路面,成功的降低事故發生率,讓小孩上下學、大人上下班,都比以往安全。

看見那輛鮮紅的跑車,村民們都熱情的猛揮手,臉上都洋溢著歡迎的笑容。

春嬌放慢車速,按下車窗,露出甜美的微笑,跟村民們招呼問好,直到穿越這幾棟建築,她才又把車窗關上,重新加速。

她的目的地,在山的更深處。

只是,萬萬沒想到,她才剛經過村子沒幾分鍾,後方突然冒出另一輛車。

黑色悍馬!

她低咒了一聲。

這附近,只有一個人開黑色悍馬——陳志明!

可惡,他跑到山上來幹麼?

有那麼一瞬問,她真想重踩油門,加速甩掉那家夥,但是保時捷跑山路,實在沒悍馬強,而且在這附近幾個鄉鎮裏,會開紅色保時捷的,也只有她一個人。再說,在山路上跑給警長追,也太愚蠢了。

黑色的悍馬車,不斷朝她逼近,還發出兩聲刺耳的喇叭聲,擺明了要攔阻她前進。

春嬌見狀,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車停在路旁。

陳志明從容下了車,從他那輛又大又醜的悍馬車,大踏步來到了她車邊,慵懶的靠在她漂亮的保時捷上,以指節敲了敲她的車窗,一張粗犷的臉上,依然挂著那討人厭的微笑。

她按下車窗,挑眉開口。

“有事嗎?”

“你超速。”他掏出筆,快速的書寫著手上的罰單。

“超速?”她一愣,怒瞪著他。“我才沒有。”

“這條路的速限才五十。”他一邊開罰單,一邊說:“我剛剛跟著你,從村子裏出來後,你的時速就飙到六十以上了。”罪證確鑿!

她無法反駁,只能老大不爽的伸手,接過他遞來的罰單,但是沒想到罰單一入手,她卻赫然發現,竟是兩張。

“爲什麼是兩張?”她惱怒的問。

他露出潔白的牙齒,欣賞她氣呼呼的表情,愉快的告訴她。“另一張是早上的,在鎮公所前飙車甩尾,危險駕駛,觸犯了公共危險罪。”

她柳眉一揚,哼聲質問。

“你早上不是去臺北開會嗎,敢情你有千裏眼?”

“你早上甩尾停車的事,整個警局的人都可以作證。”他笑咪咪的說,幾乎想伸手去輕撫她氣得嬌紅的粉頰。“你要是不服,我還可以找到其他證人。”這小女人,已經是慣犯了!

眼前情勢比人強,春嬌雖然滿心不悅,卻還是只能憤憤的將罰單塞進一旁的皮包裏。

“陳志明,你是很閑嗎?”

“老實說,沒有。”他將筆放回口袋。

“那爲什麼你老是要跟著我?”她轉動車鑰匙。

“我只是剛好有事,要到山上看看。”

“到山上看看?那麼好興致?”她故意把尾音拖得長長的,壓根兒就不相信他。

“不然你以爲呢?”他一手搭在她的車頂,眼裏滿是莞爾的笑意。

“你跟蹤我。”她眯眼。

她的指控,先讓他呆了一呆。然後,他竟然——竟然——竟然就——

“跟蹤?哈哈哈哈……”

他大笑出聲,爽朗的笑聲回蕩在山林之間,聲音大得讓她懷疑附近山裏的小動物,都要被他的笑聲嚇跑了。

“我跟蹤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熱氣上湧,她感覺到雙頰因爲尴尬而發燙。

好吧,他沒跟蹤她。

現在她知道了,但,這男人有必要笑成這樣嗎?

她看著表。三秒鍾、五秒鍾,十秒了。

春嬌不爽的戴上粉紅色的墨鏡,重新發動車于,按了兩聲喇叭,陳志明雖然退開了一步,但仍在笑。

他竟然笑到停不下來!

她踩下油門,駕車絕塵而去,丟下那仍站在路中央、笑到快岔了氣的男人。

王八蛋,她最近到哪裏都會遇到他,幾乎只要一轉身,她就會撞見他,在這種情況下,他要教她怎麼想?

是人都會猜想他是不是在跟蹤她的吧?

什麼嘛!

混蛋!

豬頭!

色胚!

沒有腦袋的原始人……

***言情HK獨家製作******

“你不是說,沒有跟蹤我嗎?”

春嬌瞪著那步下悍馬的男人,胸中一把火還沒熄,這會兒又再度熊熊燒了起來。

她的車才在張家門前的空地停好,剛換上放在跑車中的布鞋,陳志明竟然就駕著悍馬出現,還把車子停在她車屁股後面。她幹脆雙手揷腰,站在原地等著,准備和這王八蛋開戰。

“這裏只有一條路。”他嘻皮笑臉的,就算察覺到她怒火中燒,卻還是滿不在乎,閑閑的晃過她身邊。“我這次上山來,本來就是要來找這家主人的。”

看著他高大的背影,又想到皮包裏那兩張罰單,她簡直滿肚子火,梗在胸中的一口氣吐不出來,又吞不進去,差點沒因此內傷。

她握緊了包包,氣沖沖的上前,快步越過了他,故意要搶在他前面。

“你找這家主人有什麼事?”

“沒什麼事,只是熟悉一下地盤。”

她走在他前面,頭也不回的譏諷。“當警長的都那麼閑嗎?沒事還可以到處亂跑?”

“欸!”他黑眸低垂,沒錯過“美景”,樂得跟在她搖來晃去的小屁股後面,半點也不介意她話裏的諷刺,反而笑著回答:“你知道,獅子每到一個地方,總是要先去各處撒個尿,標示一下地盤。”

“我以爲那是狗才會做的事。”她冷哼。

他又笑了。

“你這麼說也沒錯啦!”

沒料到他非但不否認,還笑著認了她的挖苦,她心裏的不爽,稍微抒發了一些些,甚至還差點被他逗得笑了。

她連忙忍住,那溜到嘴角的笑意,又問:“你上任也三個月了吧?現在才來標示地盤,不會太晚了嗎?”

談話之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