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志明與春嬌(上)》 > 第五章

《志明與春嬌(上)》第五章by 典心

從小到大,她品學兼優。

好啦,也許她的品行不是真的那麼優,但至少她也拿了個大學學曆,在三十歲前就賺飽荷包,還擔任鎮長,盡力爲民服務,回饋鄉裏。

她不貪汙、不賄選,更不收賄,甚至從早加班到晚上。

噢,看在她如此發憤圖強的分上,老天爺怎麼忍心讓她發生這種慘事?

就算她的性格上,真的有那麼一丁點缺陷,至少她美麗的外貌,可是讓她從小就成爲鎮上男孩追求、女孩羨慕的對象。而她魔鬼般的身材,加上天使般的臉孔,以及三寸不爛之舌,更是讓鎮上無論男女老少,從三歲到一百零三歲,全都難逃她的魅力。

她在學期間,甚至接連奪下四屆校花,關于她的美名,至今還讓學弟妹們傳頌不已!

但是如今,現在,就在剛剛三秒鍾之前,這個粗魯的男人、沒有腦袋、低級的王八蛋,竟然強吻她,還吻到她的下巴都脫臼了!

再美的女人,下巴脫臼之後,還能看嗎?

更讓人無法置信的是,他竟然還有臉,當著她的面放聲大笑!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一邊道歉,一邊還笑得難以停止。

這太過分了!

這真的太過分了!

春嬌伸手握拳,一拳就朝他臉上揮去,但拳頭還沒打中目標,身體的肌肉卻牽連到下巴,讓她痛得掉下淚來。

“對不起,噗!”他又笑了。“你不要亂動,別再氣了,我馬上帶你去醫院!”

醫院?

她不要,她才不要去醫院!

春嬌驚慌的搖頭,再次痛得進出一滴淚,只得又氣又恨的趕緊停下。

“喔姆奧呵欸暗!”

天啊,這是什麼聲音,好可怕!

她驚恐的發現,自己只能發出喔喔啊啊的聲音,而這試圖發言的結果,只是搞得她的下巴更痛。

春嬌驚慌不已,卻聽見陳志明勸道:“脫臼一定得去看醫生。”看到她的表情,陳志明拚死忍住笑,開口提醒。“不然,你的嘴會一直閉不起來。”

瞬間,她瞪大了眼。

“沒錯,嘴巴閉不起來的你,看起來真的很可笑。”他實話實說。

下一秒,抓狂的春嬌又開始攻擊他,不過,這次她沒用手,而是改用腳。她抓著車門,對他又踢又踹的,一張小臉氣得幾乎紅透了。

“嘿,我不是故意的,好嗎?我本來已經要放手了,你要是不掙紮得那麼厲害,就不會脫臼了。”

什麼?這王八蛋!

難道,被強吻到脫臼,還是她的錯嗎?

難道,她還得乖乖給他親嗎?

有沒有搞錯啊?受害人是她耶!

她氣得火冒三丈,抓起包包當武器,往他頭上猛砸,但他卻不乖乖受罰,竟然還有臉閃。氣昏頭的她,擡起腳來,想也不想的就朝著他的兩腿之間,用力的踹下去——

“喂!女人,你踢哪裏?!”就在最危險的那一秒,陳志明火速伸手,抓住她的長腿,阻止悲劇的發生。“這裏不行,我還要用的!”

她再踹出另一腳,卻也被他順勢抓住,整個人還被往外拉。

春嬌嚇了一跳。

她踹出另一腳,以爲自個兒會掉出車外。沒想到,陳志明卻放開她的腿,伸手繞到她背後,將她整個人抛到寬肩上。

全部的動作,一氣呵成。

“啊——”

她尖叫著。因爲驚嚇,也因爲下巴牽引震動,痛得她快死了。

“抱歉,可是你一定要去看醫生。”

“喔姆奧……”

她試圖掙紮,可是這種沙袋姿勢,對她實在很不利。

“乖一點,你一直嗯嗯啊啊的,只會讓下巴愈來愈痛。”他扛著她,大步往悍馬車走去。

“橫、摁、嗯……啊……”

小小的粉拳,像下雨似的往他結實的背上猛打。他卻是不痛不癢,任由她一路拍打尖叫。

“恨喔礙捱!橫、摁、嗯……”

不理會她的抗議與掙紮,陳志明把她扛上車,但才一松手,她立刻試圖要跳下車。

大手一撈,輕易又把她逮了回來。這次,他居然掏出手铐,用最熟練的動作,把她铐在車頂握把上。

“橫摁嗯!恨挨喔……”她快要氣瘋了,不敢相信,他居然有膽子铐住她,長腿再次朝他踢去。

這一次,她的高跟鞋甚至飛了出去。

他歎了一口氣,再度閃過攻擊。“我說過了,你要是再襲警,我就只好被迫逮捕你。”他站在攻擊範圍之外,莞爾的笑著。“別再嗯嗯啊啊了,乖一點,等看完醫生,我就送你回家去。”

春嬌的回答,是另一聲憤怒的尖叫。

這次,他幹脆裝作沒聽到,迳自彎腰撿起高跟鞋,再回到她車子旁邊,撿拾從她包包裏掉出來的女性用品。

確定沒有遺漏後,他拔下車鑰匙,這才走回悍馬。

被手铐铐在車上的春嬌,氣得雙頰泛紅,眼角還有著晶瑩淚水,要不是她脫臼的下巴讓那張美麗的小臉,變得有些滑稽,不然此刻的她,看來還真是楚楚可憐。

陳志明先替她關上車門,然後繞到另一邊,開門上車。

只是,他才上車,山路的那一頭,一輛救護車閃著紅燈,笛聲大響,飛快的開下山去。他拿起無線電詢問狀況,才曉得張鐵東摔傷了。

他挂回無線電,看著身旁的女人,發現她雖然氣憤不已的瞪著他,一臉的不爽,但卻安靜了許多。

原來,她早已知道張鐵東摔傷了。

他以食指敲著方向盤,嘴角噙著笑,挑眉看著她。“反正,你早晚都是要去看醫生的,拖得愈晚,對你愈沒好處。而且,你還得去醫院探病吧?”

春嬌眯起眼兒,蓄積已久的淚水卻因此滑了下來。但是,她卻仍是擡高了下巴,怒視著他,一點兒也不肯示弱。

他心裏明白,她一定感覺非常屈辱。但是,這女人根本說不通,要是不把她铐起來,她一定會趁他撿東西時,再次攻擊他或者逃走。

無論她是選擇了前者或是後者,都對她脫臼的下巴沒好處。

“現在最快的解決方式,就是去看醫生,愈快看完醫生,你就能愈快去幫白秀築。”他拿起她的高跟鞋,在靠近她之前先做出警告。“你再踢我,就是強迫我逼你繳械,沒收你的高跟鞋,了解?”

如果她手上現在有刀,一定要砍他個十七、八刀。

但現況是,她的下巴脫臼、嘴巴閉不起來,她的手被铐住,漂亮的三吋高跟鞋,還被握在他手中當人質。況且,他說得沒錯,張鐵東受了傷,秀築姊一定也在救護車上,她現在一個人,一定很害怕。

所以,春嬌就算再氣、再不爽,爲了早點脫離苦海、去陪秀築,她還是點了點頭。

“很好。”

他露出微笑,擡起她的腿。

春嬌信守承諾,沒攻擊他,眼睜睜見這男人,竟然握著她的腳踝,替她穿上高跟鞋。

他的手很大,既溫暖又厚實,幾乎完全包覆住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