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言情HK > 《別來無恙—神的禮物》 > 第五章

《別來無恙—神的禮物》第五章by 郑媛

她凝望他,想看清他眼眸中,自己不懂的那部分。

然後她明白,到目前爲止,今晚的一切只是開場……

謀仲棠在等她開口。

他要承諾,從她口中道出的承諾。

然而當她看到董事長沈重的臉色,話便哽在喉頭,再也說不出口。

如果連向來對自己仁慈的長者都如此凝重,那麼,她憑什麼以爲話一旦出口,就可以順理成章?

「妳究竟想說什麼?」姜羽娴眼色嚴厲。

恩熙垂下眼。「很抱歉,今天晚上我實在不應該到這裏來。」她避開謀仲棠的眼神,只是淡淡地這麼說,然後轉身想走--

「她到這裏是爲了我。」等不到恩熙開口,謀仲棠捉住她的手,直接冷靜地把話說清楚。

「爲了你?」姜羽娴拉高聲調:「你說什麼?什麼意思叫爲了你?」

「媽,我在追求她。」他答得更直接。

連恩熙都沒想到,謀仲棠會這麼說。

「你剛才說什麼?你在胡說什麼?你怎麼會追求她呢?!」姜羽娴完全不能接受。「你是什麼身分她又是什麼身分?你怎麼可能會追求這樣的女人呢?!」

「身分不代表一切,我愛的是李恩熙這個女人,不是她的身分。」謀仲棠的答案很簡單。

「你說什麼?你竟然說你愛她?!」姜羽娴不敢相信,遭受重大打擊她不怒反笑。「仲棠,你在開玩笑對不對?你一定是在跟媽開玩笑的,對不對?!」

「我沒有開玩笑。」謀仲棠很冷靜。「從小到大,很多事您可以爲我做決定,只有感情這件事,我要自己做決定。」

話說完,他直接轉向謀遠雄。「這就是我要說的話,也是您的疑問,我想我直接回答會比較清楚。」

謀遠雄不說話,他瞪著兒子,彷佛一時間無法反應。

「我知道婚事應該先向您請示,如果我們打算結婚,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向您報告。但是,關于感情這件事,不管父親您接不接受,我都會堅持到底。」他看著謀遠雄,他一向尊敬的父親,很簡單也很慎重地把話說清楚。

「你怎麼說這種話?你怎麼會要這種女人,居然還要跟她結婚!她、她根本就配不上你!」姜羽娴瞪著恩熙,她氣得口不擇言:「仲棠,你告訴媽,你到底是生病,還是被鬼迷了心竅?!說什麼愛她,你只是一時被這個狐狸精迷惑而已!不管她用什麼手段誘拐我的兒子,我絕對不會允許一個我最討厭的女人,進我們謀家的大門!」

「媽--」

「你不要再說了!」恩熙打斷謀仲棠的話,反過來拉住他的手阻止他。「你不要再說……我要走了!」

眼淚在她眼眶裏打轉。

頭一回,謀仲棠清清楚楚看見她的脆弱。

她對他搖頭,強忍住在眼中打轉的淚花。「到這裏來是我不對,我根本就不應該來這裏,不要再說了,拜托你。」她的聲音很微弱。

姜羽娴撇開臉,她最討厭裝模做樣的女人。

謀遠雄終于開口:「你先送她回去。」他的聲調很沈重。

「她有手有腳,可以自己走路回去,幹嘛要仲棠送她!」姜羽娴反對。

「妳少說一句。」謀遠雄喝斥妻子。

「我又沒說錯--」

「沒關系,我可以自己回去。」抽回自己的手,恩熙調頭就走。

姜羽娴跑過去擋在兒子面前。「欸,我警告你,你不要追她喔!」

謀仲棠站在原地。

他沒有追上去。「她出去了,幫我送她回去。」僅拿出手機吩咐裴子諾。

只要能擋住兒子,姜羽娴也管不了兒子要打電話。

唯有謀遠雄,他臉色凝肅,陷入自己的心事。

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

裴子諾在門口找到一臉蒼白的恩熙。

「我送妳回去。」

她沒有拒絕,因爲她已經很累,累到沒有力氣多說一句話。

「謝謝。」上車後,她勉強擠出笑容,虛弱地道謝。

他撇撇嘴:「沒什麼,我常幫仲棠送女人,習慣了。」

她沒有表情。

「開玩笑的。」他笑著說:「妳的氣色很差,沒事吧?」收起笑臉,他表情嚴肅起來。

恩熙搖搖頭。

然後她別開臉,望向窗外。

裴子諾斂下眼色,也不再說話。

就這樣兩人一路沈默,直到他送她回到公寓。

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言情HK

晚上謀仲棠沒有打電話給她。

第二天學校沒課,恩熙上的是日班。

「到我辦公室,我要見妳。」一早到辦公室,恩熙立刻接到總經理辦公室的電話。

「可是我還要整理資料--」

他已經挂斷電話。

恩熙別無選擇,走向謀仲棠辦公室那段路,就好象一世紀那麼長。

終于走到總經理辦公室門口,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才敲門。

「進來。」

她開門,看到站在景觀窗前的謀仲棠。

他向著門,背對著窗景。「過來。」他的聲音很低沈。

她走向他,步伐很慢。

「昨天晚上,爲什麼不把話說清楚?」他開門見山問她。

她垂著眼,沈默以對。

「說話。」他命令。

是很冷靜的命令。

「在你的家人面前,你要我說什麼?我能說什麼?」盯著昂貴的大理石地板,半晌後她才淡淡地回答。

「說妳要跟我在一起,就算他們不同意妳也會堅持妳的立場。」

「在那種情況下,我說不出那樣的話。」她回答。

謀仲棠咧嘴。「那樣的情況?我以爲妳的個性不管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都會把話說清楚!」他眼中沒有笑意。

她轉過身,想躲避一股輾在她心頭的壓迫感。「你希望我跟他們吵架嗎?董事長夫人已經非常討厭我了,如果昨天晚上我那麼直接跟她說話,只會加深她對我的厭惡而已。」

「就算妳不說,結果也一樣。」他的口氣跟臉色都很冷。「難道妳沒有勇氣?還是這一段時間都只是我一廂情願?我看不到妳的心,恩熙,告訴我,妳愛我嗎?」

她閉上眼睛,許久才睜開眼,虛弱地反問他:「你希望我受傷嗎?還是你想看到我受傷,如果我受了傷,才是愛你的表現?」

她凝望他,卻看不透他深沈的眼眸。

「妳遲早會受傷的。」半晌後,他沈聲說:「如果愛我,受傷就不能避免。如果妳沒有勇氣,就是我一個人粉身碎骨。」

他的話讓她的心瞬間揪結成一團。

恩熙瞪著他,然後別開眼……

瞬間,她明白他說的沒錯。她已經身陷在一團迷霧裏,無法自拔更沒辦法回頭了。

謀仲棠忽然從身後抱住她。

她輕喘一聲,意料不到他突然而來的舉動。

「妳有勇氣嗎,恩熙?

..本章未完,請進入下一節繼續閱讀..